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扛着AK闯大明 > 第376章 以逸待劳

第376章 以逸待劳


      五月二十八,大凌河城。
  
      “塞恩,昨夜你去偷的那汉人小寡妇滋味儿如何?”城墙头一个值守的鞑子兵倚着城墙,问向边上的另一个鞑子。
  
      “别提了塔里,那妞儿烈的很,直接一剪刀捅了脖子,玛德晦气!”这鞑子卫兵一脸的郁闷。
  
      “忒!城下何人?”两人有句没句的聊着,远处行来一队衣衫褴褛的骑兵,看阵势似是溃兵,两个卫兵马上摆出了谨慎的姿态。
  
      “吾乃锦州守将祖大寿,锦州城被贼军攻陷,快开城门让我等进城修整!”祖大寿额头上缠着渗血的白卷,一副受伤颇重的样子。
  
      身后千八百骑兵也是个个带伤、丢盔弃甲。
  
      “啥?锦州失守了?”名曰塞恩的鞑子惊呆了。
  
      锦州是大清的西大门,前几日宁远失陷已经让他们胆战心惊,如今重兵把守的锦州也落入敌手天哪!
  
      “原来是锦州那个伪明叛逃来的汉人将军,就知道这狗东西除了打败仗外一无是处,玛德,塞恩,你快去禀报乌迪尔将军!”名曰塔里的值守小将嘟嘟囔囔的。
  
      他似乎是认识祖大寿,虽然满脸的鄙视,但仍是一边让同僚去通传,一边命城下值守的士兵打开城门。
  
      “冲进去,留下两百人守住城门,其余人随我直取将军府!”祖大寿见城门大开,小声朝身后呼喝,随即打马前行。
  
      推开城门的数个鞑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祖大寿几刀斩于马下。
  
      鲜血飞溅了祖大寿一脸,灰白的胡子干脆变成了红色,但他浑不在意,抹了一把脸后便带着数百手下向城内冲去。
  
      “大人,那祖大寿得手了!”狙击手杨天宝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回头对山坳后的刘鸿渐禀报。
  
      “弟兄们,记住我大明的口号,杀光鞑子,由我以下,冲!”刘鸿渐对着身后忍耐良久的大明铁骑吼道。
  
      “杀”无数骑兵抽出战刀,银光粼粼,向着不远处的大凌河城冲去。
  
      “敌袭敌袭!”墙头上的鞑子小将终于意识到,自己被涮了,可他只来得及发出最后一声呼喝。
  
      砰杨天宝的搭在土坡上的akm震荡起一股尘土,城墙上的鞑子兵应声倒下。
  
      大凌河城随即又上演昨夜锦州城的一幕,但大凌河城守军只有不到五千,整个战斗开始的仓促,结束的也相当干脆。
  
      只一个时辰后,城中便再也没有一个站着的鞑子。
  
      “罪将祖大寿幸不辱命!”浑身是血的祖大寿手里提溜着大凌河守将乌迪尔的头颅,撩起战甲下跪道。
  
      为了攻进大凌河守将的府邸,祖大寿提溜着战刀身先士卒,一直冲在最前,遇到鞑子便砍,甚至以命搏命。
  
      其战甲上有好几处裂口,皆是被鞑子战刀所破,浑身至少有三处伤口,这伤口再不是先前的伪装,因为战甲下摆还在不住的滴着血。
  
      “父亲!”刘鸿渐皱着眉头还未发言,其身后的祖仇清先忍不住小声喊了一句。
  
      祖大寿都五十开外的年纪了,这年纪在明朝已算是名副其实的老人,但为了将功补过,也为了以身正名,祖大寿也算是拼了。
  
      “你这是何苦?快请起吧,来人,给祖将军包扎!”
  
      刘鸿渐本来想上前扶一把,但祖大寿宛若洗了个血浴,他自己也意识到这一点,把鞑子守将的头颅往地上一扔便起身退下。
  
      大凌河城干净利落的被拿下,队伍里参与了昨晚锦州侵袭战的一部分士兵由于过于劳累,被刘鸿渐留在大凌河暂且守城等待黄得功。
  
      他自己则带着剩余的两万余士兵向着北方的义州城进发。
  
      黄得功昨夜也是一夜未眠,如今又添这许多伤口已经十分疲累。、
  
      经此一战,跟随他走南闯北的两千余祖家军又战死四百余,但却并未多说什么,沉默的上了马虽明军前去。
  
      明军在祖大寿的配合下,于二十八日晚破义州,二十九日破广宁,又三日,崇祯率领北征军余部与刘鸿渐在广宁城汇合。
  
      自此在辽东以西,建虏再无坚城可守。
  
      六月初二,七万余北征军自广宁一路向东,破镇宁、龙湾、平洋堡,于六月初六攻下西宁堡。
  
      西宁堡濒临辽河,位于辽河的一处急转弯,本来一路向南汇入渤海的辽河,宛若在西宁堡扭了一下腰,故又名扭腰堡,或牛腰堡。
  
      由于有急转弯形成的缓冲,扭腰堡的下游是辽河水势最缓的地方,也是最适合渡河的地方。
  
      但此时此刻,刘鸿渐却遇到了极为棘手的问题。
  
      没有船!
  
      不仅没有船,河的对岸还有十万鞑子兵等候多时!
  
      先前刘鸿渐还一直在奇怪,按道理以鞑子骑兵的速度,他们应该是在数日前便要相遇。
  
      为此刘鸿渐还专门命令哨骑多搜寻了三十里,但却依然无果。
  
      “佑明,如今前有辽河阻隔,又有建虏十万大军以逸待劳,如之奈何?”崇祯虽然不懂指挥作战,但也看出如今明军的窘迫。
  
      船到用时方恨少,崇祯现在突然觉得刘鸿渐的建议是对的,大明需要更多的宝船厂,大明不能没有战船。
  
      但远水解不了近渴,问题就摆在这儿,崇祯只能询问一向足智多谋的刘鸿渐。
  
      “这臣也很无奈呀!”刘鸿渐只能摊开手道。
  
      这建虏也是够鸡贼,知道如今野战他们已不占任何优势,即便是过了辽河,也不见得能抵御住明军火枪大炮的攻掠。
  
      倒不如直接以辽河为界与明军对峙,阿济格与济尔哈朗早已定下此计,十万大军在辽河各处浅滩驻扎。
  
      不知不觉间,攻守双方竟然调换了位置。
  
      先前的几十年一直便是建虏攻明军受,如今却是从来不善于野战进攻的明军势如破竹。
  
      反倒是号称过万不可敌的八旗兵成了守的那一方,也真是令人唏嘘不已。
  
      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船!
  
      没有船怎么办?总不能让这些大兵游过去吧?
  
      枪呢?纸壳弹呢?加农炮呢?
  
      “大人,外头有个叫马拉基的色目人求见您,他说是从皮岛前来有要事禀报!”
  
      “啥?什么辣鸡?马拉基?”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