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先砍一刀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河边老冬

第一百八十九章 河边老冬

    噗!!!
  
      一截血红的矛尖,从百人将的后背透出。
  
      他身上锈迹斑斑的扎甲,在妖气附着的短矛下,不堪一击。
  
      百人将瞪大的眼睛,他不能理解,为何鬼哭会这样快。抓住飞来的短矛同时,将他刺杀。而他手中的剑,才拔出一半。
  
      鬼哭松开了矛杆,百人将跪倒在地,然后向一侧摔倒。
  
      鲜血,在他身下漫延。
  
      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涌入鬼哭的鼻腔。血太臭,引不起鬼哭的心魔。此时此刻,鬼哭心如止水,波澜不惊。
  
      “还有谁?”鬼哭平静的问。
  
      几个兵士和几个衙役看到了鬼哭泛着血光的双眼,顿时感觉浑身一僵,一股莫大的压力油然而生。看着鬼哭,像看鬼一样,齐齐后退。
  
      鬼哭对身后道:“跟上。”
  
      采薇和长春一同点头,长春看了一下采薇,然后在身上贴了一张符,吃力的提起两个大木箱。
  
      鬼哭向前一步,他面前这些兵士和衙役就后退一步。一步又一步,他们被连滚带爬的逼出了大门。
  
      大门之外,近百个兵士懒散的站着。看到有人出来,连忙拿起兵器。
  
      鬼哭抬头看向这些兵士,他们衣甲不全,体型瘦弱,也就比那些饿死鬼一般的百姓好一些。
  
      唯有一个值得鬼哭注意,是一个傻大个,比鬼哭稍微高一些,手脚粗壮,光着上半身,拿着一个盾牌,上面插着几根短矛。刚才射向鬼哭的那一根短矛,就是他投的。
  
      那一根短矛,很有力。到现在,鬼哭的虎口还在微微发麻。
  
      他看着鬼哭,一边傻笑一边流着口水取出了一把短剑。然后,朝着鬼哭走来。
  
      他的短剑,又宽又厚,分量恐怕不比一般的重剑要轻。他的剑重,盾重,但是步伐却很轻盈,光着的脚掌贴合着大地,犹如一只大猫。
  
      这,绝对是一个军中悍卒,尤其擅长攻城拔寨时登城作战的那一种。
  
      但是,他面对的是鬼哭,是刀术登峰造极的鬼哭。
  
      他举着盾牌小心翼翼的贴了过来,鬼哭提着刀,两步就冲了上去。
  
      然后,隔着两步远就是一刀刺出。
  
      这一刀,看似出早了,但当鬼哭一步跨出的时候,就恰到好处。
  
      傻大个连忙提盾,刀尖在盾牌上带起一溜火星,傻大个举着盾牌就压了上去,然后就是短剑刺杀。
  
      这一套,他已经玩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能挡住的,寥寥无几。
  
      可是,他这一套用到一半,就被强行打断。
  
      那一刀,在他的盾牌上划过,贴着他的盾牌边缘,就斜刺了进来。这一刺,太过突兀,击伤了他的手腕。
  
      短剑落地,傻大个脸上露出了慌张,连忙将整个人都缩到了盾牌后面。鬼哭脸上挂着冷笑,两个箭步上前,脚一勾就勾起了盾牌。
  
      盾牌大开,傻大个飞扑而至,却被刀柄击中面颊,凌空坠落。
  
      砰!
  
      他重重地摔到地上,用力的拉回盾牌要护住自己,鬼哭一脚踩在盾牌上,将他的双手限制在胸口,刚好露出一个头来。
  
      傻大个不再傻笑,脸上露出了惊恐。
  
      “不……”
  
      尖叫声戛然而止,几只乌鸦“扑扑”的拍着翅膀飞上天空,嘎嘎怪叫。
  
      整个过程,也就一个呼吸之间。其他人,根本就没反应过来,这个傻大个已经死了。
  
      血溅在了脸上,鬼哭没有伸出舌头去舔,这血是臭的,让他厌恶。
  
      他抬起头来,血红的双目扫过。原本想要一同冲上来兵士们同时停下,手中兵器颤抖,不敢向前。
  
      “走!”
  
      鬼哭带着采薇和长春缓缓后撤,兵士衙役们因为鬼哭带来的压力,也不敢贸然接近,只是徐徐跟上。
  
      双方一直僵持到了城门口,兵士们没再追,而是眼睁睁的看着鬼哭三人扬长而去。
  
      从北门出,一路往北。
  
      鬼哭吹响了口哨,没过多久,伴随着急促的马蹄声,大黑马满身是泥的出现在他面前。
  
      看它肚子溜圆,就知道它的日子过得不错,这货,无论在怎样恶劣的环境,总是能找到吃的,不会让自己饿着。
  
      有了大黑马背负行李,鬼哭等人的速度就快了很多。
  
      走了几里路后,就遇到了一条河。
  
      河水泛绿,上面浮着一层厚厚的油脂,冒着恶心的泡。长相丑陋的烂骨头鱼尸体漂浮在上,露出了长着蛆虫的肚皮。
  
      这股恶臭,实在难以忍受。
  
      大黑马不断的打着喷嚏,鬼哭三人也捂住了鼻子。想必,这就是掌柜口中的臭河。
  
      他们沿着河岸而行,没走多远,就看到了一间小木屋,屋前停泊着一艘小渔船。
  
      鬼哭等人连忙走了过去,他们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了。这臭河散发的臭味,不但能杀死你的味蕾,还十分的辣眼睛。
  
      此时此刻,三人一马都泪流满面。鬼哭还好,他的眼皮对于眼睛的保护实在是太过到位,狭长的双目你就是那么炯炯有神,小小的缝隙中透出神光。采薇和长春都有些凄惨了,眼睛已经开始红肿了。
  
      敲了门,里面传来不耐烦的声音:“谁啊!”
  
      鬼哭对里面喊道:“你是老冬吧!县城中客栈掌柜的介绍我们来的,我们要去黑焰湖埋骨城。”
  
      “等着。”
  
      里面传来悉悉嗦嗦的声音,没过一会儿,门开了,一个顶着金鱼眼的老头走了出来,想必他就是老冬。
  
      老冬看起来过得不错,虽然干瘦,但没有大肚子,没有大脑袋,很有精神,和胡泽县中的人死气沉沉截然不同。
  
      鬼哭实在是不知道,老冬为何在这样的环境下,看起来除了眼睛之外,受到的影响却并不大。而且,心情很好,看他笑呵呵的样子就知道了。
  
      老冬戴上了斗笠,一边走下来一边说:“去那里可不简单,路上危险重重。”
  
      “你要多少。”
  
      “一共十银子。”老冬狮子大开口。
  
      “好。”鬼哭一口答应,现在,他身上的银子还不少。
  
      老冬脸色有些憋屈,补充道:“我说的是十两纹银,要先给钱。”
  
      “可以。”鬼哭痛快的给了钱,说:“我们要尽快出发。”
  
      老冬点了一下头,仔细的观察一下,又掂量了一下,然后收入怀中。明明这一趟赚了很多,但他为什么会觉得自己亏大了。
  
      众人上了船,老冬解开了绳子,竹竿一撑,船就悠悠的离了岸。
  
      虽说是渔船,但也有棚子遮风避雨。装五六个人,不成问题。四个人加上大黑马,也只是稍稍有些拥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