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先砍一刀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水下有城

第二百一十五章 水下有城

    “你知不知道你们干了什么?”
  
      一大清早,下面就传来愤怒的咆哮。昨晚,鬼哭跟着老铁来到了他的住处,匆匆吃了点东西冲了个澡之后,就在这间卧室睡下了。在床头,有一套干净的衣服,应该是老铁的。
  
      鬼哭从床上坐起,听到下面的吵闹声,紧紧的皱起了眉头。大嘴慵懒的伸了个懒腰,鬼哭拍了拍它:“你又不睡觉,装什么装?”
  
      大嘴不满的晃了晃头,缠到了长刀上。
  
      鬼哭好笑的摇了摇头,看了一下昨天晚上还满是血污与烂泥,今天早上就变得干净的盔甲,微微一笑,对大嘴道:“谢谢了。”
  
      大嘴蠕动了一下,得意的翘起了尾巴。
  
      穿上衣服与盔甲,踏上了一双崭新的草鞋,提着刀,推门而出,“噔噔噔”的沿着楼梯到了楼下堂屋。
  
      门口,几个人堵住了老铁,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
  
      “怎么了?”鬼哭一边朝着门口走去,一边问:“一大早的这么吵。”
  
      这几个堵住老铁的家伙一看到鬼哭,立刻就将火力倾泻到了鬼哭身上,其中一个瘦老头直接就指住了鬼哭的鼻子:“就是你这个兔崽子昨天晚上乱搞是吧?”
  
      鬼哭的眼睛眯了起来,看起来更小了:“你再说一句试试?”
  
      “你知不知道,我们好不容易和对面达成协议,就因为你们两个兔崽子昨天晚上妄开杀戒,现在弄得我们很被动。”
  
      鬼哭突然笑了,对老铁说:“这老头这么瘦,看起来也不像你说的那样肥头大耳嘛?”
  
      “你这小兔崽子说什么?”这瘦老头激动起来,眼看就要扑了上来,但被老铁挡住。
  
      老铁扭过头,脸上露出无奈:“你先进去,这是我的事,这里交给我。”
  
      鬼哭看着叫嚣的老头几人,眼中凶光四射:“他们已经骂了我,这可不是你的事了。”
  
      说着,鬼哭看向了瘦老头:“老东西,你说是吧?”
  
      瘦老头脸色剧变:“你说什么,兔崽子,老夫今天就要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孝道!”
  
      说着,他后退一步,取出一把金钱小剑。
  
      老铁的脸一板,向前一步,高大的身躯朝着瘦老头迫近:“过了啊,张银牌。”
  
      看着老铁高大的身躯,张银牌手一抖,叫道:“铁大枪,你可别乱来呀,我是银牌,你只是铁牌,你可不能对我不敬。”
  
      语气中多了几丝颤抖,看来他也是心虚。
  
      老铁虽然只是个铁牌,和人家的身份相当于朝廷钦差,有尚方宝剑。再加上,老铁的实力极强,绝不是这群已经被酒色财气腐蚀家伙能够对抗的。
  
      “噗嗤!”一听到铁大枪三个字,鬼哭不由得笑出声来,拍了拍老铁的肩膀:“你怎么取了个这个名字。”
  
      铁大枪有些无奈,这是他老爹取的,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双方又僵持了一阵,鬼哭算是看出来了,这被称之为张银牌的,老家伙就是个嘴强王者,光哔哔,就算是做出要动手的样子,也只是摆个架势,他根本就不敢动手。
  
      身为一个银牌,实力不行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不敢动手,这问题就大了。
  
      而且他身边的几人,百分之百都是铁牌,他们也没有一点要动手的样子,银牌不敢动手,作为本该出生入死的铁牌即便是人多的情况下也不敢动手。
  
      没想到这里的天师府已经腐朽到了这个样子,鬼哭不由得失望的摇头。
  
      铁牌不敢动手,难不成还能指望作为临时工的木牌不成?
  
      鬼哭并不知道,还真就是这样的。每一次他们遇到必须要动手的大麻烦后,就高价悬赏,发放木牌,解决问题。近几十年来,都是如此。
  
      猛然间,地面震动了一下。
  
      铃铛响起,鬼哭和老铁的注意力同时被转移。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沉重。
  
      脚下又震动了一下,鬼哭和老铁都坐不住了,不再理会瞎哔哔的几人,老铁拿起挂在墙上的弓箭,鬼哭取下挂在墙上的斗笠戴在头上,撞开他们就走了出去。
  
      瘦老头被气得满脸通红,还要追上来不依不饶的叫骂。鬼哭猛的回头,四目相对之际,恶念爆发。
  
      瘦老头顿时双眼翻白,浑身一僵,向后倒去,被他身边几人手忙脚乱的接住。
  
      两人才走没多远,就听到了前方的尖叫。
  
      码头,鬼哭和老铁匆匆赶到,紧接着,就被面前的景象惊呆了。
  
      只见原本还算平静的湖面,明明无风,却波涛汹涌。在远方,高达数丈的浪涛,裹挟着鱼虾泡沫,如墙一般横推而来,重重的撞击在了码头上。
  
      “轰隆隆”的声音仿佛天崩地裂,不过一会儿,波涛就冲到了岸上,甚至冲垮了房屋。邻近码头的几条街,都被大水淹没。
  
      妖怪们冲到了水面,惊慌不已的跑向岸上,就像是身后有什么极端可怕的东西。
  
      “水…水…水……”
  
      “鱼,好大的鱼!”
  
      “救命啊,鱼吃鱼了!!!”
  
      “水里有东西,水里有东西!!”
  
      有人惊慌大叫,一阵哭爹喊娘的声音中,人妖混成了一团,疯狂的朝着城中涌去。然后被水冲翻,一片狼藉。
  
      鬼哭跳上屋顶,一路跳跃飞奔,到了码头边的一栋三层酒楼屋顶,向湖中看去。
  
      湖面上,除了汹涌的波涛,还有无数水中妖怪,此刻,他们已经完全没了昨晚的凶残。
  
      他们惊慌的叫着,拼命的朝岸上游去,然后,不断的被一头头巨大的鱼类妖兽捕食。
  
      一头头巨大的鱼类妖兽冲出水面,翻腾着,张开血盆大口,咬住那些水中奔跑的妖怪,撕扯、分食。
  
      老铁也来到了鬼哭身边,他瞪大大的双眼,惊叫道:“tnd,水里有座城。”
  
      “不,不是有座城,是有半座城。”
  
      鬼哭倒吸凉气,双眼死死的瞪着水中的那一大片阴影。
  
      曾经沉入水中的半座城,正在缓缓升起。
  
      准确的说,是另一个埋骨城,正在缓缓的浮出水面。
  
      尤其是当他看到那一条绵延的城墙,看到了那城墙上静立不动的阴兵之后,心中更是肯定。
  
      确定之后,他开始担忧起来。采薇、大黑马还有长春,可都在那半座城上。
  
      “鬼兄,你的马,你的女人!”
  
      伴随着老铁的呼声,鬼哭看了过去,只见大黑马正驮着采薇在波澜起伏的湖面狂奔,就像是一道黑色的旋风,划过水面,轻易的避开了一张张血盆大口,直向岸上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