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先砍一刀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毒到谁了

第一百二十八章 毒到谁了

    轰!
  
      神像后面的墙壁,火焰熊熊燃烧。突然升腾的高温,让积雪消融,大量的白气沸腾。
  
      “咦,你认出我来了。”李大浪艰难的抬起头,沉重的压力死死地压着他的身躯,就仿佛被鬼压床一样。明明身上没有什么重物,却偏偏爬不起来。
  
      “当然认得。”鬼哭语气阴冷,带着重音,犹如从悠远地底的深处传出:“我们才见过面不久。”
  
      “是啊。”李大浪艰难的怪笑:“可是我的皮没了,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鬼哭道:“气息,声音,不一定要靠眼睛。”
  
      “你知道吗?”李大浪诡异一笑:“你的话太多了。”
  
      轰!
  
      一侧,墙壁轰然破碎。
  
      沉重的长柄铁锤,高举着,轰然落下。李大浪感觉身体一轻,手脚并用,飞快的向后退去。
  
      鬼哭神色更加阴沉,长刀迎了上去。
  
      撕拉一声,一串火花绽放。
  
      方头的长柄战锤沿着刀锋轨迹偏转,重重地砸在地上。
  
      地面一震,伴随着飞扬的灰尘与积雪,一个巨大的凹坑出现。头顶,几片瓦片掉落,一同掉落的,同样有屋顶的积雪与灰尘。
  
      健壮高大的身躯,从外面挤了进来,发出愤怒的咆哮。而他的模样,光头,鱼面,白骨佛珠,也与神像上一模一样。
  
      神庙已然废弃,这个家伙已经从神坛跌落,如今只是一个智商感人的妖怪。
  
      他发出咆哮,口中吐出了浊气,浊气形入黑烟,味道仿佛梅花香味,只是吸入一点,鬼哭便感觉精力急速消耗,连忙屏住了呼吸。
  
      看着外面枝头摇拽的雪白梅花,鬼哭这才明白,为何一向警惕的南宫会中招了。
  
      但是,这个傻丫头明显在追逐中神经逐渐麻木,见到大雪就以为冬天已到,却殊不知,按时间算,此时还在秋天,并非梅花开放之际。
  
      李大浪随时都可以杀,但是这个罪魁祸首,却必须死,鬼哭才不管这个曾经的神是不是被利用的。
  
      长柄战锤再一次挥舞,鬼哭抱着南宫连退三步,呼啸的长柄战锤从胸前划过。
  
      这是一个一丈高的大家伙,力量同样极大。但很遗憾,鬼哭曾经也对付过一个大家伙,可比这位厉害多了。
  
      冲天的妖气被恶念牢牢挡住,妖气激起寒风,让冰冷的铁甲愈加冰冷。
  
      然而,沸腾的血液滚烫如同火焰上铁锅里那沸腾的热水,腾腾的热气从鬼哭身上冒出,即便怀抱一人,他也毅然决然的单手擎刀,发动冲锋。
  
      脚下飞快,连续的变向让面前这个笨重的大家伙眼花缭乱,在他手中原本轻巧的双手战锤变得混乱,轰击在了圆木柱上。
  
      咔嚓一声,圆木柱从中折断,红漆下干枯的木头暴露在外,一片木屑纷飞。
  
      头顶,失去了原木做的支撑,屋顶再次塌陷,大片的瓦片从天而降,噼里啪啦的砸在了地上。
  
      笨重的大家伙发出愤怒的咆哮,冰冷的刀锋一闪而过,锐利的刀尖刺破皮肉,从右侧小腹刺入,从后腰刺出。
  
      一大一小交错而过,刀锋横切,腰被撕开,内脏滚滚滑落而出,热气蒸腾。
  
      鬼哭脚下一转,舞蹈班转过身来,刀尖点地,在地上划了个半圆,显露出一条血红的轨迹。
  
      血液飞溅,点点落在地上,犹如残破的花瓣。
  
      血很红很红,这个跌落神坛的大家伙很痛很痛。他扔掉了长柄战锤,半跪在地,一双大手轻轻的捧起了自己的内脏,发出绝望的哀号。
  
      李大浪看得心肝直颤,觉得自己小瞧了鬼哭的刀术,不敢再犹豫耽搁,连忙朝着火的那一堵墙扑了过去。
  
      然而,鬼哭更快,即使他怀中抱着一人。
  
      “你上当啦!”
  
      他嘎嘎怪笑,猛然回身,刺目的白光从腰间射出。
  
      带着闪电纹路的尖刀出现在他掌中,直刺南宫。
  
      人影交错,鲜血从刀尖落地。
  
      鬼哭神色阴沉,在他的手背上,多了一道浅浅的伤痕。
  
      “阴谋诡计,你也只有这些了。”
  
      李大浪扑倒在地,大片大片的鲜血从他脖子上喷涌而出。
  
      他的脖子被撕开大半,脑袋歪到了一边。然而即便如此,他依旧在动。只见他扭过头来,扯掉了脸上的白布,露出了一张丑陋的面容。这张面容,有皮。
  
      替死鬼!
  
      鬼哭眼皮一跳,‘李大浪’啪的一声炸开,无数蝴蝶般的白布飘舞,而在门口,真正的李大浪出现了。
  
      他依旧如同一个木乃伊一样,手中提着一把滴血的尖刀。
  
      伸出舌头,舔掉了上面的血,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鬼哭,你真的很厉害,我从未见过刀术如你这般出神入化的,但是今天,你依旧得死。”
  
      鬼哭眯起了眼睛,原本狭长的双眼变成了线段,手背伤口处涌出黑血:“你以为,就凭这些区区的毒?”
  
      “这些可不是普通的毒。”李大浪裂开了嘴,白布蠕动,露出了所有的牙齿。
  
      鬼哭冷哼一声:“我可不觉得这图有什么特别。”
  
      “你当然察觉不到,不过,你听说过毒咒吗?”
  
      如果此刻李大浪还有皮,想必。此刻的他已经脸色铁青了。
  
      “听说过,恶毒的咒术吗?”
  
      “当然不是。”
  
      李大浪嘿嘿摇头:“是带咒术的毒。”
  
      鬼哭的神情变得古怪:“所以,你舔了刀上的毒。”
  
      李大浪的笑声越来越诡异:“是啊,我现在中毒了,惊不惊喜?”
  
      “的确很惊喜。”鬼哭同样嘴角上翘,笑了出来。
  
      两人相对而笑,同时爆发出畅快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
  
      鬼哭道:“说实话,我第一次见到这么蠢的人。明知自己的刀上有毒,还要去舔。”
  
      李大浪道:“说实话,我不止一次见到你们这种这样单纯的人,总是认为我毒能够毒到我。”
  
      鬼哭笑问:“没毒到吗?”
  
      “当然是……”白布迅速的被血液染成了黑色,黑色的血液渗透出来:“当然是毒到我了,但是,这毒的后果可是你来承担。”
  
      李大浪大声喊道,声音颤抖。鬼哭这样强大的人,在他看来,绝对是一方岛主,再不济也是一方大海盗。
  
      没想到有一天,这样的人会死在自己手里,想想,都激动万分。
  
      他兴奋的迈开脚步,然后,笑容凝固,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浑身麻痹,动弹不得。
  
      “怎…怎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