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先砍一刀 > 第九十三章 城隍出手

第九十三章 城隍出手


  冰凉的刀刃切入额头,将她眉心的那颗璀璨的蓝宝石一分为二。蝶妖脸色煞白,更多的朦胧七彩光晕从体内透出。
  “噗通”一声,鬼哭倒地,沾着几颗血珠的短刀,也脱手而出。
  一路追击到此,整个过程也不过两个呼吸,他便耗光了所有力量。最后一击本来可以斩开蝶妖的头颅,可最终被她眉心蓝宝石所阻,功亏一篑。
  大颗大颗的汗珠滚落,蝶妖从半空坠下,靠着墙瘫跪在了地上,一双翅膀也焉了吧唧的垂落下来,双目无神,殷红的鲜血从眉心流出,在洁白的脸庞划过,看起来,似乎惨遭蹂躏。想来,应该是被鬼哭吓的不轻。
  蜘蛛精撞飞了一堆血肉傀儡之后终于赶到,它发出一声愤怒咆哮,鬼哭砍了它一刀,还射伤了他的眼睛,而现在更是差点杀死了小主人,让它恨极。因此毫不犹豫的,挥舞着两个巨大的螯肢,就要将鬼哭杀死。
  鬼哭躺在地上,心中难免遗憾,又有几分释然。
  地狱啊!我终究摆脱不了你吗?
  他看着天空,瞬间天空就被蜘蛛精庞大的身躯遮盖。一对巨大的螯肢高高扬起,螯肢上的螯牙正渗着毒液。
  “镇!”
  一身天神般的大喝从远方传来,澎湃的妖气从四面八方一同涌来,形成了一方虚无大印,砸在了它的身上。蜘蛛精浑身一颤,浑身妖气崩散,巨大的压力从苍穹直压下来。
  即便是有八条腿也承受不住,只是一下,蜘蛛精就跪了,是真的跪了,同时身上伤口崩裂。
  一对巨大的螯牙从天而降,插在了鬼哭身旁的泥土中,那庞大的身躯就这样砸在了鬼哭身上,鬼哭身上伤口再一次崩裂,几欲吐血。
  一群穿着差服恶鬼居然在大白天就显出身形,他们准确的称呼应该是鬼差,当差的鬼,他们依托于城隍爷,如今在城隍爷的力量加持下,实力暴增。鬼差们甩出一根根铁链锁住了蜘蛛精,直接将它从地上拔起掀翻。
  蜘蛛精感受到了威胁,奋力的挣扎着。然而鬼差们一声大喝,用力猛拽铁链,共同发力,居然将体型庞大的蜘蛛精牢牢的压制住了。
  血肉傀儡暴走,他们疯狂冲了出去,用的砸着街道上那些紧闭的门。他们企图用这种方式,威胁来人。
  “哼,愚蠢!”一团浓墨般的黑雾凝聚,最终化作了一扇巍峨大门出现在街道尽头,大门被两个极其强壮的鬼差推开,一身穿官服的高大老人龙行虎步的走在前头,带着一群体型彪壮的鬼差从墨色的巍峨大门中走了出来。
  此人,不对,此鬼,也不对。应该说此神,此神便是杭州城城隍。
  神,是一种身份的象征。有这一类身份的妖,他们的实力不再局限于道行,而是香火,换个说法,也就是所谓的声望。
  杭州张城隍,在杭州城中的名望极高,因此杭州城隍庙香火也非常鼎盛。在平日,他不显山不漏水,可以一旦到了需要他的时候,他就会爆发出极其恐怖的力量。人们越需要他,他爆发出来的力量也就越恐怖。
  张城隍和天师府有隙,和白娘娘是竞争对手,关系也很差,能不见面就不见面的那种。他巴不得天师府倒大霉,也巴不得白娘娘成仙失败。可是,这些胆大包天的家伙,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将主意打到百姓头上。杭州百姓,是他张城隍的根。
  事到如今,城隍爷已经看的很清楚了。这些家伙想让白娘娘成仙失败,一开始,主意打到了许家人与白娘娘的传人身上。可是,天师府守得固若金汤,让他们无机可乘。于是,他们改变了目标,变成了西湖周围的百姓。这一点,是天师府没能料到的。于是,天师府的一位金牌和一位银牌中计了。
  的确,百姓出了大问题,白娘娘很可能因此分神,从而成仙失败。但是,有一点,保护杭州城百姓不受妖魔肆虐,不仅白娘娘在做,城隍爷也在做。
  他们这些家伙来自无尽大山,对于中原了解不多,只知道城隍爷和白娘娘是竞争对手,却不知道,百姓,是城隍爷的逆鳞。对大量的百姓下手,就是在跟城隍爷宣战。
  他们封锁了道路,不让官府知道,却无法不让城隍爷知道。城隍爷就扎根在杭州城,杭州城一旦有巨大变动,是绝对瞒不过他的。
  城隍爷看着一片混乱的街道,看着那些肆虐的血肉傀儡,不由得须发皆张,对着周围鬼差大吼:“还等什么,救人!”
  鬼差们提着锁链、佩刀、水火棍,大声嚎叫着冲了出去。
  另一头,安阳道人出现了,他大袖一甩,一爪探出,直抓蝶妖。
  哪知,刚刚一触,蝶妖的身体就化作泡影,无数的蝴蝶翩翩飞出。
  在发生变化的那一刻,她就察觉到了不妙,使用金蝉脱壳之计,悄悄溜走。
  “跑了?”安阳道人眉头一皱,看向躺在地上的鬼哭,眼中露出艳羡的神色。
  鬼哭绝地反击的那一幕,他看得清清楚楚。就在那一刻,鬼哭突破了桎梏,达到了另一番天地。
  自古以来,成妖的途径有很多。不过在人族之中,其中的捷径,只有两个,修道或者修佛。但总有那么一些惊才绝艳之辈,他们既不修道,也不修佛,也没有发生什么神奇的意外之事。他们就是凭借的在某一方面的专研达到了极致,借此最终捅破了那一层窗户纸。
  能走这一条路的,少之又少,十年百年都难得一见。可一旦走上了这条路,无一不是赫赫有名,女娲、伏羲、神农都在其中,而蜀山、昆仑中的几个老怪物,也都是如此。
  当年的诸葛神侯,被称之为智多近妖,距离成妖只有一墙之隔,跨出一步,就可以脱离凡俗,不再理会人族内部斗争。只不过因为托孤,导致最终他迟迟没有走出那一步,直到寿尽。
  而现在,鬼哭但一次突破之后,在那一瞬间,他的意志之强,融入到了刀中,助他到达了那一步。虽然他已经成妖,但并不妨碍到达那一步他所获得的好处。
  城隍爷出手,数百鬼差同时发力,整个局势瞬间扭转。
  城隍爷一路前行,到了院中。安阳道人一拱手道:“大人,主使跑了。”
  城隍爷冷笑一声:“不必管她,她跑不了。”
  随后他看向那只蜘蛛精,骂了一声“孽畜”,翻手甩出一个令箭,令箭之上,赫然写着一个死字。
  白光一闪,绿血喷出,一个巨大的蜘蛛头滚落在地。
  蝶妖仓皇逃窜,然而没跑出多久,就被拦了下来。
  拦住她的,是一女一蛇。
  女的,是南宫女侠。而那一条蛇,是小青。
  原来,在许仕林的计划中,鬼哭与老铁二人的行动,只是一个幌子,他们作为诱饵,吸引幕后之人的注意。而后,南宫女侠趁机溜出,拿着许仕林交给她的信物——一把伞,找到了西湖中的小青,带着小青折反。
  不过,她们慢了一步,让她们重新返回来的时候,城隍爷已经出现。小青不愿意与城隍爷这个讨厌的家伙见面,于是两人又兜兜转转,恰好发现了逃出来的蝶妖,一下子拦住了她。
  蝶妖面色煞白,看到小青不由得浑身发抖。她还想故伎重施,使用有毒的花粉。然而,她面对的不是纯武斗派的鬼哭与老铁,她不再是处于暗中,可以从容布置。
  她面对的是底蕴惊人的小青,她的一举一动都在小青的眼中。只是一声龙吟般的咆哮,花粉尽数被吹散,刮起了妖风让蝶妖无法控制身形,被直接吸到了小青面前。
  一双冰冷的竖瞳一瞪之下,妖气爆发,可怜的蝶妖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直接被瞪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