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先砍一刀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张飞云的复仇

第二百四十九章 张飞云的复仇

    “什么?”铁金牌拍桌而起:“你说的是真的?”
  
      高大的身躯,充满压迫力。凶狠的眼神,让张胆小浑身颤抖。他忙不迭的点头,肯定的说道:“是真的,绝对是真的。”
  
      说着,他还将目光瞟向了门口靠墙,双手环抱在胸前的鬼哭,心中略微心安。
  
      铁金牌坐了下来,往嘴里灌了一口茶水:“tnd,有完没完。”
  
      本以为,另一个埋骨城最大的两个势力都已折戟沉沙,两大势力的首领黑阎罗和王然之也通通伏诛,却没想到,又出现一个项保国。
  
      这家伙,胆大包天,现在正四处搜罗兵力,磨刀霍霍准备一战,野心勃勃的想要一口气吞掉两个埋骨城。黑阎罗和王然之的旧部,也有很多归入他的麾下,让他的势力一再膨胀。
  
      如果不是王胆小得罪过项保国,此时此刻,王胆小也应该在项保国麾下。
  
      而且根据王胆小的描述,项保国胆子大,心也细,还懂得使用阴谋诡计。由于他在暗,天师府一方在明,项保国这一次阴谋针对的就是铁金牌一行人,一个不慎,还真有可能让项保国得手。不过具体是什么阴谋,他还不知晓。
  
      现在,这座城池原本残余的守兵,在昨天晚上就已经彻底烂了。
  
      一千多兵丁、上百的衙役一夜过去,死的死,伤的伤,失踪的失踪,现在收拢的,也只剩下两百多个。
  
      天师府残余的人数倒挺多的,还有几十个埋骨城天师府铁牌,以及几十个铁金牌麾下的铁牌。埋骨城天师府已经废了,那几十个铁牌能有几个能打的就不错了,不要太过指望。所以现在整个城的重担,都压在了铁金牌身上。
  
      只要铁金牌这边一出问题,嘶……
  
      回过神来,看着怯怯懦懦的丑陋瘦弱僵尸张胆小,铁金牌拍了一块木牌在桌上,又取出一个钱袋放在上面,没好气的挥了挥手:“拿着走吧。”
  
      张胆小看到木牌,眼中闪过喜色,抓起木牌挂在腰间,又取了装满银钱的钱袋,喜滋滋的走了出去。
  
      “等等!”张胆小刚走到门口,就被铁金牌叫住,他回过头,便听到铁金牌说:“把你那张脸遮一遮,别把身份暴露了。”
  
      张胆小点点的,拿起袖子遮住脸,就匆匆忙忙往外走。
  
      鬼哭看着这一幕,发觉铁金牌似乎很不喜欢张胆小,等着张胆小走远了,问:“怎么,你不喜欢异类。”
  
      “并非如此。”铁金牌摇了摇头:“我麾下就有许多异类,什么妖魔鬼怪都有,只是单纯不喜欢张胆小这一类性格的家伙。”
  
      鬼哭点了点头:“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等一下。”铁金牌说道:“你的伤怎么样?”
  
      鬼哭身上的伤口不少,新伤旧伤几十道。不过最严重,还是手腕处的烧伤。
  
      “用了药,好多了。”鬼哭揉了揉手腕,这里被干净的麻布包裹,这伤经过长春的处理,又是用药,又是用符,好的很快,现在已经不太痛了。日常方面没多大妨碍,可一旦打起来,还是有些问题的。
  
      铁金牌揉了揉太阳穴,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人手不够。有鬼哭这样一个能打的家伙,他没理由不用,问题是现在鬼哭也是浑身的伤。
  
      而他那些手下,也一个个忙得要死,现在又出现项保国这样的大麻烦,让他感觉捉襟见肘。
  
      “大枪呢,他怎么样?”
  
      大枪,指的就是老铁。这对父子的名字一个比一个奇葩,老铁叫做铁大枪,铁金牌叫做铁小刀,问题是他们都是用弓箭的,也不知道当初怎么取的名字。
  
      “他手上的伤还没好利索。”鬼哭说道:“他的伤比我的伤还麻烦。”
  
      鬼哭的伤是外伤,看起来严重,但治起来没多大复杂。但是老铁的伤,是因为用力过度,皮肉撕裂,若是常人,两条膀子都已经废了。当然,常人也弄不出这样的伤。
  
      老铁不是常人,再加上有长春医治,能治好,但短时间内别想开弓射箭了。
  
      “我明白了。”铁金牌感觉头更痛了。
  
      等到鬼哭离开,铁金牌在房间中来回踱步,过了一会儿,他下定决心:“看来,只有拿他们开刀了。”
  
      他们,指的自然就是埋骨城天师府众人。这些家伙,已经烂到了骨子里。昨天夜里,一个个只顾自己活命,没帮到半点忙。一想到自己几个兄弟死在这里,铁金牌心中就是杀机四起。
  
      ……
  
      张飞云,张银牌的儿子。
  
      本来,昨夜他就该死了。昨天,他去找鬼哭的麻烦,差点死在鬼哭的手上。回家后,曾经他爹的同僚们纷纷的来到了他家,嘴上说着安慰的话,暗地里开始有了动作。
  
      而后,突然发生变故。
  
      张飞云在幻术中清醒过来,才惊骇的发现,自己的脖子已经伸到了绳子里面,差点就把自己给吊死。
  
      惊魂未定的他从板凳上摔了下来,这才发现,自己的一家老小,都已“上吊自尽”了。
  
      那群老东西,也因为突发变故四散而逃,没顾得上张飞云,张飞云狼狈的从家里逃了出来,然后,遇到了一个妖怪。
  
      在那个妖怪手中,他把一切都交代了,然后,见到了项保国。
  
      面对这个人身象头,四肢如柱,身高超过丈八的巨无霸,他差点被活活吓死,一群妖怪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把他重新救活。
  
      紧接着,张飞云为了不被吃掉,就理所当然的当了人奸。
  
      被施了咒术之后,张飞云又重新走了回来,回到了张府。
  
      如今,这个三进三出,有花园假山的大院豪宅,已经成了铁金牌一行人的临时住所。看着面前朱红的大门,张飞云深吸了一口气,走上前去,用力的拍门。
  
      ……
  
      砰!
  
      张飞云跪倒在地,铁金牌看着张飞云,饶有兴趣的道:“不是说张家人都死光了吗?你居然没死。”
  
      张飞云心头发寒,浑身颤抖,听铁金牌的语气,很让人怀疑张家满门被灭跟这位铁金牌有关。不过,张飞云知道,这事跟铁金牌无关,事发之时,铁金牌根本就没见过张家的任何人。
  
      最重要的是,铁金牌和那些害他全家的那些老东西不是一路人。
  
      张飞云不说话,用力的磕了三个响头,他本想将额头磕出血,但是因为怕痛,收了一些力,所以只是磕的红了,不过每一个头磕下去,确实咚咚作响。
  
      磕完三个头之后,张飞云这才抬起头来:“大人,请为我张家满门做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