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家有纨绔子弟 > 110
    “顾子彦是怎么样的人你自己也知道,跟他相处久了是会喜欢他,但我真没其他的想法”,这句话倒是有那么一点中听,顾子彦确实让人喜欢不是今天才知道的。
  
      “康昊柏,我并不想从顾子彦身上得到什么,我只是愿意像个老朋友一样的去照顾一下他,你有什么不放心,你在他心里能被取代吗?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吧,他只爱你一个人而已”。
  
      康昊柏看着他竟然无言以对,这些他都懂,但不管怎么样,自己最好的朋友亲口承认了喜欢他,这让他多少感觉不自在,这种感觉跟以前追女孩子的时候是截然不同的。
  
      以前他们有可能眼光一样的喜欢上同样的女孩子,但他们从不强求谁能追到就是谁的,在心里上完全没有任何的感觉,也根本不会影响他们之间的关系,可是为什么到了顾子彦这里一切就都不一样了呢,他当然也知道顾子彦是属于自己的,但他对于顾子彦的控制欲太强了,强烈到连有其他的人喜欢都不行,他完全不能接受有人觊觎他的顾子彦。
  
      可是现在怎么办,难不成绝交?这不可能的,所以也只有自己生闷气的份,可是自己又有什么可生气的,得不到的那一个如此的坦坦荡荡的,他这个占据了顾子彦心的人还不高兴又确实说不过去,但确实让他心里不舒服,压力会很大,总觉得有人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的爱情。
  
      康昊柏翻了几个白眼之后又叹了几口气,最后还是没办法继续火下去。
  
      “你说他以前喝酒喝得胃出血怎么回事?”,他虽在气头上,但话他还是记得清楚的。
  
      赵飞举着酒杯有些无奈的看着他,这不是明知故问嘛“你说呢?”,除了因为你还能因为什么?“你刚出国的时候他那段日子也不好过,不过后来他自己也站起来了,还是很棒的”,说着不禁又笑了笑,笑得挺温和,他喜欢的不就是这样的顾子彦。
  
      发现康昊柏又眼光不善的盯着他看,他收起了笑脸继续喝酒,这样都不行?康昊柏过分了吧?他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开口了“你那未婚妻怎么回事?”,这件事恐怕比他喜欢顾子彦更严重吧?这么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可不好啊。
  
      康昊柏笑了笑没有说太多,只是开口道“我会尽快解决的”。
  
      两个人算是勉强和好吧,不过陆军丙很开心了,总算没有毁了自己的小店。
  
      但他也并没有安生几天,因为他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瞟了一眼想了想,还是接通了。
  
      “哪位?”。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才开口“我是彭婷,你记得吗?”,他们其实就见过那么一次她真不太确定他是不是记得,而她又奇怪自己为什么说彭婷而不说是康昊柏的未婚妻,那样他一定记得。
  
      彭婷为什么会给他打电话,着实让陆军丙有点受宠若惊,但转念一想,定是为了康昊柏。
  
      心里又开始不免有些担心,他也知道自己常常该说的不该说的都没个分寸,所以当彭婷约了他见面时,他的内心还是超级忐忑的,可是出于礼貌他还是答应下来了。
  
      彭婷坐在咖啡厅的角落里,陆军丙深吸了好大一口气才走上前,就座之后,彭婷也不再拐弯抹角“你能跟我说说昊柏吗?”,这是她来找陆军丙的唯一理由,她觉得她已经越来越不了解康昊柏了,或者自己是不是从来就没有真正的了解过呢?她真的很想知道康昊柏的喜怒无常和对自己忽冷忽热的态度到底是因为什么?或者说他究竟有没有爱过自己。
  
      陆军丙吞了吞口水,他有些紧张“你是他的未婚妻你应该更了解他的,何必问我呢?”。
  
      陆军丙感觉慎得慌,自己一个人面对这些问题太折腾人了,他向来说话不太过脑子的。
  
      彭婷眉头紧锁的摇了摇头“我也以为我了解他,可是我现在突然发现我一点都不了解他,或者我了解的他,我这几年所认识的他都是假的,我想知道他是怎样的人他过去又是怎样的?”。
  
      陆军丙的心不禁跳了跳,这种问题是他最怕也最不会回答的,若是问赵飞一定会回答得滴水不漏,可怎么偏偏就要来问自己呢?
  
      “你能告诉我吗?”。
  
      陆军丙这次倒是有些分寸,毕竟这种问题关系重大不能随便开口,一个不留神说错什么了康昊柏会弄死他的,一想起康昊柏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就不禁觉得后背直冒汗。
  
      “他要是想让你知道自己会说的,既然他不说那么我自然也不会多说”,满分回答。
  
      陆军丙手心都快冒汗了,天啊,这太折磨人了。
  
      见陆军丙不愿意多说,彭婷也不追问,她喝了一口咖啡自顾的说了起来“认识他这么久,总觉得他好像有很多的心事,可是他从来不说,特别回来以后他的情绪更是阴晴不定了,其实谁没有过去呢,再怎么也都是以前的事了,我只是特别好奇,到底是怎样的女人让他这么念念不忘”,她不是傻子,在国外好好的,回来却改变了,只能是因为在国内的人。
  
      陆军丙低头喝着咖啡,不知道该说什么,更不太敢去看彭婷的脸,那么漂亮的脸上却布满了愁云,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向来不善于安慰人的。
  
      彭婷苦笑了一声又继续说道“我也不想去想太多,毕竟现在在他身边的人是我,但是我越是爱他就越是控制不住自己,我真的好想知道,而且我也很害怕,我觉得他离我越来越远了”。
  
      陆军丙看着她半天才开口道“他的过去没有什么特别的,人都会有疯狂的过去嘛,但时间会把一切都变淡的”,时间会冲淡一切的,时间冲淡了他对康昊柏的感情,但他不确定康昊柏是不是也会被时间打败,康昊柏可是向来不认命的人。
  
      彭婷苦涩的笑了笑“可我觉得时间在他心里打下的烙印只会越来越深的,他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不管他的过去是怎样的,我都会爱他的”,会吗?谁能确实呢?
  
      陆军丙有些无奈“他的过去不是你能想象得到的”,他的过去肯定不会是彭婷所想象的那样。
  
      彭婷突然抬起头看着他“是谁?”。
  
      陆军丙有些迷惑,很快又明白了过来“你说戒指的主人?”。
  
      彭婷只是定定的看着他重复道“是谁?”,看来她真的很想知道,他究竟爱着一个怎样的人?
  
      陆军丙叹了口气“你自己去问问他吧,也许他会告诉你的”,等着他自己开口吧。
  
      见过陆军丙之后彭婷也觉得确实有必要好好的聊聊,但她希望是谈好而不是谈崩了,所以彭婷还特意把康昊柏约了过来准备了浪漫的烛光晚餐,希望他们能浪漫的解开心结。
  
      康昊柏到的时候看着这一切就有不好的预感,指了指烛光“你这是要干嘛?”,他对这些一定兴趣都没有,浪漫吗?他或许浪漫过但不是想给她的。
  
      彭婷走过去翻了翻他西服的口袋轻声道“我们的订婚戒指呢?”,她还是尽量表现得贤惠大方。
  
      康昊柏脸上有一丝不悦和尴尬“我不记得放哪了”,他真的不记得了。
  
      她有些失落的坐下,盯了盯他手上的银戒指淡淡开口“那你能跟我说说这个戒指的由来吗?”,她的心里已经开始感到绝望了,她真希望只是自己想多了,可事实一再的证明并不是。
  
      康昊柏怔了一瞬间,然后才开口道“你真想知道?”。
  
      彭婷无力的点点头,不管什么结果她都早晚要承受。
  
      康昊柏走到她身边坐了下来,松了口气似的轻轻笑了笑“这个戒指本来是一对,还有一个在他那里”,彭婷看着康昊柏的侧脸,仅仅是说一个戒指就让他如此深情而温柔。
  
      她忍不住开口问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究竟是怎样的人让他如此的念念不忘?
  
      康昊柏靠在沙发上像是陷入了回忆里,慢慢开口道“他是一个很完美的人,他什么都会,但他过的并不真实,他像一个完美的机器人,他内心里有自己的另一面,可是机器嘛,有自己的程序要走,直到他遇见了我,一无是处的我,正好是他心里的另一面,我让他打开了自己,而他也影响着我”,说着说着,康昊柏的嘴角有一丝笑意。
  
      彭婷的心一沉再沉“那你们为什么会分开?”。
  
      康昊柏沉默了,沉默了很久,在彭婷站起身来以为他不会再回答了的时候他竟然开口了“因为他是个男人”,因为他们不被祝福,因为所有的人都希望他们分开。
  
      彭婷心里有一丝震撼,但是几秒之后又有了原来如此的释然之感,原来如此。
  
      不知怎的,彭婷脑子里突然就浮现出了顾子彦的脸,有时候女人的直觉准得让人害怕,她看了看康昊柏慢慢开口“顾子彦?”,她就是有那样的直觉,配得上康昊柏的也唯有顾子彦了。
  
      康昊柏有一丝的诧异,但很快又笑了“你怎么知道?”,不得不感概女人的直觉。
  
      彭婷心里有些苦涩,她勉强扯起一丝微笑“女人的直觉,再说,他确实挺让人喜欢,我都这么喜欢他”,她自己不也挺喜欢顾子彦的嘛,那么康昊柏会喜欢一点也不意外。
  
      康昊柏如释重负的看着她“我的过去你都知道了,怎样?你是留下还是要走?”,康昊柏给她绝对的自由权,毕竟是他先利用了她。
  
      彭婷没有回答反问道“你呢?”,你希望我走还是留下?又或者这根本没区别,她得不到爱。
  
      康昊柏眼底闪过一丝冷冷的气息“我无所谓,我可以留在任何女人身边,但我只爱他”,这是实话,他可以跟任何女人在一起,彭婷只是碰巧了就是那个女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