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先砍一刀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到小王村

第一百六十六章 到小王村


  清澈的河水,缓缓流过。阳光下,闪耀着粼粼波光。
  一群光屁股的小娃娃,跳下了河,捉鱼摸螺,阵阵欢笑,传的老远。
  农田之中,农夫提着镰刀艰难的直起腰,用力的捶了捶酸痛的腰,在他身后,大片大片的稻谷躺下,在他身前还有大片大片的金黄随风摇摆。
  他听着河边传来的欢笑,咧嘴开怀,继续弯下腰,忙碌起来。伴随着刷刷的声音,沉甸甸的稻谷,先后被放躺下。
  “鱼,好大的鱼!”一个小娃娃从河里探出头来,双手举着一条大鱼,大鱼摆动着尾巴,扇了他一耳光,然后又“噗通”一声重新钻回河里。
  这个小娃娃愣了一下,接着回过神来,脸上的欢笑垮了下去。而其他的小伙伴,则是哈哈大笑,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
  这小娃娃憋了一口气,再吃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河面泛起一片水花,过了一会儿,小娃娃的头猛的探出,放声尖叫:“鬼,水里有……”
  话音未落,他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拽住了,再一次沉了下去。
  其他的小娃娃见状,先是沉默了一下,随后放声尖叫:“救命啊!救命啊!”
  原本清澈的河水,忽然浑浊起来。水下似乎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在里面游动。
  小娃娃们光着屁股跑上了岸,向着农田中的大人求救:“不好啦……”
  大人们听到了那边的喧闹,愣了一下,然后纷纷脸色大变。放下手中农具,拔腿就朝那边跑去。
  “怎么回事……”有大人问。
  小孩们叽里呱啦的说了起来:“驴蛋说水里有鬼,然后就沉下去啦!”
  其中一个大人二话不说,脱掉衣服就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没过一会儿,他抱着那个小娃娃探出头来。还没等人们高兴,两个人又一同沉了下去。
  大人们纷纷脸色大变,一个女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河面,接着放声大哭,就要冲向河中,却被身边的人连忙拦住。
  就在所有人束手无策的时候,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对面,只见他一跃而下,跳进了河里。
  没过一会儿,刚才跳下去的大人又抱着小娃娃出现了,他手脚并用游到岸边,然后被其他的人拉上了岸。
  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娃娃都神色慌张,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
  “怎么啦!”
  大人喘着粗气,声音急促:“老鱼,我看到老鱼了。”
  老鱼,是附近一带的渔夫。几个月前,一场大水之后,他就再也没出现了。
  由于老鱼是个光棍汉,没有婆娘后人,也没兄弟姐妹,老娘老爹早就死了,所以也没人关心。村民们只是敷衍的找了两下,就没再关注这事了,却没想到,几个月之后的今天,突然出现在河中。
  “老鱼……该不会是变成鬼了吧?”顿时,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如果老鱼真变成鬼了,这条河,可就不安全了。别说下水洗澡,今后捕鱼、在河边洗衣服等等都成问题。
  这样一来,众人又要筹钱请和尚道士帮忙驱鬼,又要做法事,一套事情整下来,接下来一年的日子,就通通要勒紧裤腰带了。
  “对了,刚才下去那人呢?”
  “我出来的时候,看到他在和老鱼打,现在也不知道如何了。”
  众人焦急的盯着河水,河水中愈加浑浊。
  猛的,一个惨白的头探出河面,把众人吓了一跳,连连后退。
  这人,就是老鱼。他的脸已经浮肿,上面看不到一丝血色。双眼圆睁,里面一片惨白,没有半点黑色,凸了出来。看起来极其可怖。
  然后,又一个头钻了出来。
  老鱼的眼就像蝌蚪,瞪得极大。那么这个人的眼,却始终眯着,又窄又长,好似两把狭长的尖刀。再配着他满脸的胡渣,那脸上刚硬的线条,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凶神恶煞。
  仔细一看,众人才发觉。老鱼是被这人拎着的,后颈被抓着,就像是一条被拎着的小猫儿。
  “哗啦”一声,老鱼被甩了上来,扔到了岸上。
  众人纷纷惊叫着躲避,老鱼一上岸,就疯狂的摆动起来,挣扎着要往水里去。
  水里的那人跳上了岸,一把抓住老鱼水草似的头发,让他仰起头来,接着拔出腰间宽刃短刀,一刀砍下。
  没多少血溅出,惨白的头就被砍了下来,那疯狂摆动挣扎的身躯,剧烈的抽搐两下,不动了。
  “鬼大哥!”对岸传来清脆的声音,一个窈窕的身影和一匹大黑马出现在了对岸,那窈窕的声音大喊:“你没事吧?”
  对岸的,是采薇和大黑马。而此刻拎着刀和一颗人头,面色不善的男子,自然就是鬼哭了。
  鬼哭回道:“没事。”
  然后,将人头扔到地上,收刀回鞘,对身边众人说:“喂,你们,把地上的这些收起来,烧了。”
  众人纷纷避让,鬼哭面色凶恶,身材高大,身上一件破衣,里面露出盔甲,要随身带着刀,刚才一刀就砍下了一个头,让他们不敢与之对视。一个浑身湿漉漉的青壮男子大着胆子走了出来:“小…小…小……”
  他似乎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自己了,于是憋了半天憋出一句:“恩公在上,救了草民和儿子,草民这就给您磕头了。”
  说着,他一拉身边那个浑身湿漉漉的小娃娃,跪了下来,连连磕头。小娃娃看了看自己的爹,又看了一下鬼哭凶恶的面容,于是也连忙磕头。一个女人也冲了出来,跪在地上,二话不说就磕头。
  鬼哭一阵头大,一把将两个大人拽了起来:“好了,说什么话。”
  又把小孩提溜了起来,拍了一下他光溜溜的屁股:“小东西,先把裤子穿上。”
  小娃娃摸着屁股,又觉得不对,捂住前面,又感觉有些不对,引得众人一阵大笑。
  后来,还是被他娘提着耳朵给拖走了,他娘一边走一边骂:“你这混小子,该不会又把裤子给老娘弄丢了吧!”
  “没有啊,娘,还在呢。”
  气氛,一下子就轻松了。
  “对了,这附近,可有桥?”
  “有有有……就在下游,我…草民这就带恩公去。”
  “别自称草民了,我现在又不是当官的。”
  “恩公别哄草民了,恩公如此威武,还能杀死水鬼,肯定是一名将军。”
  “对了,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小王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