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先砍一刀 > 第八十八章 血肉傀儡

第八十八章 血肉傀儡


  明明是白天,因为小青大闹一场,街道上变得无比冷清,家家户户门户紧闭。
  但还有一些倒霉蛋,因为不慎近距离看了小青一眼,被吓晕了过去,像是一具具尸体躺在街道上。然而现在,他们真的成了尸体了。
  咔嚓!咔嚓!
  原本躺在地上的人们体内发出剧烈的骨头摩擦声,他们张开无神的双眸,身体快速抽动几下,随后,手脚僵硬的蠕动,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
  一个、两个、三个……
  风吹起了灰尘,灰尘在脚下滚动。一个个摇摇晃晃的人影以一种扭曲的姿态面向保和堂,随手抓起身边一切能当武器的东西,拖着沉重的脚步,一点一点的走了过来。
  “注意了!”鬼哭神色凝重的说道,手持双钩的汉子点了点头,咽了一口唾沫,高举牌子大声喊道:“天师府办事,闲杂人等闪开!”
  无动与衷!
  手持双钩的汉子收起了牌子,咬着牙道:“准备了,如果他们再靠近,杀!”
  雪亮的刀身缓缓的从刀鞘中滑出,闪亮的光芒在刀口游走。鬼哭看着这些双目无神仿佛僵尸的家伙,压低了身躯。天色似乎也变得阴沉,而风越来越大,渐渐的,尘沙覆盖了整条街道。
  衣摆被吹了起来,猎猎作响。
  铃声愈加急促,周围的景象因为风沙愈加模糊,那些摇摇晃晃的声音也愈加密集。
  刀鞘落地,铃声骤停,仿佛野兽的咆哮声在耳边炸响!
  顿时,惨白的面容穿透黄蒙蒙的沙尘,瞬间出现在鬼哭眼中。
  一条白线闪过,风沙也被从中劈开。飞快的掠过伸的长长的脖子,脑袋喷着血当面飞了过来。失去了头颅的身躯也扑倒下去,红色的鲜血连接着头颅与身躯,仿佛一条长长的绸带。
  “杀!”暴喝声中,鬼哭和另一个手持双钩的汉子同时扑了出去,就像是出闸的猛虎。大片大片的鲜血绽放,瞬间就有五六个摇晃的身影倒下。
  然而,这是摇摇晃晃的家伙不惧疼痛,不惧生死,力量变得极大,爆发力也变得极强,只要一靠近,就疯狂的扑了上来。
  斩斩斩斩斩!!!!!!
  刀光纵横,鬼哭一刀比一刀快,一刀比一刀狠,无扑上来的是谁,无论出现在眼中是什么,通通——一刀两断。
  头颅,斩断!
  胳膊,斩断!
  竹竿,斩断!
  斧头,斩断!
  喷出的血,染红的沙。被斩断的肢体与武器,四处纷飞。
  劈、砍、撩、挑,截、推、刺、剁、点、崩、挂……
  鬼哭使出浑身解数,刀刀致命。然而,对方数量太多了。放眼望去,全是那些疯狂扑来的人影。
  “退!”赤着双钩汉子的声音响起,鬼哭毫不犹豫抽身后退,两人并肩而行,边打边退。每退一步就留下一具尸体,尸体铺在地上,一直铺到了保和堂中。
  两人一路直退到了前堂,穿过后门,依靠着后门狭小的空间,这才堪堪顶住。此刻,两人无一例外浑身是血,一身衣服被染得暗红,每走一步就留下一个血脚印。
  鬼哭侧身闪过一把飞来的菜刀,一刀劈开了面前这家伙的头颅。没有脑浆迸出,只有几点鲜血飞溅,露出了里面空空的脑壳,以及一条被劈成两半的“大青虫”。
  这些原本晕倒在街上的人们已经死了,这些大青虫吃干的他们的脑子,并且操控着他们的身躯。现在,他们就是一具具会动的尸体,一具具血肉傀儡。
  面对这诡异的一幕两人心头发寒,鬼哭抬脚就将扑来的尸体踹到门口堆起,对身旁的汉子喊道:“你去通知他们,快!”
  手持双钩的汉子也不迟疑,扭头就跑。鬼哭深吸一口气,长刀一声嗡鸣,唰的一刀,另一个家伙连人带斧头斜斜的劈成两段。
  背后,沉重的脚步声传来。铃声骤然响起,鬼哭心头一沉,向一旁闪去,雪亮的双钩从腰间划过。
  只是轻轻地在腰间挂了一下,顿时鲜血渗透而出。雪亮的双钩交织成一张大网,逼得鬼哭离开了前堂后门,被堵在后门的那些血肉傀儡嚎叫着冲了过来。来不及多想为什么对方会突然反水袭击自己,在雪亮的双钩下,鬼哭只能连连后退。
  几条大青虫突然弹起,直扑鬼哭。鬼哭眼角一跳,反射般两刀将这些大青虫全部劈成两段。
  咻!
  眼角白光闪过,是双钩。鬼哭一侧头,脸颊一痛,几滴血珠飞出。
  脑海清醒了一些,鬼哭想到了那些大青虫,或许,对方正是被这大青虫给偷袭,然后被控制了。
  不过时间还短,或许,他还有救!
  双钩交织成大网让鬼哭一退再退,但是现在,他找到了机会。
  连续不断的挥舞,这个手持双钩的汉子手臂终究无法承受,动作迟缓了一分,而这一分就是鬼哭的机会。
  又后退一步,终于扯开距离,然而背脊撞在了墙上。手持双钩的汉子见机冲了上来,迎面撞上的,却是刺来的刀尖。
  挥手拨开长刀,却发现鬼哭以在面前。双钩的右手钩已经和长刀纠缠在一起,左手钩反手抄的鬼哭胸膛戳来,却“铛”的一声和鬼哭不知何时拔出的短刀撞在一起。
  猛然间,鬼哭松开双手,抬脚就踹在了这个汉子的腿上。汉子摔倒,两刀被抛上了半空。
  鬼哭抬手抓住长刀,一刀切在了汉子的后脑勺上,半截青虫落地。反身抬脚一踢,踢在了短刀的刀柄,短刀嗖的一声飞了出去,正中一个扑来的傀儡脑门,傀儡的脑袋向后一仰,翻身倒在地上。
  鬼哭冲了上去,拔出短刀,顺势荡开了劈来的斧头,长刀一挥,一颗头颅落地。
  手持双钩的汉子浑浑噩噩的爬了起来,一钩勾住了一把飞来的剪刀,又是一钩勾破了一个血肉傀儡的喉咙。然而,没用。血肉傀儡继续扑了过来,眼珠突然爆开,一条青虫从里面窜了出来,闪电般的刺进了汉子的眼睛。
  脑中青虫离开,血肉傀儡自然就变回了尸体,软软倒地。而汉子一声惨叫,捂住了眼睛,鲜血顺着指缝飙出。鬼哭冷哼一声,回身一刀插进了汉子的脑门。
  汉子尸体倒地,鬼哭一刀迫开围上来的血肉傀儡。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被逼到了墙角。
  噗!
  缓缓靠近的一个血肉傀儡头颅猛的一歪,一支箭插在了他的头上,他摔倒在地,不再爬起。
  接着,又是连续两箭爆头,两个血肉傀儡倒下。
  鬼哭抬头看去,老铁立于房顶,对他大喊:“上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