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鬼眼保安 > 第159章
    进入诸敏的卧室,诸敏劈脸就问:陈洋洋,你什么意思?
  
      陈洋洋一脸无辜地说:我没什么意思呀!你爸妈好心,要帮我爸找老婆,我给点建议而已。
  
      诸敏说:你嫌你爸的女人还不够多吗?
  
      “多吗?”陈洋洋冷笑,“谁是我爸的女人?我怎么不知道?”
  
      “我,春玉。”
  
      “切!你们和我爸都没搞过,算得上是我爸的女人吗?”陈洋洋不屑地说,“有种你们让我爸破了,再向你们父母坦白是我爸的女人。”
  
      诸敏冷冷地盯着陈洋洋,说:我和春玉的年龄还小,不好做那种事,也不好跟爸妈讲。
  
      “有什么不好做的?正是这般年龄,才是女孩最美妙的时候,才是男人最想占有的女孩!要是放在古代,我们已经是好几个孩子的妈了。”陈洋洋的人生经历,导致她的思想有些偏激。“你们没胆跟父母讲,证明你们还想给自己留退路。你们只想到你们的年龄小,有没有想过我爸即将老去?等你们读大学出来,我爸都快要到50岁了!你们耗得起时间,我爸却等不起你们。”
  
      “哪有那么夸张?”诸敏冷静地分析,“我们现在高二,还有一年多高中毕业,加上大学四年,顶多六年时间。六年后,你爸也就44岁。更何况,上了大学,恋爱自由,也就让你爸等两年罢了。”
  
      陈洋洋说:你也讲大学恋爱自由,那时你们远离我爸,天天被大学里的帅哥追棒,要跟我爸分手,轻松快活的是你们,我爸却要为你们心碎,值吗?所以我更喜欢你表姐,因为她已经工作,可以立刻与我爸结婚,不存在太多不确定的因素。
  
      “陈洋洋,你的算盘打得很好,可惜你误算了两个重要因素。”诸敏不客气地说,“一,我表姐不喜欢你爸;二,我伯父是西金市公安局的局长,他不可能让我表姐嫁给你爸!”
  
      陈洋洋没想到袁丽江的背景如此之大,心中暗惊。
  
      “你伯父不让你表姐嫁给我爸?难道你爸妈又让你嫁给我爸?难道曹瑞秋又让傅春玉嫁给我爸?”陈洋洋说得有些绝望,“我爸是普通的农民,还是残疾人,我们和你们的世界不同。你们若没有无畏的决心,就远离我爸,别让我爸因为你们而每天担惊受怕。我爸也许有点勇气,但我爸习惯懦弱示人、低调做人,他不喜欢与你们的大人物父母对抗。你们能够保证事情败露之后我爸不会遭到你们的父母的逼害吗?爱,很多时候是一种伤害,别说你不懂。”
  
      诸敏沉默了。
  
      “即使不顾及你们的父母,你和傅春玉谁退出?难不成你们要一起跟我爸?这种事情在生活中确实有发生,但那都是以婚外情的形式而存在。你们商量好谁做妻子谁做情妇了吗?”陈洋洋咄咄逼人地说,“我爸值得你们那么做吗?诸敏,我年纪比你小,可我经历的事比你多。我以一个女性的良心劝告你,别淌这浑水。”
  
      诸敏冷静地望着陈洋洋,直到陈洋洋说完,她才霸气地说:陈洋洋,你不帮忙,也别添乱,你爸的后半生由我负责。
  
      陈洋洋说:很可惜,我太早学会不再相信承诺。
  
      诸敏说:不是每个女孩都像你那么浪,别拿你的经历套在我身上。
  
      陈洋洋沉吟一会,说:你跟我爸做了,我勉强相信你。
  
      诸敏说:也得你爸愿意吧?你爸禁欲,我怎么跟他做?上次我霸王硬上弓,他死活抵抗,你不是一清二楚吗?
  
      陈洋洋说:那你和傅春玉要凉,因为我爸明确表示要搞曹瑞秋。
  
      诸敏说:你不是坚决不同意曹姨做你的后妈吗?
  
      陈洋洋说:有些事情,轮不到谁同意的。
  
      “问题有点严重,我到若男家,找春玉商量一下。”诸敏披上外套,与陈洋洋下楼,“爸爸,妈妈,我到若男家找若男、春玉玩。”
  
      诸国松说:女儿,代爸爸向你苏叔叔、岚姨问好。
  
      “嗯。”诸敏应了一声,出门走了。
  
      潘丽娜问:洋洋,诸敏找你商量什么?
  
      “诸敏姐姐问我是否要跟她去玩,但我和她们玩不到一块。”陈洋洋淡定地说。
  
      “她们三个从小玩到大,其他女孩很难融入她们的小团体。”潘丽娜会意地说,“洋洋,你陪阿姨出去买年货吧。”
  
      陈洋洋高兴地说:好啊!
  
      诸国松的眼神里闪过难以察觉的失落。
  
      “陈兄弟,下午有什么安排?”诸国松问。
  
      陈太阳说:我伤没好,脸也难看,不想出门,但待会要到医院打点滴。
  
      诸国松说:陈兄弟,正好我没事做,我送你去医院。
  
      陈太阳说:我骑车过去,不用劳烦诸书纪。
  
      潘丽娜说:诸国松,你是不是又想到医院搔忧我徒弟?
  
      “没那回事,好兔不吃窝边草,她是你徒弟,等于是我徒弟,我岂敢搔忧她?”诸国松显得有些不悦,“在南留市,我也算个人物,你别把我想得那么不堪。”
  
      潘丽娜说:就因为你是个人物,我才得防着你。
  
      “我该到医院去了。”陈太阳起身,离开诸国松的别墅。
  
      中午10点多钟,陈太阳进入医院的vip病房,让纪菲菲帮他换药、打点滴。
  
      纪菲菲说:陈太阳,曹副局长放假了吧,怎么不见她陪你来医院?
  
      陈太阳不答反问:你为何没放假?
  
      纪菲菲说:我下午放假,陪男朋友过年啰。
  
      陈太阳笑说:看你这幸福样子,应该很快可以喝你的喜酒。
  
      纪菲菲说:是啊!你的5万块准备好了吗?
  
      陈太阳说:如果你结婚太快,到时欠先着吧。
  
      纪菲菲说:哪有欠红包的道理?
  
      陈太阳说:没办法,现在我最多能够封给你1万5红包。
  
      纪菲菲惊言:这么快就把5万块花光了?
  
      陈太阳说:还了2万5债,花了1万块左右,剩1万5。
  
      纪菲菲调皮地瞅着陈太阳的脸,说:这样吧,我结婚时,你拿不出5万块红包,你陪我一晚。
  
      陈太阳摇头,说:你都要结婚了,还要整这出?
  
      纪菲菲羞羞地说:我想试一回厉害的嘛……
  
      “这些事情,不能试的。”陈太阳拒绝并劝告,“既然要结婚了,就要对得起你老公。”
  
      纪菲菲正要说话,陈太阳的手机响了,他拿来手机一看,是傅春玉打来的。
  
      “喂,我在医院……”
  
      “陈太阳,我和诸敏开了房,你从医院出来,就到臻宝酒店504房找我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