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先砍一刀 > 第六十二章 出了考场

第六十二章 出了考场


  “爹,你怎么来了。”采薇端着装满谷糠的碗走出了门打算喂鸡,就看到了门口的林老鬼。
  看着越来越漂亮的女儿,林老鬼张了张嘴,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他害怕鬼哭的刀,也怕女儿今后彻底不认他了。
  “你等等。”
  采薇转身进了屋,过了将近一刻钟,这才拿了一个斗笠、一个油纸包和一个包裹走了出来,到了小院门口,将东西塞到了林老鬼身上。
  鬼哭喜欢斗笠,所以家里有很多斗笠,其数量都可以跟他的刀鞘相媲美了。这一个斗笠,已经有些破损,但还能用。至于油纸包,里面是些剩下的饭菜,有些烫手,显然是才热的。至于包裹中,这是鬼窟,一些不用的破旧衣服,鬼哭不爱穿,采薇将其收起来,洗干净的修补一番,这次爹来了,顺势交到他的手上。
  林老鬼将斗笠戴在头上,抿着嘴,捏着油纸包和包裹,一言不发转身顺着街道离去。采薇张了张嘴,没有说话,摇头回到家中。
  看爹那样子,她就能猜到发生什么事了。可是,她不可能给钱,那些钱放在哪儿她都清楚,可那钱是鬼哭的,她不能动。她清楚的记得那一次鬼步从外面出来,身上那些伤痕,这些钱,是鬼哭用命拼来的,她没资格用。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些,给他一些剩饭和鬼哭不穿的衣服,尽量让他穿暖一些,吃饱一点,这就是极限了。
  傍晚时分,鬼哭戴着斗笠,穿着蓑衣,从外面披着一身风雨回到家中。待看到鬼哭身上没有伤痕,松了一口气。当鬼哭将蓑衣卸下,挂在墙上。
  鬼哭抬起手上的油纸包,笑呵呵的道:“丫头,你看这是什么?”
  采薇接过打开一看,兴奋的叫道:“德兴楼的烤鸭!有点冷了,我去热热。”
  她快步进厨房,鬼哭取下斗笠,又取下背上的刀,挂在墙上,在桌旁坐了下来。
  外面下着雨,因此天黑的格外快。
  堂屋中,烛光下,热腾腾的饭菜冒着青烟,好大一只烤鸭被切开,摆了满满一盘。
  鬼哭一边喝酒吃菜,一边给采薇讲起了外面的趣事。当讲到李玉吐血三升,被从考场中抬出来,大喊“日了鬼”时,笑的格外畅快。接着又跟采薇讲起了李玉与鬼村的事,采薇听得脸颊通红,又害羞又好笑,忍不住低下头来,掩盖脸上的表情。
  桌上的菜很丰富,量也很足,可鬼哭是个大肚子,将菜扫了大半,又吃了三大碗饭,这才算是吃好了。
  采薇拿着碗进厨房洗碗,鬼哭一条腿跷在凳子上,拿着飞刀剃牙,他也是艺高人胆大,不怕一不小心把舌头给剔了。
  厨房中,采薇一边洗碗一边说道:“鬼大哥,今天我爹来过。”
  只有一墙之隔,鬼哭听得很清楚,他放下飞刀问道:“他找你麻烦了?”
  “没有,他一句话都没做,不过看样子是赌钱输了,我给了他一些剩饭,还有几件你不要的衣服。”
  “哦!”鬼哭皱起了眉头,他本身是个赌徒,却不喜欢赌钱,只觉得那是低端的玩意,只有弱者才喜欢。他同样赌,赌的可不是钱,是命。他的赌注,是自己这一生本事。不过也懒得多说,林老鬼也就这样了。
  于是,道:“你处理的很好,你给他钱,给了他又输了,让他吃饱穿暖就行了,下次他来也这样。”
  “嗯。”停顿了片刻,采薇的声音又传了出来:“谢谢你,鬼大哥。”
  “一家人,说什么谢。”
  采薇听到这话,两颊通红。一家人,鬼大哥是在暗示什么吗?
  ……
  楚君文脚步轻快的离开了考场,这一场,很顺利,算是开门红。他连夜点起蜡烛,将文章写完。之后填饱肚子,小憩一会儿,天刚亮,他便出来了。李文献一家,没人料到他会出来这么早,因此,没人过来接他。
  看着天边的红光,他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心情更加舒畅:“天晴了啊!”
  他快步回到了家,刚进院子,便听到李家小娘子(李文献的女儿)的轻呼:“楚大哥,你回来啦!”
  楚君文笑着点了点头:“嗯。”
  “娘,楚大哥回来了。”李家小娘子对屋内喊道。
  赶快,匆匆的脚步声传入耳中,李夫人快步走了出来,一出门就说道:“君文,怎么样?”
  楚君文笑着道:“伯母,我考的很好。”
  李夫人笑逐颜开,李文献希望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有功名的读书人,如果能当官最好。
  李夫人又何尝不是如此,丈夫是个武职,虽然养家糊口不成问题,但,以前在刀尖上舔血,他心惊胆战,而后来退了下来,又备受打压,没了危险,丈夫却整日失魂落魄,她看的难受。
  所以她认为还是读书好,女儿嫁个读书人,至少不用走自己的老路。而且,这个楚家小子可以说自幼是被她看着长大的,最近又变得格外沉稳,她看得喜欢,这小子家里没有老人,没有长辈,就孑然一身,女儿嫁过去也不怕被欺压,再好不过了。
  “考得好就好。”李夫人看着楚君文越看越欢喜,只恨不得他立马就跟自家女儿生个大胖小子,好陪着自己。
  “妈,锅里的菜!”李家小娘子叫道,
  “哎呀!”李夫人一拍退,连忙朝屋里跑去:“女儿,谁叫你那死鬼老爹起床。”
  “嗯!”李家小娘子也进了屋,然后里面传来她的声音:“爹,起床啦!”
  楚君文看了一下院子里堆积的柴火,这是刚才李家小娘子劈的,虽然看起来小家碧玉,温柔可人,可实际上李家小娘子自幼习武,力气可不小。
  楚君文放下手中的篮子,弯腰抄起斧头,将一块圆木摆正,一斧头劈下!
  餐桌上,李文献和楚君文以及母女二人就像一家人一样其乐融融。
  李文献边吃边说:“当时你不知道,那可把我吓惨了,好在你小子自己到了。”
  楚君文放下筷子,突然开口问道:“伯父,我姐夫真的死了吗?”
  “真的死了?”李文献叹了一口气:“当时周军精锐冲了进来,我护着陛下往后撤,你姐夫带着人断后,接着一眨眼,他身边的人就死了,只剩他一人拦住了上百人,之后,人就不见了踪影,那种情况下,怎么可能活。”
  李文献喝了一口酒,脸上的笑容不见了踪影。
  “可是……”楚君文皱着眉头说:“进考场的那天夜里,我们走散了,然后一个人突然出现在我身边,挤开了人群,带着我到了考场,之后又把提前为我准备好了的笔墨纸砚给我,我看他身形,分明和姐夫十分相似。”
  李文献微微一愣,他还以为楚君文是拿的那个倒霉的考生的呢,结果却没想到会是这样。
  “你看到他的眼了没?”
  楚君文遗憾的摇了摇头:“没。”
  李文献道:“那就不好确定了,可能,是哪个同僚吧……毕竟,和他身形相近的,可不少。”
  楚君文也是叹了一口气,李夫人见状况不对,连忙道:“说这些干什么,来,喝酒吃菜!吃完了,君文先去泡个热水澡,再好好睡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