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先砍一刀 > 第十六章 送你做鬼

第十六章 送你做鬼


  账房不知道从哪里又摸出了一打飞镖,闪电般一口气将一打飞镖全射了出去。
  “不要!”老板竭尽全力爬起来,凄厉的喊着。
  账房的飞镖很准,频率飞快,但力道不够,被鬼哭看了个通透。
  鬼哭当初如电,“叮叮当当”一阵乱响,飞镖被刀弹开,到处乱飞。
  有的插在了地板,有的插在了桌凳上,有的插在了梁柱上,还有的……插在了人身上。
  账房头颅向后重重一仰,瞪着死鱼般的眼睛,看着房梁倒在地上。
  他的眉心,插着一把飞镖。
  楼梯上,跟着账房一同射标的两个伙计其中一个突然浑身一颤,死死地捂着脖子,痛苦的倒下了。
  指缝中,暗红的鲜血不住往外喷涌。
  “滚啊!”
  老板心头滴血,不知哪来的力气,忽然跳了起来,朝着鬼哭扑去。
  身后风声响起,鬼哭身体一转,避开了老板的这一扑。
  老板满脸横肉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一拳重重地砸在了地板上。
  地下,一片漆黑中,青衫书生卷缩在笼子里,头顶,不断传来凌乱的脚步声,各种巨大的碰撞声,不断有灰尘簌簌的往下掉。
  他十分害怕,心惊胆战,浑身发抖。
  然后,一声巨大的响声从头顶传来。
  接着,上面破开了一个大洞,一片漆黑的地下被光芒照亮。
  碎裂的木板中,两个人影从上方跌落,一个重重地摔在地上,一个半跪在地上。
  摔在地上的,又肥又壮。
  半跪在地的,戴着斗笠,穿着蓑衣,拿着一把很长的长刀。
  角落里,笼子中,青衫书生眯着眼睛,只觉得眼前一片明晃晃中,黑影乱晃。
  老板咬着牙爬了起来,乌血从牙缝中渗出。
  他浑身伤痕累累,却浑然不觉,朝着鬼哭扑去,举着仅剩的一只拳头朝那个斗笠下的面门砸去。
  “去死吧,狗日的大侠!”他声音嘶哑,仿佛地狱恶鬼。
  鬼哭一侧头,闪开拳头,跟着一肘砸到了他的面门。
  雾气蒸腾,老板踉跄后退。
  鬼哭大步追上,一刀将其刺了个通透。
  老板用力的抓住鬼哭的肩膀,张开嘴就要咬下,被鬼哭一只手顶住了下巴。
  鬼哭一只手顶着他的下巴,一只手握着刀吧,顶着老板的身躯,不断向前。
  老板浑身力气去了因为鲜血的流逝去了一大半,无力抵抗,只能踉跄后退。
  两人一前一后,“砰”的一声撞在了墙上。
  灰尘落下,老板就此被钉在了墙上。
  他用力的抓着鬼哭的肩膀,嘶哑的声音从被撕开一半的脖子中响起。
  “放过他们,放过他们……”
  鬼哭眼神冷冽:“放过你们,谁放过那些被害者。”
  鬼哭的眼睛很好,面前的这个家伙虽然有了妖气,成了妖,有了一身蛮力,但依旧不够鬼哭看的。
  所以落了下来,他就借着头顶破洞射出的光芒,将这个地下的房间看了个通透。
  角落中,笼子里缩着的人。
  案台上,布满血迹的铁链。
  种种迹象,表明了这些家伙死有余辜。
  尽管,这个老板似乎有些故事,但那些故事,不是他残害无辜的借口。
  不仅如此,那些功德,鬼哭怎能放过。
  “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老板喃喃,双眼模糊。
  “不得好死,怎么死?如果是挫骨扬灰烟消云散,我可巴不得。”
  鬼哭猛的抽出长刀,老板无力支撑,跪在地上。
  长刀一挥,头颅滚落,无头的身躯砰的一声砸在地上。
  这时候,鬼哭才有心思打量起角落中笼子里的哪些人。
  一共有三人,其中一个已经疯了,流着口水鼻涕,嘿嘿傻笑。
  一个仿佛乞丐,因为太脏,又满面风霜,有些分不清年龄。
  最后一个,一身青衫几乎快变成了黑色,上面布满了补丁,那歪歪扭扭的线脚仿佛蜈蚣。
  他充满惊喜的看向鬼哭,鬼哭的眼中也满是惊喜。
  终于,找到了。
  楚君文,他的小舅子。
  看着他,一幕幕记忆在脑海中回荡。
  杨安,自幼研习剑术,立志要名扬天下。
  有这样的志向,他也有这个资本。
  他自幼根骨俱佳,在剑术上的天赋很好,更重要的是他的决断,对于时机距离的判断,可以说是天赋异禀,远超常人。
  他的父母都是大侠,家中自然不愁吃穿,也有家传的剑术练习,这剑术也大有来头,来自蜀山。
  父母死后,他手刃仇敌,下巴蜀,穿过巫山,前往洛阳。
  然而,在洛阳,他遇到了困境。
  他太穷了,洛阳的物价太贵了。
  连续饿了两天,他晕倒在了路边,被一个女人相救。
  女人楚香莲,不算太漂亮,但也不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杨安就被这个女人捧着一碗水的模样给迷住了。
  一个月后,立志要成为名扬天下的大侠,要去天下最美的女人的杨安,娶了楚香莲,放弃了他的大侠梦。
  接着,为了养家糊口,杨安拿起了楚香莲父亲的刀,练习起了楚家家传刀术《迎风刀》,进入了宫中,成为了他一向鄙夷的朝廷鹰犬。
  后来,楚香莲因病去世。
  在她离世前,杨安在楚香莲的床前,抓着她的手,答应她,一定会照顾好她的弟弟。
  而这,就是杨安的执念,后来也自然成了鬼哭的执念。
  《迎风刀》,楚家家传刀术,来自军中。
  此刀刀法分为三式,无风、顺风和逆风,分别对应三种情况。
  无风,指的是和敌人交手之前,又分为敌我相见、敌欲袭我和我欲袭人,面对三种情况,各自不同的应对方式,但大体都是屏息凝神、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以观察为主,在细节上的处理也有所不同。
  顺风,指的是和敌人交手之时,处于上风之时。而这时,同样分为三种情况。分别为敌人故意而为、敌人沉着应对和敌人惊慌失措三种情况,每种情况又有不同的应对方式。不过大体讲究的就是快刀伤人、杀人谨慎、先断其指、步步为营,主要以谨慎为主,利用刀长优势,玩弄其于鼓掌之间,慢慢放血。
  逆风,指的就是当自己陷入下风之时,而这时无论哪种情况都以活为主,脚步要活,刀法要活,最好不要与敌人的兵刃碰撞,伺机反击。
  就在鬼哭沉迷于刀术之中时,楚君文兴奋的看着眼前之人。
  斗笠、蓑衣、长刀,光芒从头顶射下,让他整个上半身都陷于斗笠投射的阴影之中,看不太清。
  恍惚间,他还以为姐夫活过来了。
  然后他用力的摇了摇头,虽然刀和姐夫的刀很像,但他姐夫已经死了。
  (一开始,杨安用的是老丈人的刀,不过那把刀用的太久了,后来断了,杨安就自己找铁匠又打了一把)
  不过不管他是谁,总之,这个黑店的老板,那个可怕的屠夫死了。
  猛然间,外边传来马蹄声。
  外面,马厩中,只有一匹马和一头骡子。
  鬼哭听得很清楚,这是马蹄声,不是骡子蹄声。
  鬼哭被瞬间惊醒,他一跃而起,猿臂轻舒,一把抓住了头顶破洞的边缘,单手发力,一下子,整个人就穿过了破洞,到了客栈的大厅中。
  他先是回身一把抓起靠在楼梯口的刀鞘,然后飞奔而出,路过门口时顺势抄起钉在门框上的飞镖,追着那个听着他马逃跑的伙计而去。
  本来,找到了小舅子,鬼哭心情大好,已经把那几个逃跑的伙计给忘掉了。
  然而,这些家伙好死不死,居然还敢动自己的马。
  当鬼哭冲到门外时,就看到外面一个伙计正骑着马,在细雨中狂奔。
  其他伙计可没他那么傻,他们奔进了树林中,四散而逃。
  咻!
  飞镖穿过雨幕,正中那个伙计的后脑勺。
  一朵血花绽放,伙计落下马背,倒在了路边。
  鬼哭牵着马又回到了客栈,先是进了厨房,看着腌制在水缸中的肉,有些反胃。
  然后,就挨个房间挨个房间的搜索。
  在后院,估计是那个满身肥膘的黑店老板房间中,当时搜到了十贯铜钱和三两银子。
  肯定还不止这点钱,说不定有些暗格什么的,但是鬼哭也懒得找了。
  他没急着拿钱,而是找到了金疮药,然后脱下了斗笠蓑衣,拔下了蓑衣上的飞镖,接着又将金疮药涂到伤口上。
  那些扔飞镖的家伙人数不少,鬼哭顾得身前的刀剑,难免对于那些飞镖有些疏忽,中上几镖不奇怪。
  好在蓑衣厚实,大大的消弱了飞镖的力道。
  飞镖打在身上,也只是一些并不算严重的皮肉伤。
  虽然,可以吸血加快伤势恢复,可鬼哭并不想这么做,他总觉得一旦做了,就会踏上一条无法回头的路。
  一边包扎伤口,鬼哭一边嘟囔:“也不知道要损失多少血小板……”
  包扎完伤口后,他穿上蓑衣,戴上斗笠,然后将铜钱放在箱子里,又将三两银子和十几个铜板放在袋中,贴身放好。
  十贯铜钱,60多斤,着实有些重量,鬼哭一手提着,健步如飞。
  到外面,将其放在一个板车上,板车有栓在了骡子身上。
  然后,骑着马,牵着骡子,走了。
  是的,就这么走了。
  他仿佛就这么把地下还关着笼子里的小舅子给忘了。
  楚君文,卷缩在笼子中。
  他开始还很开心,当听到上面的脚步声离开时,连忙和另一人放声大叫。
  结果,听着那声音越来越远,渐渐的,变成了绝望。
  天,已经黑了。
  饿了许久的楚君文卷缩在笼子里,浑身发抖。
  就在她以为自己会被活活的饿死在里面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然后,一个火把从上面照了下来,接着一阵叽里呱啦的声音。
  然后,没过多久。
  地下的门被推开,一群衙役举着火把走了进来。
  楚君文卷缩在笼子里,热泪盈眶。
  树林中,鬼哭压低了帽檐,看着灯火通明的客栈,嘴角微微上翘。
  第二日,天明。
  绵绵缠人的秋雨终于消停,太阳久违的露出了头。
  楚君文孑然一身走出了衙门,茫然的看着大街,捂着呱呱叫的肚子,不知所措。
  行人匆匆来来往往,踩过路上浑浊的水洼,溅起的水花打湿了楚君文的裤脚。
  虽然逃得一命,可是楚君文却开心不起来,失魂落魄的走在街上,不知所措。
  猛然间,他撞到了一人。
  那人身强体壮,而楚君文瘦弱不堪,明明自己撞了别人,反倒是自己退了几步,差点摔倒在地。
  “对不起,对不起……”楚君文连声道歉,绕步就要离开。
  然而,那人再一次挡在了楚君文的面前,粗矿的声音在楚君文的耳边炸开:“这不是楚贤侄吗?”
  楚君文惊喜的抬起头来:“李伯伯!!!”
  面前这人,魁梧高大,满脸络腮胡子,看起来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他虽然长得凶神恶煞,可是名字颇为文雅,叫李文献,和楚君文的父亲,曾是同僚,和鬼哭,也曾是同僚。
  今早,他正在小摊边吃早饭。
  一边吃着,一边为最近的事犯愁。
  他跟随国君来到这里,然后一切都被打乱,各种权力交错中,他成了牺牲品,官职一降再降。
  就在前天,他又被上司刁难,被调到这里,让他抓住最近在这个县城中兴风作浪的江洋大盗。
  然而,那江洋大盗是何等狡猾,做了案之后,就已经溜了,加之李文献又不擅破案,所以千头万绪,理不清头绪。
  就在他愁苦之际,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那人戴着斗笠,穿着蓑衣,背后背了一个长布袋。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里面是一件兵器,不过,这事很常见。
  虽然各大城中都明令禁止,不准携带兵器,但是那些江湖人士哪管这些,他们照样携带兵器,只不过弄了些遮掩,唬鬼罢了。
  那些衙役捕快又打不过这些江湖人士,对此也无可奈何,反正只要你不明白把兵器亮出来就行,体育的也就听之任之了。
  猛然,布袋不经意间滑落,露出了刀柄。
  一下子,李文献就认出了这刀。
  这刀,在民间可不常见,这是军中之刀,即便在军中也不多见,多是些勇猛之士才能使用的。
  李文献觉得这人有蹊跷,连忙跟上去,结果没想到就撞到了曾经要好同僚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