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先砍一刀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劫数难逃

第一百八十一章 劫数难逃


  一道白烟在猛虎道人身后炸开,那女妖精从地里蹦了出来,一下就跳到了猛虎道人的背上,双臂用力的环住了他的脖子:“死猴子,负心汉,一走就是这么多年。”
  猛虎道人浑身一颤,他终于,将入魔之时所有的记忆全部记起了。
  入魔的他,生性暴烈,凭本能行事。
  他闯进一山中,遇到猛虎,顿时毫不犹豫将其杀死,扒下皮毛,围在腰间,生痰其肉。
  这时的他,入魔已经极度严重了,就连外表,也发生了改变。
  毛发疯长,体型膨胀,尤其是爱上了生吃血肉后,变化更是加剧,变化越大,实力越强。可是,也在这个过程中,惹上了不该惹的人。
  如果他在无尽大山中,杀死一头猛虎,没人会管他。但是,他在西昆仑山脚下杀死了这头猛虎,问题可就大了。
  这头猛虎,虽然黄黑相间,那是体内,依旧有着西昆仑白虎血脉。在西昆仑,白虎、青鸟以及云蛛都是受西王母庇佑的,杀了有白虎血脉的猛虎,西王母必有感应。
  西王母是一个很奇特的女神,她来历神秘,跟脚不明,既受人族供奉,也受西昆仑所有妖物供奉。
  和人族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却又不像其他山神,把全部身家都挂在了人族身上。
  猛虎道人虽然是昆仑弟子,但他已然入魔,更何况,即便他还没入魔,杀了西昆仑有白虎血脉的猛虎,依旧要受到惩罚。现在已经入魔,昆仑方面除了他的师傅,其余的都以放弃了他,甚至还想杀他,所以西王母下手,不会太过留情。
  西王母感应到了猛虎道人,然后隔着百里出了一招,就不再管他死活。如果死了,那就活该。如果活着,算他命大。
  这是在西昆仑,不是在别的地方。别的地方,入了魔后的猛虎道人还能挡住,甚至西王母还不一定打得过,但是在西昆仑,西王母的实力无限拔高。
  只是一招,山崩地裂,猛虎道人被埋在了山石之中,深受重创,动弹不得。如无意外,他将死去。
  而这时候,他遇到了一只老鼠精,一个漂亮的老鼠精,她的名字,就叫小白儿。
  小白儿擅长打洞,魅惑,她听到头顶有巨响传出,便出来看看,然后,就遇到了奄奄一息的猛虎道人。
  只是一眼,她就被猛虎道人高大威武的身躯和凶恶的面容所吸引,挖了一个洞,把猛虎道人带走,还四处采集草药,甚至偷偷摸摸的钻到了蟠桃园中。
  小白儿实在是太过怕死,再加上天赋异禀,在逃跑方面,她就没遇到过能抓住她的,这一次大胆一搏,她居然神奇的带回来一个蟠桃。
  接着,猛虎道人得救了。
  让他醒来,第一个看到,就是那双明亮的眸子,好奇又胆怯的打量着自己。
  猛虎道人无法动弹,小白儿采集清晨山巅包含月华的露水,为他充饥。细心的为他包扎伤口,继续叨叨的在他耳边说着话。
  渐渐的,无论是本我,还是心魔,都被她融化。
  猛虎道人伤好了,他得罪了西王母,不能在这里久待。虽然因为入魔,变得嗜杀易怒,但不是真傻,所以打算离开。而小白儿也是做贼心虚,跟着猛虎道人一同离开。
  一人一鼠就这样在无尽大山之中闯荡了十余年,相依为命。入魔后的猛虎道人好战,每到一地,必定惹上无数敌人,然后发狂一般战斗。小白儿就在后面为他加油,等战斗完毕,寻找草药为他治伤。这样的日子,直到被猛虎道人的师傅找到,才算结束。
  再然后,他师傅用计抓走了小白儿,猛虎道人一头扎进了他师傅布置的阵中,耗尽了所有体力,终于找到了大阵核心,那一根铁棒,同时,也见到了一样被迷晕在阵中的小白儿。
  抓住铁棒的一瞬,入了魔的猛虎道人就知道上当了,可惜一切已迟。心魔被打了下去,本我再一次占据上风。
  在弥留之际,心魔对朦胧中醒来的小白儿说:“等我。”
  他沉寂了下去,同时带走了猛虎道人对小白儿的所有记忆。
  是的,心魔在吃醋,他不愿意本我和小白儿在一起,他更加愿意等日后战胜本我,逍遥天地,再来寻找小白儿。
  失去记忆的猛虎道人离开了,小白儿留在了无尽大山之中。她一路追逐,到了昆仑山脚下,然后,却发现无论如何也进不去。
  她一次次的寻找猛虎道人,等待着猛虎道人走出昆仑,却一次次的和猛虎道人擦身而过。
  直到,今日。
  猛虎道人心头剧烈跳动,他终于知道师傅所说的那一劫是哪一劫了。
  “死猴子,不要离开小白儿好不好。”
  软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猛虎道人扭过头,就能看到那一双充满希翼的双眼。
  猛虎道人纠结的闭上了眼,一边是仿佛父亲一样的师傅,一边,又是她无法割舍的小白儿。
  往日的种种,一同涌上心头。
  他不由得想到了下山之前,师傅不舍的双眼。他只以为是师傅担忧自己的性命,但现在看来,恐怕师傅早已料到今天这一幕。
  学艺的时候,师傅就常在他耳边唠叨:我家的皮猴儿,日后必定是在昆仑呆不住的。
  他一直不明白师傅为什么称自己为皮猴儿,猛虎道人一点也不调皮,他稳重谦和,也只有战斗之时,才会露出那狂暴的一面。他在昆仑,人缘极好,很是习惯,一点也不像是呆不住的样子。
  而今天,他终于明白了。
  “小白儿,下来。”
  小白儿嘟起了嘴:“不下来,下来你就跑了。”
  “我不跑了,我只是要跟师傅道个别。”
  “咦,那大坏蛋老头子不在这里啊!”
  “不,现在他在这里。还有,他不是大坏蛋。”
  “骗人家吃了一颗丹药,害的人家睡了好久,还带走了你,就是大坏蛋。”小白儿双目圆睁,寒毛根根直竖。
  “下来吧!”
  小白儿依依不舍的跳了下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瞪着龙虎道人。
  猛虎道人突然跪下,朝着东北方就是重重的三个头,在地面砸了个大坑。
  “无量天尊。”猛虎道人高呼:“师傅,对不起,这一劫,徒儿过不去了。”
  说着,他站了起来,对鬼哭说道:“小子,我该教你的已经教了,今后的路,就要靠你自己了。”
  “前辈,多多保重。”到了这一步,虽然还有些摸不着头脑,但鬼哭已经大致明了,他一拱手,说道:“一路顺风,万年好合。”
  “哈哈哈……借你吉言。”猛虎道人大笑着,抓住了小白儿的手。
  鬼哭扯下了脸上的布条,扭头看去,猛虎道人和小白儿的背影,就像是父亲牵着女儿。采薇走了过来,一脸羡慕的看着远去的二人,抱住了鬼哭胳膊。
  周围的人愣愣的看着这一幕,总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大事情。
  长春还被埋在土里,张大了嘴巴,心中呐喊:夭寿啦,师祖带着女妖精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