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天才捕手 > 第二百零三章 吸灵魂

第二百零三章 吸灵魂

松口镇,古称“隐川”,处于山水环抱之间。村落背倚后龙山,呈丘陵过渡的台地。江湾水汇入以后,在村南侧由东向西流过,清澈明净的河水因村对岸的山峦阻拦出现凹形弯曲,形成村前一条“腰带水”。
  
  松口是多姓聚族而居的古村落,人烟稠密,商旅辐辏,是一个商业贸易集镇。
  
  鸡鸣时分,天渐渐破晓,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
  
  “嗒嗒”、“嘶”
  
  一辆马车慢慢驶过街巷,马蹄急踏,鼻中打出一个响啼,喷出一口白气,发出老长的嘶鸣,打破了小镇的寂静。
  
  正是跑商归来的马车,从车上下来两道人影,微微颤颤,显然有些疲惫。
  
  “吴子,你去歇息,我再向松口的几家商户打听下情况。”
  
  开口的名叫叶子善,十八来岁,麻衣黑发,衣和发都飘飘逸逸,不扎不束,衬着修长的身影。英俊的脸庞上,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闪着英锐之气,气势逼人,令人联想起热带草原上扑向猎物的老虎,充满危险性。
  
  在他一旁的男子,身高近七尺,壮硕,单罩一件粗麻面的土黄色对襟薄背子,一身麦色的皮肤,跟叶子善形成巨大的视觉差。
  
  此人名叫吴能,叶子善的死党,从小玩到大,也是成贤堂的同窗。
  
  “叶子,算了吧,其他商户跟咱也差不多,供货的老姜叔都说了,最近也不知道后龙山出什么篓子,野货一个接一个的玩失踪,好不容易逮到只,还被炒上价,即便贩卖到别镇,也完全是亏本。”吴能轻叹了口气,有些无奈道。
  
  叶子善没说什么,拍了拍吴子的肩膀,笑了笑,示意没事,自己一个人便消失在弄堂的尽头。
  
  望着少年的背影,吴子有些欣慰,他知道兄弟的性情,哪怕一丝希望,他也不会放弃,当即又充满干劲,牵着马车驶向市集。
  
  叶子善和吴能自出了成贤堂,两人就合计买辆马车,靠着到别镇贩卖野货皮子和物产来赚取差价利润,也就是所谓的跑商。
  
  但最近生意越来越难做,叶子善和吴能正为此犯愁,他俩甚至考虑要不要转行做别的,毕竟做这行也受了不少冷眼和奚落。
  
  松口的住宅,这里多成院落,房屋成方形,一般大门忌朝西开,大门前有很深的回廊。
  
  叶子善拖着疲倦的身体,行走在回廊中,失失落落,有些惆怅。
  
  跑了几家同行,面临的窘境大体相似,有些商户不信邪,跟猎户一起上了后龙山,当晚就连滚带爬的回到松口,据说是在松涛林遇到了大量猛兽袭击,险些丧命,回来后不断提醒众人,听者有的当笑话,有的倒是觉得挺邪乎。
  
  但不管怎么说,松口的大部分同行只能到外地进货了,或是临时转卖他物,这些对于叶子善来讲,都太不切实际,外地进货风险太高,临时改卖更是切断长期合作的伙伴,要寻找新渠道,当下无异于自寻死路。
  
  正思忖着,一道熟悉的身影在走廊的一端渐渐显现,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胭脂香。
  
  少女十七八岁年纪,一张圆圆的鹅蛋脸,眼珠子黑漆漆的,两颊晕红,脸色晶莹,肤色如雪,鹅蛋脸儿上有一个小小酒窝,甚是清秀绝丽,高挑的身上穿着翠绿色的长纱裙,健美高挑的上身浅浅地露着如雪似酥的胸脯,裙摆只遮住膝,腰间同色腰带将腰儿束得纤纤一握,更衬得胸脯丰挺。
  
  叶子善咽了咽口水,在成贤堂的时候,就曾痴恋过一人,今儿竟然碰上了。
  
  长廊狭窄,走的人更是稀少,迎面相对,气氛显得尴尬无比。
  
  “裴洛洛,好久不见哈!”叶子善抢先开了口,想打破尴尬的气氛,可不知怎么的,跑商时的冷静与果断,此时却毫无作用,对待异性还是显得局促。
  
  裴洛洛如此精心打扮,是要赶着出门赴宴,原本想要抄小路走长廊,结果发现前方的身影似乎有些眼熟,细看之下竟是旧时的同窗,还是那个暗恋自己的傻小子叶子善!
  
  她可听说这叶子善和人一起做跑商生意,风餐露宿的,一年到头也赚不到几个钱,辛苦的很,当下就有些嗤之以鼻,本想不惊动小心走过,没想到对方竟然主动搭讪,这让裴洛洛楞了一下。
  
  裴洛洛脸上并没有太多表情,勉强的笑了笑,道:“好久不见。”
  
  “嗯,有空出来聚聚。”见对方的态度,叶子善的心顿时凉了半截,声音也渐渐趋于平静。
  
  “还做跑商呢?”
  
  叶子善的眼神有些发冷,对于这种自然而露的轻视,这两年来他不知受到多少。
  
  呵,原来裴洛洛也是这种人啊,当年那个天真浪漫的少女,此刻在心里轰然倒塌。
  
  叶子善也是懒得与之计较,随意的应付了一声,打算走人。
  
  不料裴洛洛倒是起劲儿了,一脸为他着想的表情,嗓门调高道:“不是,叶子善,你也老大不小了,有考虑过以后吗?知道狄坤吗?人家现在可是堂堂的灵门弟子,多学学人家,今天狄坤还特意宴请大伙儿,不知你收到请帖没?你别多想,我就是关心关心你······”
  
  说道一半,裴洛洛突然拍了拍脑门,戏谑道:“瞧我这记性,在成贤堂的时候你们闹过矛盾,这顿饭看来你是吃不着了,啧啧,我听说狄坤还带来了灵门的法器,可惜了。”
  
  裴洛洛一脸玩味的表情望着叶子善,叶子善直接忽略掉,他没有过多的情绪变化,直接向走廊口走去,半道上似乎想到了什么,吭声道:“多谢提醒,哦,对了,你现在说话的语气让我想到院门对面的王妈子,唉,不过可惜,她坟头的草怕是已长满。”
  
  话毕,消失在走廊尽头,只留下气得咬牙切齿,正不停跺脚的裴洛洛,还有传不到叶子善耳边的谩骂声。
  
  经过这么一搅和,叶子善回到住所,此时的肚子已是嗷嗷直叫,吴子窜出来,连忙询问商户的情况,得知实情后也没说什么,他也是刚回不久,同样也没头绪。
  
  哥俩的默契不是一天两天的,对待这件事上,他们明白越是困难越不能乱了手脚,必要时可以转做别的,拿得起,放得下,这才是真爷们!
  
  “咕咕”
  
  吴子的肚子突然也饿得嗷嗷直叫。
  
  “吴子,你这小子,嘿嘿,怎么跟我一个尿性!”叶子善打趣道,又忽然想到什么,连忙问道:“吴子,你有收到狄坤的请帖吗?”
  
  吴子摸着大肚,疑惑道:“什么请帖?没有啊,难道狄坤那崽子下山啦?灵门不是规矩很严吗?”
  
  灵门是梧州一带众所周知的门派,听老者们说派里有仙人坐镇,谁要是被选中收为弟子,可保家门荣华富贵、衣食无忧,所以被百姓所向往、乐道。
  
  叶子善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越是实力低微的修仙门派,越是要依附凡间,自然在普通人里的曝光率要比真正的修仙门派广泛。
  
  这也是他为什么离开成贤堂后,不去跟风挤进灵门的原因。
  
  “咕咕”吴子的大肚又是一阵抗议。
  
  “先不说啦,我去下碗面,这回真饿了。”
  
  “甭下啦,走,我带你去吃大餐!”叶子善也不磨蹭,起身就准备出门,他可不想错过那场豪华晚宴。
  
  “你该不会是要蹭狄坤的······”吴子看向叶子善的眼神变得古怪,这可是自触霉头啊······可转念一想,有大餐吃管那么多干啥,先吃他个十碗八碗再说!
  
  当下认同的点了点头,屁颠屁颠跟上叶子善。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