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先砍一刀 > 第二十三章 狐妖难缠

第二十三章 狐妖难缠


  尸山血海,来自杨安。
  而那些扭曲怪异的景象,来自罗凯。
  它们共同组合起来,迸发出了无比巨大的威力。
  不过,狐妖毕竟有百年道行,妖气之多之充沛,其质量,远非鬼哭可比。
  只是一个恍惚,狐妖就清醒过来。
  顿时,衣物炸裂,纷飞的布条中,三条尾巴开花般露了出来。她浑身长出了火红的毛发,毛发直竖,已经炸毛。
  咚!
  长刀砍在了甲板上,甲板被一刀砍透。
  鬼哭猛的抬起头,便看到一团火红的身影,和一只铁钩般在瞳孔中迅速放大的利爪。
  只是一瞬,鬼哭就做出了决断,边躲边打。
  危机时刻,他使出了飞仙步,在原地留下了一道残影,向一旁平移。与此同时,手腕翻转,一刀削出。
  这一招,正是《迎风刀》中逆风式的连消带打。
  不过,《迎风刀》更多的是对付人的,而面前的,是狐妖,她更加的不可思议。
  只见她双脚腾空,身体翻转,长刀,就贴着她的身躯削了过去。
  一爪击中鬼哭身后的木板,遮挡甲板于船舱的木板,被她一爪抓出了五个洞。
  三条火红的尾巴晃动,帮她保持平衡。她一抓抓住出,顺势借力腾空,盘踞在了船舱的拱顶上。
  甲板狭小,鬼哭只是斜跨一步,就一脚蹬在了船舷上,以至于船身剧烈晃动。
  血珠落地,碎裂的布片和红色毛发随风而舞,或者落入了冰冷的河水之中,沉入了河底,或者随风飘到了更远的地方,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胸前一阵火辣辣的刺痛,不过运气实在是好,面前狐妖的妖气可没有鬼哭的妖气那么具有侵略性,很快就被鬼哭的鬼哭的妖气绞杀大半,只剩下一点盘踞在伤口处。
  看着盘踞在拱顶半人半狐的狐妖,鬼哭舔了舔嘴唇,暗道:果然棘手。
  双方对峙片刻,狐妖忽然一跃而起。
  三根尾巴,像扇子一般翻开,破碎和衣角和火红的毛发柔顺张开飘舞,一轮银白的圆月就在身后,映衬着她的轮廓,将她包裹在其中。
  乍一看,不但没有半点食人妖魔的样子,反而还仙气飘飘,仿佛天仙下凡。
  就在此时,清脆的铃铛声响起。
  “不对,幻术!”鬼哭心头一紧,察觉到了异样。
  月亮,哪有这么大!
  后撤,出刀!
  眼中那美好的一幕,仿佛破碎的镜面,露出了裂纹,接着被一只近在眼前的利爪彻底打破。
  利爪瞬间消失在了眼前,并非狐妖不想一爪抓死鬼哭,实在是鬼哭的刀威胁太大。
  刀长,手短。
  面对长刀的优势,即便是狐妖也有些无可奈何。
  她乘风而起,到了岸边。
  传说的大妖可以腾云驾雾,面前的这只狐妖没这个本事,却也可以架起妖风,使得身体轻如飘叶,仿佛鬼魂,凡人的轻功再强,也达不到这种效果。
  鬼哭没这本事,首先他没这么深的道行,其次他的妖气不如这火妖的妖气精细。
  他的妖气更加简单粗暴,根据侵略性。被妖气附着的长刀,就仿佛被涂了剧毒一般。对方即便只是被划出一条小口,也会被妖气侵袭,轻则流血不止,重则在妖气的不断破坏下重伤不治。
  一双红眸,充满贪婪的打量着鬼哭。
  她渴望着鬼哭强壮的肉体,渴望的鬼哭精纯的精气。
  “咯咯咯咯……”银铃般的笑声响起,火红的毛发褪去,只留下了三条毛茸茸的大尾巴慵懒的浮动着。
  她面容清纯而又妩媚,微微一笑,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
  她衣着破碎,裸露出雪白的肌肤,光着双脚,沾染了一点泥土,月光洒落在身上,神秘而又迷人,这景象,令人目眩。
  红唇轻启,猩红舌头舔了一下修长的手指,娇媚中略带沙哑的声音传出:“这位小哥,你好粗暴哟!”
  鬼哭额头“井”字青筋暴起,铃铛乍响,刀身微动,短促的破空声传出。
  一道突兀贴近来的红影在刀锋前微微一顿,赤裸的玉足在水面轻轻一点,飘然退去。
  这妖孽,功力实在惊人。
  就在刚才,即便有了10万分的警惕,他也差点又陷入了幻境。
  汗珠滚落,和身上的水渍混合在一起,被凉风一吹,浑身冰冷。
  鬼哭吐出一口白气,鼓动体内气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在树林中时隐时现的红影。
  咻!
  一道红影掠过水面,带起几点细微的波纹,就瞬间到了面前。
  腿空脚下一蹬,整艘小船剧烈晃动,急速后撤。
  与此同时,雪白的刀刃迎了上去。
  红影微微一晃,和鬼哭交错而过,鬼哭衣服肩头破碎,雪花绽放。
  只见鬼哭闷哼一声,左手往腰间一抹,回头就是一甩。
  一点寒星都被他甩出,直追狐妖的后背而去,正是一把飞刀。
  狐妖身体一晃,闪过飞刀,飘落到了对岸,消失在了阴暗的树林中。
  鬼哭看了一眼肩头的伤口,踩着剧烈晃动的甲板,一跃而起,到了船舱拱顶,观察着对岸树林。
  冬天已至,树林中的树光秃秃,只剩下几片枯叶勉强挂在上面,随着寒风微微摆动,很是凄凉。
  一道红影突然暴起,朝着这边斜掠而来。
  鬼哭递出长刀,刀锋之上,寒光微闪,在短促的破空声中,直刺那道红影。
  这狐妖实在是快,架起妖风,在半空中辗转腾挪,凭空拔高数尺,闪过刀锋,接着就是俯冲而下。
  鬼哭不闪不避,迎了上去,左手骤然反手拔出腰间短刀,刀身紧贴前臂,朝着面前的利爪就划了过去。
  利爪,短刀,
  叮!
  一声轻吟,几点火星在刀口炸开。
  鬼哭锁骨血花绽放,身体微微一晃,差点从船长拱顶掉落下去。
  刚才,他挡住了这狐妖的掏心一爪,却没挡住另一爪。
  狐妖借力腾空而起,一路滑翔到岸边,再一次消失在树林中。
  鬼哭不动声色,运转妖气镇压伤口,默默的将短刀收回腰间。
  接连几个回合,他每一次都准确的判断出了狐妖攻击的时机和路线。
  然而,有妖风相助的狐妖速度太快,行动太过诡异。
  即便他算准了,也会被狐妖的速度以及诡异的变化打个措手不及。
  不行,这样下去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