天天中文网 > 梦魇之瞳 > 第20章 失忆失意

第20章 失忆失意


  素云看到这里说到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冥王微微一笑,你接着看。周青在大牢里蒙冤受屈,有一个人看在眼里,他叫于定国,当时只是一个狱吏,后来成了丞相他看出这个案子是个冤案。就去太守那求情,可是判定已下,无力回天,周青被冤死。
  你和周青的渊源并没有结束,你就是她的婆婆,素云愣住了。周青你过来吧!你见到你的婆婆了,可以安心的去投胎了,方禹泽就是替你求情的于定国,你和他的缘分已了,唐果你可以和方禹泽走了。
  冥王说道,“接下来就是天女了,你的母亲很担心你,你要知道天上一日地下一年,你母亲已经五年多没见你了,早就原谅你了,只要你服个软,认个错这事情就过去了。”“把你发配到这里她们也很伤心,当初你和紫袍星君行那苟且之事,伤了天上的面子,不得已而为之。不过现在时代都变了。牛郎织女都在一起了,那道银河只是为了纪念他们的爱情而存在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紫衣男人出现在这里,天女傻傻的看着他,“你这些年还好吗?”紫衣星君早已泪流满面,“天女,你知道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跟我走吧!”
  天女点点头,两个人紧紧相拥。冥王看到这个场景感觉到很欣慰,有情人终成眷属。沈放和米娜也已经离开了这里,这个空间就剩我和小兮了,我们也在等待冥王的安排。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萧然惊醒,只见他揉了揉眼睛从电脑桌旁坐起来,这个梦好长,感觉有半个世纪一样长。他走出院门,打开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女人,身后还有一辆车,车是黑色的,人的衣着打扮也是黑色的,戴个墨镜,乌黑的秀发,黑色短袖,黑色短裙,黑色丝袜,黑色行礼箱,挎着一个黑色的包包,手里还拿着黑色边的画板。
  萧然看了她一眼说:“这位美女来这里有什么事吗?”她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我是这里楼上的租客,是沈放让我来住的,我是一个职业插画师,这里的环境适合我,你可以叫我孟小溪,溪水的溪,或者称呼我为小孟,都可以!”
  萧然听完她的介绍愣住了,这个女人不认识,可是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呢?“里面请吧,小孟!”萧然礼貌的说。“既然这样,你去外面帮我把车里的东西搬到楼上去吧,谢谢你了大哥!”萧然打开车的后备箱,里面东西不少啊!这个插画师还真是麻烦,内裤和文胸在里面也乱七八糟的摆放。
  还有一瓶法国兰蔻小黑瓶呢!怎么还有几张画,
  一堆画稿还有工具,她这是要在这上面建立工作室吧?小孟在一旁指挥着,小心点,这个轻一点,那个别摔着了。还有这个摆里面一点可以吗?麻烦你把地板给我拖了吧!
  萧然看着这个女人还真的是开的了口,压根就没把自己当外人看。女人开口说道:“你叫萧然是吧?我听沈放说的。”萧然累了半天,心里多少有点怨言,但还是强忍一下过去了。
  “你说的都对,欢迎入住!”萧然答道。女人可能也觉察出了萧然的一丝不快,但是她没把这当回事,依然和之前一个态度,“那好吧!你快去烧几个菜为我洗尘接风。”萧然已然成了她的男仆一般。就在萧然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又被那女人叫住了,“麻烦你待会儿把我车上的内裤文胸,还有些衣物一并洗了,明天我还要穿的。”
  萧然突然感觉到自己好窝囊,受这个女人的这种气。刚想发作就听楼上又说,“萧然,你真有绅士风度,像你这样好的男人当今实在是不多了啊!”
  一句话把萧然给堵了回去,想发作也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了。萧然累了半天终于忙完,女人好像就是旁边盯着他一样,也从楼上下来了。
  “做的还真不错啊,我先偿一口。”说着夹了一口菜就往嘴边送。萧然却坐在那里像块木头,他想这沈放从哪找来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女人,现在就这样指使我,以后怎么办?直接翻脸?那女人打断了萧然的思路,“你怎么不吃啊?在想沈放是吧?他都是为你好,这么大一栋小楼,就你一个人住,实在是不怎么好!”说着话眼皮低垂一直盯着饭菜,而当我回过神来,这里的菜已经被她风卷残云一般吃了个底朝天。一边拿纸巾擦嘴巴一边拿化妆镜照了照自己。
  然后自己上楼去了,在楼梯上了一半的时候头也没回的说了一句话,“待会儿收拾好了你来一趟我的房间,我有东西给你看。”紧跟着又是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她去了楼上卧室。
  萧然上去的时候她正在对着梳妆台换衣服,见到萧然来了没有一丝尴尬,好像没事一样。只见她拿出几幅画展开给萧然看,“知道你喜欢古董字画收藏,这几张送你了。一张天女图,里面一个白衣飘飘的仙女,还有一张是汉代刘邦的皇后吕雉的画像,还有一张戚姬的画像,都有标注。另外一张是一个穿棋袍的古典美女。
  “这几张都送你了,所以我让你帮我做事情是不会亏待你的。”那女人和声细语的说道。萧然拿起这几张画看了有看,若有所思的样子。
  那个女人看着他的表情后又说道:“看不之后有何感想?”萧然一边看一边回应她,“似曾相识,在哪里见过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了。”然后那女人又拿出了一张美少女的画像给他看,他看了之后也是同样的表情。
  那女人说,“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我,我也会找你的,大家都不要客气。你可以去忙你的了!”说完就开始摆弄自己的画稿去了。萧然拿着这几张走了,画的还真不错,可以做封面,海报,都行,这女人漫画也是不错的。
  萧然走后那女人接了一个电话,“他还是老样子,不过我感觉他已经想起来点什么了,自从两年前那场车祸之后他能记起所有人唯独我,而他对我的记忆仅仅停留在我们合作的漫画梦魇之瞳,他可能记得漫画里的孟小兮,而不是现在的孟小溪,希望这次沈放的良苦用心没有白费。
  三个月后萧然住到了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