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先砍一刀 > 第六十一章 科举赌博

第六十一章 科举赌博


  贡院中,领了蜡烛,楚君文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号舍。他先是取出篮子最上面的油布,挂在了号舍门口,挡住外面的风雨,这才架起木板,借着昏暗的光,检查了一下篮中的的东西。
  笔墨纸砚,一应俱全。而且,一看就比伯父李文献准备的要好上许多。楚君文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他究竟是谁?
  或许,真的是姐夫?
  心中有些振奋,然后很快将这些情绪排出脑外。他是天生的考神,天生就擅长应对考试,就像鬼哭先生对于距离与时机的判断力一样,他也有属于自己的天赋,那就是一旦面临考试,他将变得无比冷静,甚至可以超水平发挥。
  因此,别管他平日里显得多么平平无奇,一旦进入考场,就能考出令人吃惊的成绩。
  不一定会考多好,也写不出名传千古的文章,但他的发挥很是稳定,四平八稳,令人找不出破绽。也是由此,他的成绩总能位于中上。
  现在,时辰还早,他索性先休憩一会。在他提前这么久进入考场的时候,相比于其他还在外面苦挨考生,已经先一步占据了优势。
  终于,天渐渐的亮了。
  趴在木板上正在熟睡中的楚君文立刻就自己醒来,拍了拍脸颊,让自己清醒一些,拿出笔墨纸砚,一一摆好……
  沾着墨色的狼毫,切在了雪白的纸上。
  一撇一点,锐利的笔锋之下,雪白的纸被切开,露出了黑色的伤口。
  这支笔,被一只大手握住,大手悬空,却稳如泰山。握得很紧,仿佛这握着的根本不是一支笔,而是一把刀。
  笔走龙蛇,很快,“采薇”二字跃然纸上。虽然文化不怎么好,很鬼哭的字,却意外不错,还蕴含着一种凌厉的风格。
  鬼哭抬起了手,将毛笔放下,对采薇说道:“这两个字,就是采薇。”
  “这就是我的名字啊!”采薇有些兴奋,她认识“采”字,却不认识“薇”这个字,这个字对于她来说,有些复杂。
  鬼哭笑笑,拿出了一本书,这本书是他回来的时候在书肆中买的,简单的蓝色封面,上次两个字,这本书,就叫做《诗经》。
  采薇只是需要认字,本来拼音这个神器很有用,可是在这个世界没法用,只能用一个笨办法,拿一本书,教她认识里面所有的字。
  鬼哭选择了《诗经》,反正都要认字,倒不如顺便让她受些熏陶,而且,诗词总比别的其他什么东西要好背许多,并且不显得那么枯燥。
  “这本书,给你了。”
  一瞬间,采薇的眼睛都亮了,她连忙接过书,看到封面,高兴的大叫:“这两个字我认识,叫诗经对不对?”
  鬼哭笑着点头,拿过了书翻到了其中一页,对采薇说:“你来看,这首诗就叫做《小雅·采薇》,你的名字,就来自于这里。”
  “真的吗?”
  “嗯,我念一句,你学一句。”
  “好好!!!”采薇差点兴奋的跳了起来,被鬼哭按回到椅子上。
  ……
  楚君文很快完成了破题,现在他脑子清醒,心中一动,笔下就写了出来,写得飞快。
  隔壁,突然传来呕吐声,恶臭瞬间弥漫。巡逻的官差听到动静,连忙赶了过去。
  接着,隔壁一片混乱,不断传来呕吐之声,忽然一人大喊:“日了鬼啊,日了鬼啊!!!”
  楚君文愣了一下,就看到巡逻的官差将一个半昏半醒,嘴里说着胡话的考生往外抬去。
  这考生,楚君文还有些印象,据说,这位英俊的年轻考生名叫李玉,是巴蜀有名的神童,号称诗剑双绝,是这一次考试状元郎的有力竞争人选之一。
  只是,怎么也没想到,才第一天,他就出局了。楚君文有些疑惑,按道理来说,对方身体强健,怎么也不可能是他啊!
  很快,将疑问甩出脑海,甚至将隔壁的恶臭自动摒弃,楚君文再一次陷入了文章之中。
  考场外,有人抱头痛哭。
  赌博,明面上是违法的,可是屡禁不止,甚至有胆大之徒将主意打到了考场上,去赌哪个考生能够高中,赌哪个考生能够高中状元。
  而李玉,作为声名显赫的人物,自然有很多人将宝压在了他身上。
  结果,他第一天就会抬出来了,顿时让赌徒们哀鸿片野。
  考场外,李玉惊坐而起:“日了鬼啊!”
  接着,又喷血三升,终于彻底晕了过去。
  一个赌徒看到这种情形,一个劲拿自己的脑门撞墙。他以前就得到消息,说是李玉遇鬼,于是,不仅不认李玉会受到影响,反而认为他的赢面很大,于是将所有身家都押了上去。
  不就是闯鬼了吗,这事又不罕见。历史上,许多风流书生都遇到过艳鬼,一夜风流之后继续考试,高中状元的还不少。
  当然,并非是风流书生上了鬼之后,就高中状元。而是因为他们本身有这样的才华,才被那些艳鬼看上。
  可是绝大多数人不清楚啊,他们固执的认为,赶考的书生遇到艳鬼是好事,是彩头。结果现在看来,被彩头坑的人不少。
  有听闻消息匆匆赶来的赌徒破口大骂:“不就是日了鬼嘛!这有什么大不了的,狗屁诗剑双绝,狗屁巴蜀神童,老子才是日了鬼哦。”
  李文献一家也听到了消息,顿时心情复杂。他们不知道考场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会导致原本一个青年俊才被整成这副模样,所以忧心忡忡。可这位青年俊才出局了,也就意味着,楚君文多了一分机会,所以又显得有些高兴,总之又喜又忧。
  今日,跳楼的人很多,跳河的人也不少。
  林老鬼形如僵尸,从赌场中走了出来,抬头望天,天上还下着细雨,天空一片薄云笼罩,他却觉得那天空是那样的刺眼,直刺他的心头。
  雨很冷,冻僵了他的血,他的肉在抖,他的心在抖,他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旋转。
  他能行尸走肉一般,盲目的走着,摔倒在地,浑身染上的泥土,他麻木的爬了起来,又继续盲无目的的向前走。
  不知不觉中,他来到了鬼哭的小院前。鬼哭不在家,大黑马懒洋洋的趴在马厩中,有气无力的吃着草。采薇买来,养在院子里的鸡倒不怕雨,顶着雨,扒开院子里的泥土、石子,找出蚯蚓蜈蚣,然后相互争夺着吃掉。
  窗户开着,林老鬼透过窗户能看到里面坐在书桌前的女儿。她穿着漂亮的衣服,头戴珠钗,拿着笔,爬在桌前写写画画。
  林老鬼的手,握在了小院的门上。这门形同虚设,整个小院也就是一圈篱笆围起来的,才半人多高,只要是个成年人,能轻易跨过去。院子的一圈篱笆根本就不是用来防人的,所以,自然门也没上什么锁。
  可是,他无论怎样用力,都无法推开这门。这道门,在他心头。只要他想推开这门,就仿佛看到了鬼哭,看到鬼哭那狭长的双眸,看到了那些惨死在鬼哭手下的尸体。
  良久,他就犹如一根雕塑,站在院子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