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先砍一刀 > 第四十五章 纯洁的眼

第四十五章 纯洁的眼


      轰!
  
      雷霆滚滚而过,声音大得震天。
  
      然而在这间小阁楼中,却微弱的出奇,若不是鬼哭此刻全力运转心眼术,恐怕还听不到。似乎,小阁楼的那一道关闭的大门,将小阁楼内和小阁楼外分割成了两个世界。
  
      “看来,我到了个了不得的地方啊!”
  
      鬼哭像叼雪茄似的咬着火折子,缓缓的拔出了刀。
  
      “呼!”鬼哭用力的鼓起腮帮,然后吹了一口气。顿时,火折子的火光晃动,点点火星飞出,飞快的占据了这间房间。
  
      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火折子,蜀山传道阁出品,确实是个有用的小东西。
  
      一道黑影受惊,尖叫着远遁而去,楼梯口传来响动,然后一下子就到了楼下。
  
      “啧!”
  
      鬼哭挑了挑眉,没有立刻跟上去,而是将刀鞘靠在门口。就在刚才他试了一下,乾坤袋居然失灵了,这个地方,真有意思!
  
      大嘴不在身边,还真是不方便。
  
      鬼哭心中默默想到,然后双手握住刀柄,依依活动了一下手指,伸直、卷曲。到了楼梯口,拾级而上。脚踩着楼梯,嘎吱作响。
  
      刚上楼,突然一根树根模样的东西迎面劈来,鬼哭反应飞快,猛地一侧头,树根披在了墙上,顿时,木屑纷飞,墙上破开个大洞。
  
      然后,风雨灌入,隆隆的雷声在耳边格外响亮。
  
      不过很快,那个破洞又多了一道无形的膜,将声音消减大半。外面亮起白光,里面微微一闪,就连光线,也被削弱了。
  
      鬼哭踩上了楼板,看向地上扭动的树根,在刚才的一瞬间,它就被鬼哭劈断,断口处一片焦黑,燃烧起徐徐的火焰。
  
      “我有个问题。”鬼哭嘴里叼着火折子,火光照耀着他的脸,在黑暗中格外清晰,一双又窄又长的眼睛凶光四溢。随着他开口,火光抖动,火星一点点溅出,让他的脸变得阴晴不定:“你为什么故意招惹蜀山,那不是自找麻烦吗?”
  
      招惹蜀山,他一开始以为这个蠢主意是川王出的,川王的确会出这种昏招。可是这几天,越想越不对劲。因为动手的,是那群狼妖,他们看起来,可不会任由川王指使。
  
      阁楼中陷入了寂静,鬼哭侧着头,始终没有听到对方的声音:“不回答吗,还是不会说话,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
  
      随着他的声音再次响起,他一步一步谨慎移动。猛然间,前方的门轰然破碎,一个树根鞭子般的抽了过来。与此同时,鬼哭侧身,然后挥刀。
  
      树根劈在了空处,发出啪的一声脆响。然后随着刀光闪过,一团火焰腾起,树根被拦腰截断,燃烧着火焰掉落在地。
  
      鬼哭感受着微微麻木的虎口,看了一下在地上扭曲的树根,又看了一下,断口处熊熊燃烧的火焰,确定了一件事。
  
      这树根,并非是被他劈断的。这树根坚若铁,又有小孩胳膊粗,他的刀,劈不断树根。这树根是自己断开的,因为,它怕火。鬼哭的刀,快到能斩开火焰,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他的克星。
  
      居然,如此的怕!
  
      同时,还不只是怕火那么简单。
  
      鬼哭半跪下来,手指摸到的地方。地上的一层木板,外面都抹了一层特殊的蜡,很坚固,有些微微的滑,这触感有些类似于树脂。
  
      他呼出了一口气,火星再一次火折子里喷出,黑影再一次闪动,飞快的消失在鬼哭眼中。
  
      鬼哭走进了屋,顿了一下,弯腰脱掉了鞋,赤着脚走了进去。
  
      脚下,是一层柔软的兽皮。他们平铺在地,踩起来软绵绵的,那些加工过变得无比柔软的兽毛挠着脚心,十分的舒服。
  
      而周围的墙壁,顶部,都蒙上了一层布料,看起来十分美观。
  
      窗户已被打开,暴雨灌了进来,大片大片的兽皮被打湿,让人心疼。
  
      雷声隆隆,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逃了吗?
  
      鬼哭的耳朵动了动,猛然间,一刀斩在地上。
  
      轰!
  
      火焰腾空,在地上形成了一条笔直的直线,正是鬼哭手中长刀划过的地方。
  
      鬼哭再次呼出了一口气,火折子里火星飞出,然后被雨中的狂风,吹得到处摇拽。
  
      可是,那道黑影却始终没有出现。
  
      鬼哭嘴唇越发裂开,白森森的牙齿反射着火光,十分的渗人。
  
      “还……”鬼哭的双眼透出寒光,铃声愈加急促,“叮铃铃”的盖过了雨声:“跟我玩!”
  
      他跨过了腾起的火焰,踩着略微湿润的兽皮,迈开轻盈的步伐,到了床边,猛的一刀挑起劈向了这张床。
  
      叮!
  
      火花迸溅。
  
      鬼哭眉头一挑,这张床,居然是石头做的。
  
      轰!
  
      床上的被子熊熊燃烧,沉重的石床应声而断,轰隆一声,地板震动。
  
      随着被子滑落,床体也露出一截。居然,是玉石。
  
      “以玉石为床,还真是奢侈。”
  
      树根从鬼哭背后角落中射出,身上的蓑衣被瞬间撕开,然后树根刺中了坚固的冤魂铁甲。
  
      “痛!”
  
      冤魂铁甲发出惨叫,鬼哭顺势侧身,树根在冤魂铁架上面划过,留下一条清晰的印记。一刀,树根断裂,在地上扭动挣扎。
  
      火焰开始蔓延,鬼哭的身形愈加清晰。
  
      他抬起了头,顶了一下斗笠,露出了狭长的双眼,细小的瞳孔中反射着火光。
  
      他的目光,看向了角落,一个女子落落大方的站在那里。
  
      长发,白衣,赤脚。身上,没有半分饰品。
  
      她的打扮,和那些女鬼一般无二。
  
      但是,见到她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把她当做女鬼。
  
      鬼哭从未想过,自己面对的敌人,会是这样一个女子。气质温婉,浑身上下都透着良善,而那一双眼睛,更是纯净,仿若婴孩。
  
      鬼哭的手指,伸直了,然后一根根的弯曲,他有些,下不了手了。
  
      女子身旁的,墙上钉着一把飞刀,刀柄微微颤动。
  
      刚才鬼哭斩断了树根,同时甩出了这把飞刀,就是这把飞刀,阻止了她窜出门去,让鬼哭终于和她见了面。
  
      “想见到你,可真不容易。”
  
      鬼哭说的,一脚踏碎火焰,火焰回卷,身体瞬间被火焰烧化。
  
      咚!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