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先砍一刀 > 第五十二章 秧苗急了

第五十二章 秧苗急了


  红日西斜,置于天地之间。
  微风吹过,当出头的嫩芽微摆。
  嘹亮的歌声在这山水间响起:“伸手摸姐面边丝,乌云飞了半天边,伸手摸姐脑前边,天庭饱满兮瘾人……”
  歌声中还夹杂着清脆的铃声,合着歌儿的节拍,唱得理直气壮。
  幽幽树林之间小路中,一戴着斗笠的汉子,坐在一匹又黑又大的瘦马背上,还带了一把长的吓人的刀。
  斗笠的帽檐压得很低,让人只能看见他眼睛以下的半张脸。他时不时挥舞着手中的刀,拍开前方的树枝与蛛网。
  大黑马垂头丧气,慢吞吞的踱着步子。而坐在它背上的人,也不催促,只是开心的大声唱歌。
  渐渐的,天边的太阳已经没了半张脸,一朵朵红云仿佛烈火,影子被拉得老长,树林之中也暗了下来。
  前方,一棵树下,坐着一人。树的影子盖下,刚好将他盖个严严实实,让人有些看不清他的面容。他身材干瘦佝偻,骨节粗大,穿着一身破旧的麻布衣,裤脚高高挽起,露出了青筋遍布的双腿,没穿鞋,上面满是干涸的泥巴。一把锄头一头搁在他肩膀上,一头搁在地上,他正用双手将锄头上的泥巴掰开。
  这副形象,应该是个农民老伯。
  骑着马的汉子在老伯身边停了下来,抬了一下帽檐,露出了狭长的双眼,这汉子,就是鬼哭。
  虽然他长相不善,却很有礼貌的问:“老伯,请问这附近哪有歇脚的地方。”
  老伯低个头,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哈?”
  鬼哭又大声说了一遍,老伯抬起手,往小路尽头指了一下,继续掰在自己锄头上的泥巴。整个过程,都没有抬起头来。
  鬼哭笑了笑,道了一声谢,压下帽檐,将自己双眼遮住。然后,双腿轻轻一夹马腹,大黑马慢悠悠的往前走去,铃声响起,豪迈的18摸再一次回荡在林间。
  转了两个弯之后,前方豁然开朗。
  一条蜿蜒的小溪流淌而过,两旁是大片大片的农田,阡陌交错,将农田隔开,而田中,绿油油一片,风吹,波浪起伏。
  而在这大片大片的农田包围中,一栋栋茅草屋拔地而起,形成一座村庄。余晖下,孩童的欢呼声中,仿佛世外桃源。
  鬼哭一拉缰绳,大黑马停了下来。面带着微笑看着这一切,伫立良久。然后,缓缓开口道:“这秧苗,长得还真快啊!”
  他翻身下马,挽起裤腿,脱下布靴置于马背,牵着马涉溪水而过,沿着田坎,往那村庄走去。秧苗浓郁,轻轻的刮蹭着脚踝,有些痒,又让心中极为舒坦。
  见到有外人来,一个小孩欢快的围了上来,被大人驱赶开。一青壮走上前来,问鬼哭:“你是何人,来这干什么?”
  鬼哭一抱拳:“在下鬼哭,只是一介路过的旅人,天色已暗,想求个住处。”
  青壮汉子又看向鬼哭的刀:“那你为何带刀。”
  鬼哭笑道:“防身之用。”
  “原来如此,你且在这里不要走动,我去叫村长前来。”
  一村长,通常都是一族之长,由德高望重之人担任,因而很多村的村长都是老人,这个村也不例外。
  这村长一看就很老,拄着长长的杖,弯腰驼背,两眼长出白膜,一开口,就能看到只剩下几颗的泛黄的牙齿。
  “老汉便是王家村村长,客人来自哪里。”
  “老人家,小子来自巴蜀。”
  “哦!”村长点头,又问道:“最近发生什么事,怎么这么多外乡人都来这里。”
  “好叫老人家知道,最近陛下开恩科,都是读书人前来赶考。”
  “原来如此。”村长恍然大悟:“你也是读书人?”
  “小子哪是什么读书人,我只是来这里赚点钱养家糊口。”
  “哦,天色不早了,老汉这就为客人安排住处。”
  “多谢老人家。”鬼哭鞠躬行礼。
  鬼哭被安排在了王痨鬼的家,王痨鬼具体叫什么不知道,只知道他生了痨病,看起来骨瘦如柴,病殃殃的,经常咳嗽。他有一个婆娘,被称之为王陈氏,年纪也就20出头,长得很漂亮,是一个很有风韵的伟岸人妻。他们膝下无子,只是两夫妻相依为命。
  鬼哭送了房钱,王陈氏高兴的收下了,热情的为鬼哭收拾了屋子,还言饭一会就好。
  她那病痨鬼老公在厨房,边烧火边咳嗽,就像是要把肺咳出来一样。
  鬼哭不喜欢那样的声音,到了院子,脱掉衣服只剩下件短裤就冲凉。此刻天还很冷,鬼哭浑身冒烟,又打了水为大黑马洗澡刷毛。做完了一切,鬼哭身上水分已经风干,这才穿衣。
  穿衣穿到一半,他猛的回头,便看到一片黑暗的屋中,王陈氏趴在门框上,直勾勾的看着他。鬼哭快速的穿好了衣服,王陈氏冲他笑了一下,转身消失在一片黑的屋中。
  太阳落山了,饭也烧好了。村长送来油灯,米粒大的火珠在堂屋方木桌上微微晃动,光线昏暗。
  三人坐在桌上,彼此都只能看到对方的脸。
  作为主人,王痨鬼始终在不停的咳嗽。王陈氏巧笑嫣然的为鬼哭挑着菜,共有两份菜,一份野菜,一份荤菜,野菜毫无半点荤腥,一吃进嘴里,却酥脆香甜。而荤菜似乎是兔肉,看起来鲜嫩可口。
  铃声响动两下,鬼哭刨了几口饭,吃了几口野菜。至于荤菜,他是半点也未动,然后就起身告辞,到了屋后粪坑,将嘴里饭菜吐了出来。
  回到堂屋,王陈氏道:“大哥身体强壮,怎滴只吃这点,难道不合口味?”
  鬼哭笑着说:“怎么不合口味,只是长途跋涉,身体不适,没有胃口。”
  “原来如此。”王陈氏不再说什么,鬼哭到了客房,坐在床边,不脱衣服,就这么抱着刀合身躺下。
  过了一会儿,门口传来响动。
  鬼哭一坐而起,大声道:“是谁?”
  “大哥,是奴家。”王陈氏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鬼哭起身,开个门。
  王陈氏端着个木盆他拿了个油灯走了进来:“大哥还没睡呢?”
  鬼哭摇头:“睡不着。”
  王陈氏将油灯放在窗上,木盆放在床边:“洗个脚吧,洗了就能睡个好觉。”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