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先砍一刀 > 第八十三章 咒术杀人

第八十三章 咒术杀人


  第二日,昏倒在门口的许博文被人发现。好在没多大的事,醒来后就活蹦乱跳了。而且因祸得福,不再被关小黑屋,但也好不到哪里去,被他爹拖到药房学习炼丹。
  鬼哭对此耸了耸肩,我的轻功不够轻还真是对不起。
  半日无事,直到这天下午,老太爷许仙突然病情恶化,昏迷不醒。
  这一次病情来的突然,许仕林诊断一番,然后皱起了眉头。
  许仕林是当之无愧的人杰,读书习武皆有成就,学医几十年,也已经是一代名医,不但在民间声望很高,在妖界声望同样不小。
  他的回春丹,千金难求,这玩意儿可是能影响一场战斗胜负的好东西。
  可是现在,他却发现自己的医术有些不够用了。
  许仕林推开了门,一大家子人都围了上来,许夫人开口问道:“仕林,爹怎么样了?”
  许仕林摇了摇头,许夫人焦急的问:“难道你也不能医。”
  许仕林道:“爹的问题,并非病那么简单,恐怕还有别的东西,很可能是妖术作祟。”
  他能医病,甚至能够炼出妖怪都眼红的丹药,但他终究是人,面对一些手段,也很无力。
  “诸位。”许仕林冲着鬼哭等天师府六人一拱手:“你们也进来看看吧!”
  鬼哭等人面面相觑,然后一同涌了进去。看着躺在床上的许仙,鬼哭眉头一跳,长刀上的铃铛也响了起来。
  “怎么,看出来了什么?”南宫女侠问。
  鬼哭摇了摇头:“我的刀所感应,但具体是什么原因却并不知晓,不过可以肯定,和妖有关。”
  其余的人大失所望,看向了南宫女侠,南宫女侠连连摇头,她至今连自己怎么样都稀里糊涂的,更别说这些了。
  许仕林看下了其他四人,其中三人也连连摇头,他们擅长争斗,靠的是天赋,是自己,身后没有门派,没有家族,并不擅长这些弯弯绕绕。
  倒是背着一张巨弓的老铁看出来了一些,他走上前去,仔细的检查了一番,然后一口咬定:“是咒术,许老太爷定是被人诅咒了。”
  “这可如何是好。”许仕林扯着胡须,在屋中来回走动。
  老铁说:“修成正果的和尚或者得道的道士大多精于此道,找他们或许能够解决。”
  鬼哭一拍手:“我知道一人,桃花林的桃花和尚悟净,他便是修成正果的和尚。”
  “桃花和尚的大名我也知道,但他不行,他擅长的是超度,并不擅长解咒。”老铁沉吟着说:“安阳道人,安阳道人精于此道,但是想要请动他,得经过城隍爷的同意。可是……”
  说到这里,老铁摇了摇头:“不久之前,天师府得罪了城隍爷,恐怕难以请动。”
  鬼哭听到这里,有些尴尬的摸了摸下巴。
  另一头,老酒鬼和铁金牌两人匆匆的赶到了一块墓地处。两块墓碑上,分别有着李公甫和许娇容两人的名字。
  老酒鬼跪在了墓地前,低头检查一番:“果然有做法的痕迹。”
  他连忙扒开地面的泥土,露出来一截森森的白骨。他将骨头完全抽了出来,赫然是一截肋骨。
  老酒鬼摇头道:“咒术已成,无论破坏了这里,还是杀了施咒人,都已经无济于事了。”
  “那该如何。”身后强壮高大的铁金牌问道。
  老酒鬼眼眸深邃:“我们去杀了施咒人,他总归是个祸害。”
  铁金牌眉头一皱:“许仙呢?”
  “会有人解决的。”老酒鬼微微一笑:“你别忘了,还有一个小青姑娘。”
  “小青姑娘会解咒?”
  “哈!你可别被她的名声骗了,她虽然冲动鲁莽,但道法之精,常人难以企及。别忘了,她可是白娘娘教出来的,白娘娘是何人的弟子,你不会不知道吧?”
  铁金牌倒吸一口凉气,一拍脑门:“糊涂了,糊涂了。”
  “找到你了。”老酒鬼大叫一声,双目精光一闪:“大哥,我们走。”
  两人匆匆离去。
  许仙屋中,众人心中无比焦急,那些和尚和道士,有名的不少,但有本事的也就那么寥寥几个,现在排除一个最适合的安阳道人之后,剩下的,一个云游四方去了,还有几个距离太远,也都不适合。
  “我爹还能撑多久。”许仕林问道。
  老铁摇头:“不好说,虽然我看出了老太爷中了咒,但并不知道是什么咒。”
  “嗨!”许仕林一掌拍在了桌子上,然后无力的坐了下来。
  忽然,门被推开,许博文满脸笑容的冲了进来。
  “你这孽障。”许仕林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你祖父都这样,你还嬉皮笑脸的成什么样。”
  许博文被吓了一跳,哆嗦道:“爹,姨祖母来了。”
  “青姨!”许仕林浑身一哆嗦,连忙迎了上去。
  只见小青姑娘出现在了门口,随手将许博文拨开:“仕林,姐夫怎么样了?”
  “我爹他中了咒。”
  小青姑娘快步走到床边,只是看了一眼,略带焦急的脸就松了下来:“我道是什么,原来是这个。”
  说着,她一指头就点到了许仙的眉心,道了一声:“醒来。”
  随后,许仙便睁开了眼,茫然了一会儿,才缓缓的道:“小青?”
  小青点了点头:“嗯。”
  许仙声音沙哑:“刚刚我看到姐姐和姐夫了。”
  小青叹了一口气:“他们已经走近十年了。”
  许仙闭上了眼睛,泪水从眼角滑落:“我好想他们。”
  小青又叹了一口气:“你还是这么喜欢哭,也不知道姐姐当初是怎么看上你的。”
  许仙也不争辩,抬手擦掉了眼角的泪:“这毛病,这辈子都改不了啦!只可惜,我已经走不动了,不能再去那断桥了。”
  小青摇头道:“你去了也见不到姐姐的,你自己也清楚,别折腾了,安安心心走完最后一程吧!”
  说完,小青站了起来。
  “你又要走了吗?”许仙问。
  小青回过头,犹豫了一下,说:“等你走后,我再走。”
  人群中,鬼哭微微一笑,心道:傲娇。
  当初口口声声说巴不得许家去死,巴不得白娘娘成仙之败,可结果呢?
  结果这边许仙刚一出事,她就来了,如果说她不是一直关注着许家,怎么可能来得这么快。
  南宫女侠捅了捅鬼哭的腰,低声问道:“她是谁,好厉害!”
  “你没听他们说吗,许老太爷的小姨子。”
  “这么年轻。”南宫女侠满脸震惊。
  “她可不年轻,至少这屋中所有人加起来年纪也没她大。”
  南宫女侠更加震惊了:“她结婚了没?”
  鬼哭摇了摇头,南宫女侠摆着手指盘算了一下,这一屋子人加起来都有几百岁了,都这个年纪了,还有人没嫁出去,那我着什么急啊!
  顿时,南宫女侠的心结解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