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疯神正传 > 第087章风景

  山崖上漂着一团团的白云,卡通的让人感到虚幻,但是又多么地生动而绝美。日月悬于天际,一个靠东,一个靠西,永远静止在天地之上。他们所发出的光是多么地温和、温馨、神圣,不显得一丁点刺眼。
  一丛丛低矮的枫树簇拥在岩石的缝隙处,就像一群群挤公交车的红衣少女,那样的拼命,那样滴热情而又奔放。清风吹过,流岚翻动着枫叶,山石若隐若现,像是移动的神兽。
  一块突兀的巨石边长着一棵古老的银杏,或许这是秋天,银杏的树叶金黄一片,灿烂于这个灰色的季节。不知名的菊黄小鸟在银杏树枝上欢叫,声音清脆婉转,似乎要吵醒树下的睡美人。
  躺在岩石上的她,长发像瀑布一样撒开,捧着一张洁白的脸,犹如天上的皎月。一片银杏叶被小鸟踩落,飘飘飞舞,落在她的额头上,她慢慢的睁开眼。
  映入她眼帘帘的是:
  是梦吗?
  眼前站着的这个人是谁?……
  他,穿着一身灰色双排扣的西装,平驳领内系着灰白斜纹的领带,虽然他的头发有点蓬乱,但丝毫影响不了他的神采。他的双目明澈如水,似乎可以看穿天地万物,唯一让人遗憾的是,他脸上有一道疤,但是,这又怎能掩盖他的英姿?
  这个人不就是自己在这个世界里塑造的白马王子吗?
  她开始迷茫:这个人,只是自己18岁时在脑海中勾勒出来的一种模糊形象,但并没把他画出来啊,没有画出来,他就根本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里。对了,他穿的这身衣装自己倒画过,不过那套衣装被自己藏在这个世界的一个秘密地方。怎么会被这个人穿在身上呢?
  “你……醒了?”那个人说话了。
  这不是梦,他是……
  那个人继续说道:“为什么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哦,对了。那边有个小屋。里面挂着一套衣服。于是我……嘿嘿,就把以前的那身女装换掉了。”
  躺在岩石上的若绮渐渐清醒起来:“是你……”
  “当然是我,别说话,你现在需要休息,哦,我告诉你吧,你可知道,在那万分危机的时刻,我不顾生命危险,和那一群小鬼打的死去活来,才把你带到这个安全的地方来……”
  若绮向吴小狗投去感激的目光,摘下脸上的树叶,然后弓起腿,想坐起身,但是因为身子虚弱一时不能坐起。
  眼疾手快的吴小狗一个箭步冲上前,温柔滴扶起若绮,然后顺其自然地坐在她的身边。
  若绮看了看四周,疑惑地问:“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世界重见了光明。”
  “哦,是这样的,我带你逃离的时候,我的几个朋友正在降服那些恶鬼,我抱着你跑着跑着天就亮了。我猜想,一定是我的那几个朋友已经把那群恶鬼制服了。”
  “那太好了!谢谢你们,神仙哥哥,那我们回去吧。”
  听到美女喊自己神仙哥哥,吴小狗心里有点别扭,看来冒牌的确让人心虚的。于是说:“你刚苏醒,体力一定没有恢复好,还是先坐一会吧。哦,对了,以后你别喊我神仙哥哥啦,现在没有了法力,这样叫我,我心里会有压力的。我字南峰,你叫我南哥哥吧,或者峰哥哥也行。”
  “嗯,叫你峰哥怎么样?”
  “可以呀!若绮姑娘,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这里怎么会有一个小屋,怎么还有这套衣服?难道你的世界里还有其他人?”
  “没有,这个世界就我一个人,这房子和衣服都是我画出来的。无聊的时候乱画的。”若绮心一阵慌,脸微微泛红。
  吴小狗瞥见身边的美女这幅模样,心里想:看来,再纯洁的女人也会对异性产生幻想的,还好她只画画男人的衣服,如果在我那个世界的女子,在这种环境下一定会画一些男奴伺候自己,或者画几个高级的震动棒也不无可能。
  邪恶的吴小狗微微一笑,开起了玩笑:“别紧张,我知道这里只有一套衣服。你不会金屋藏娇的。”
  “你说什么呀?把我想成什么人了?”美女嘟起小嘴,生气地看向吴小狗。
  吴小狗马上意识到,不能对这种单纯的姑娘喜皮笑脸。
  “姑娘莫误会。其实我们神仙有时也有一点幽默感的。对了,你看一个远方,我想问一问,山那边的尽头有什么?”吴小狗慌忙扯开话题。
  若绮把目光看向远方,轻轻地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那是世界的尽头,或者有一首诗,或者只是一层纸。”
  这句话突然勾起了吴小狗的灵感。突然想到能让自己心想事成的诗集,突然想到任盈盈:那个世界里,她会不会把我的诗集扔了?会不会和那个警官生米煮成熟饭?
  男人就是这样,总是在美女身旁想着另外一个美女,可能是受妻妾成群这种五千年文化的熏陶所致。
  吴小狗顺着她的目光远眺着前方的起伏的山峦,这时才发觉眼前的景色和身边的美女一样迷人。
  风吹青山远,云雾连碧天,
  水流鸟语声,只身化作仙。
  吴小狗由衷的感叹一声。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前方的景色真的太美了,就像我们置身于仙境一样。没想到姑娘这么心灵手巧,这么富有幻想力,创造出这种绝世风景。”
  若绮得到了吴小狗的称赞,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然后问道:“峰哥,你们天上的景色是不是比这更好?”
  “啊……哦……”吴小狗正疑问对方为什么问这句话,马上想到自己是“神仙”,于是说道,“至于我们天上的……那些景色嘛……是这样的,天上的仙境再美,也比不上这里的景色。”
  “为什么?”
  “因为观赏天上仙境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而此时,我们是两个人,只要我们两个在一起,哪里都是最美的风景。”
  若绮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头垂得更低,吴小狗的手已经像做贼一样搭在她的肩头,轻轻地拥着她。
  若绮身子颤抖了一下,条件性地挣扎了一下,然后静止了下来。
  吴小狗心潮澎湃,心里在想着:我是用绅士的优雅去感化她呢,还是用激烈的湿吻去征服她?
  就在吴小狗如此纠结的时候,听到身后有人干咳了几下:“人渣在哪个世界都是人渣,到处祸害单纯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