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先砍一刀 > 第九十八章 家人牵绊

第九十八章 家人牵绊


  从保和堂回来,当天下午,鬼哭休息好了,打算出门走走,刚出门,就看到了一袭青影。
  她正坐在院子中的吊床上,低垂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下来。大黑马趴在她面前,将下巴靠在她的膝上,眯着眼睛享受着她的抚摸。
  “小青姑娘?”鬼哭问道。
  她抬起头来,看像鬼哭:“有酒吗?”
  鬼哭点了点头:“你等着。”
  回房,生火,炒了一碟花生,又整了两条咸鱼,取了一坛酒,拿着碗筷就出来到了院子的小桌前,将东西一股脑摆在了上面。
  鬼哭招呼道:“来吧!”
  小青拍了拍大黑马的头,大黑马懒洋洋的站了起来,跟着小青到了小桌前,小青坐到了凳子上,大黑马就站在一边,眼巴巴的看着。
  鬼哭拍开泥封,顿时酒香味就飘了出来。他将酒分别倒入两个酒碗,其中一个直接递给了小青,随后将酒坛摆到了一旁,没好气的对大黑马道:“来吧,你的。”
  大黑马欢快的嘶鸣一声,低头喝酒。
  鬼哭端起酒碗:“先喝吧!”
  两人对饮一口,鬼哭问:“看你的样子,怎么回事?”
  小青眼中露出了迷茫,喃喃道:“姐姐走了,仕林他们也走了,偌大的西湖,就剩我一个,突然感觉,不知如何是好。”
  许家人走了,这么快?鬼哭愣了一下。
  小青抬起头来,问道:“你说,我这是怎么了?”
  对此,鬼哭叹了一口气,在遇到采薇之前,他也有这种感觉。不过好在那时,还有事做,但这种感觉真的不好受。
  “你感觉心头空落落的,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
  小青点了一下头,鬼哭夹起花生扔进口中,嚼碎咽下,这才开口说道:“不如这样,你找点事做。”
  “可是,我做什么?”小青依旧迷茫。
  鬼哭摇头:“你是从小就跟着白娘娘的?”
  小青微不可查的摇了一下头,然后嘴角微微上翘,陷入了回忆:“并非如此,那时我才刚化形,正巧撞见了姐姐,于是幻化成男人,出去调戏她,结果发现打不过,被姐姐收拾了一顿,后来就一直跟着姐姐了。”
  “那你尝试一下,能不能重新做回一个人的自己。”
  “不可能的。”小青说:“跟姐姐在一起太久了,已经变不回去了。”
  她抬起头来,似乎在笑,又像是在哭:“曾经的我,无忧无虑,无法无天。那是因为孑然一身,没有牵绊,没有相互扶持,没有受到关心,没有体验过家人的美好。家人,亲情,这就是一剂毒药,一旦沾上了,就无法摆脱。一旦失去,便心神不宁,无所适从。一想到我重新变回曾经孑然一身的样子,便心生恐惧。”
  说到这里,小青显得无比脆弱,完全没有了英姿飒爽的模样。
  “不如,重新找个家人吧!”沉默了一会的鬼哭人笑着说道:“我认识一人,她的脸出了问题,始终冰冷,人见人怕,心却柔软,而且她也失去了家人,不如你们做个伴吧!”
  “你说的,可是赵小妹?”小青口中的赵小妹,便是南宫女侠。
  鬼哭笑道:“正是她。”
  小青有些意动:“倒是一个有趣的小妹妹。”
  南宫女侠愁嫁吗,虽然她神色冰冷,可单凭美貌,依旧有一大群男人趋之若鹜。她真的想要把自己嫁出去,其实并不难。但她要的不是一个男人,而是一个家人。她本能的害怕孤独,却又故作坚强。想要家人,也只想到了嫁人一个办法,把自己嫁了,就能得到家人了,就不孤独了。
  这些时日,有了采薇作陪,她脸上的冰霜都没那么严重了,也不再提嫁人的话题。南宫女侠和小青,两个都是外表坚强,却害怕孤独的人儿。她们在一起的话,不管怎么说,多多少少都会驱走一些孤独吧!
  鬼哭抿一口酒问道:“怎么样?”
  “可是,她会答应吗?”
  鬼哭笑着说:“这件事交给我,关键是你觉得怎么样?或许,你可以试试当姐姐的感受。”
  这一句话,直接击破了小青的心理防线,当姐姐,这件事她没想过,可鬼哭一提出来,她便觉得这件事自己内心居然无法抗拒。她的脸颊泛起绯红,有着几分期盼,又有着几分坎坷:“真的可以?”
  “试一试嘛!”
  到了傍晚,采薇和南宫女侠并肩而来,两人有说有笑,看起来亲如姐妹。
  到了院门口,采薇惊叫道:“小青姐姐!”
  南宫女侠愣了一下,略微有些拘谨,不过被满脸的冰霜覆盖:“小青姐。”
  小青露出的原形让她心头震撼,也让她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些生活在传说中,如此强大的妖。
  小青站了起来,揉了揉跑过来的采薇的头,笑着回应了两人。而鬼哭,将南宫女侠拉到了一边。
  “赵姑娘,在下有事相求。”
  “哦,什么事?”南宫女侠好奇的看着鬼哭,她不知道什么事能让鬼哭求到自己头上。
  鬼哭偷偷的指了指小青,道:“小青姑娘姐姐走了,姐夫一家也走了,现在她独自一人,无处可去。”
  “等等……许大夫一家走了?”
  “嗯。”鬼哭点头。
  “我们上午才见过面,没想到他却走的如此的急。”
  “他也送了你回春丹?”
  “嗯,哦对了,小青姐怎么了?”
  “小青姑娘无家可归,我想问问你能不能收留一下她。”
  “这怎么可能。”南宫女侠一副你在开玩笑的样子,她才不相信如此强大的小青会无家可归呢。
  “我可没开玩笑。”鬼哭说道。
  “真的?”
  “真的。”鬼哭叹道:“如果不是我家实在不适合,哪里还会求到你头上,况且,你自己住那么大个院子,不觉得孤单吗?有一个人作陪,怎么也会好许多吧!”
  说起来也不得不感慨,鬼哭住的也就是一间大瓦房加上半人高的篱笆围起来的小院。而南宫女侠住的,是一个回字的大院子,有主屋,有偏房,院子也是由青石板铺就而成,平整的很。无论是美观程度、宽敞程度还是私密性都比鬼哭住的不知要好多少。一个男人,挣钱还比不过一个女人,真值得深思。
  南宫女侠虽然是个女人,但胆子不小。一个人住那么大的院子,她是不怕的,可时常静悄悄的,一个谈话的人都没有,确实挺孤单。如果能多一个人住进来,她还是挺愿意的。尤其是,是小青的时候。
  第一,小青和她都是女人,第二,小青实力比她强得多,所以并不会因为她的脸害怕她,第三,两人有过短暂的相处,并且相互之间还算融洽。
  南宫女侠微微含首:“好吧,我就帮你一回。”
  鬼哭露出了自(凶)认(神)和(恶)善(煞)的笑容,对着小青眨了一下眼,只是眼睛实在太过狭窄,效果不大好。
  “你怎么了?”南宫女侠问道:“眼睛进灰了?不应该啊,你的眼睛应该不怎么容易进灰才是。”
  噗嗤!
  鬼哭感觉自己挨了一刀,南宫女侠,赵姑娘!你果然还是这么会谈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