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先砍一刀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小鱼吃虾

第一百六十九章 小鱼吃虾


      咚咚咚咚咚咚咚……
  
      背后的长条状木盒疯狂的抖动,那是里面的长刀在撞击着木盒。
  
      鬼哭一拍背后木盒,里面的长刀停止了撞击,但铃声却穿过了木盒传了出来。
  
      鬼哭无语的看向白鸟:“你还真是个乌鸦嘴啊!”
  
      在海中,无数巴掌长的鱼出现了,它们个个面目狰狞,头大身小,满嘴锋利的牙齿能够轻易切开血肉,甚至咬穿骨头。
  
      这种鱼鬼哭从未见过,只能暂且将它们称之为大头鱼。
  
      虽然以前没见过,可它们的凶残鬼哭是看到了。
  
      那些螃蟹根本就不是它们的对手,在追逐中,数量肉眼可见的变化。不仅螃蟹数量在急剧减少,同时海上幸存者的数量也在肉眼可见的减少。
  
      面对螃蟹,他们还能撑很久。但是面对这些凶残的鱼,只是一瞬间,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变成了一堆骨头。
  
      很快,这一片海域又成了这一群大头鱼的天下。
  
      离开是要离开的,但是如何离开又成了个问题。
  
      “鬼哭!”另一头,南宫用力扔过来了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一捆绳子,叫道:“我们把这些杂物聚拢起来。”
  
      在海面上,漂浮着各种杂物,一听南宫这么说,鬼哭便已知道她的打算了。
  
      眼中一亮,道:“好!”
  
      然后,把刀收入腰间刀鞘,手嘴并用,简单的打了个结,甩起了绳子,套马一样,把那些杂物一个又一个的套了过来,甩给南宫。
  
      南宫接到这些杂物,白霜弥漫,将这些杂物一个个统统都冻了起来。
  
      没过一会儿,一艘临时拼凑的小船就出现在了海面上。
  
      另一头,那只螃蟹妖兽在甲板上焦躁的来回乱撞,而那艘船,正在不受控制的缓缓下沉,每下沉一分,那只螃蟹妖兽就焦躁一分,一声声刺耳的尖鸣传得老远。
  
      “找到了。”白鸟满脸兴奋的从海中捞出了一个船桨,奋力的划动起来。
  
      “好东西。”鬼哭从水中捞出来一个桅杆,上面还残留着帆布。这是一艘破浪舟的,正好合用。南宫将这根桅杆插在了东拼西凑的船上,然后冻了个结实。
  
      “救命,救命!!!”
  
      不远处,一个在海中头如卤蛋的汉子奋力的朝着这边游来。他浑身是伤,整个人被血染得通红,不过看他中气十足的样子,受伤应该不重。不管怎么说也是个劳动力,救上来也好。
  
      鬼哭甩过绳子,用力将他拖了上来。一拖上来,鬼哭就知道自己错了。
  
      他不是受伤不重,而是很重。一双腿,只剩下了累累白骨,身上,起码挂了二三十条大头鱼。
  
      一暴露在空气中,大头鱼就惊恐的松开了嘴,落到了在临时的船上,奋力的摆动着身体,重新落回海中。
  
      伤很重,还丢了腿,卤蛋汉子有些癫狂的大笑:“贼狼现身了,贼狼现身了。”
  
      鬼哭心头惊讶,原来,这是大头鱼就是海上臭名昭著的贼狼。
  
      别看它们小,却凶狠异常。寻常的海兽甚至是妖兽,都不敢招惹它们。
  
      螃蟹妖兽多么强悍,可面对这些贼狼,也放弃了自己的孩儿,到船上一避锋芒,可见这些贼狼有多恐怖。
  
      贼狼也不是无敌的,它们天敌也有天敌,并且不少。
  
      大海之中,众多妖兽海兽对贼狼避之不及,但还有一部分凶猛的海兽妖兽,却专门喜欢以贼狼为食。
  
      一张透明柔软的大伞,在海中张开。无透明的细丝从里面倾泻而出,四面八方而去。
  
      细丝极度柔软,但却是贼狼的克星,细丝笼罩之处,水流猛的一颤,无数小水珠凭空出现上浮。跟着,周围一片海域的贼狼就翻起了肚皮。
  
      接着,一个个被细丝缠绕,然后被拉向了中间的那张大伞。
  
      白鸟浑身颤抖,脸上却带着兴奋,他趴在这艘临时拼凑的船边,脸几乎贴到了海面,透过海水直愣愣的看着那张海中的大伞。
  
      “海王母,是海王母。”
  
      海王母,是一种特殊的水母,只不过海王母从一出生,便是妖兽。
  
      海王母并不会无故伤人,有时候心情好,还会救人。她们的性情并不凶残,只喜欢吃体型不超过两个巴掌大的小鱼小虾,有的海王母甚至还受人供奉,有了智慧,成了庇佑一方的神。
  
      看着海中那美丽的海王母,白鸟忽然流出泪来,大叫道:“离开这里,快离开这里!”
  
      “你闭嘴。”卤蛋汉子面目瞬间狰狞,双臂一撑就扑向了白鸟。鬼哭及时出手,在卤蛋汉子碰到白鸟之前一把抓住了他的后颈,把他提了过来。
  
      “白鸟,怎么回事?”鬼哭皱起了眉头,这里的一幕幕,是如此的诡异,似乎所有人都有着一种莫名的默契。
  
      当遭受袭击的那一刻,船队的所有的船,都停止了航行,静静的看着那艘船被螃蟹妖兽击沉,没有一艘船伸出援手。
  
      而这个卤蛋汉子,受如此重的伤,也未绝望,相反还十分兴奋,甚至由心的高兴,发出大笑。
  
      这,究竟是为何。
  
      “难道你们不知道?”白鸟回过头,显得十分疑惑。
  
      鬼哭还未开口,被鬼哭提在手中的卤蛋汉子破口大骂:“你是白鸟,老子认得你,一旦破坏了计划,十个你也不够死的。”
  
      鬼哭眉头皱得更紧了:“今天的所有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这里到处都透着古怪?”
  
      南宫也看向了白鸟,身上寒气弥漫。
  
      “看来鬼哭兄是真的不知道。”白鸟脸上的眼泪,苦笑:“现在,咱们正在猎龙啊!”
  
      “猎龙?”鬼哭心头疑惑更深,而这时,海中传来的变动。
  
      也不知是不是白鸟的喊声起到了作用,海王母忽然合拢,收起了万千细丝,飞快的窜了出去,消失在海中。
  
      看到海王母离开了,白鸟露出了笑容。卤蛋汉子显得十分焦急:“该死,她怎么跑了,白鸟,如果计划失败,不仅你会死,你的朋友家人也会被你连累。”
  
      “放心吧,只是跑了一个海王母,并不会影响猎龙大计。”白鸟说着,对鬼哭道:“你不该下船的。”
  
      “究竟怎么回事?别多啰嗦了,快说。”鬼哭心头愈加不安起来,似乎,他一时冲动走了一步错棋。南宫到了鬼哭身边,竖起了耳朵。
  
      “诱饵。”白鸟道:“蛟龙在大海中,难寻其踪迹,想要抓到是何其的难,因此首先的第一步便是准备诱饵,诱惑蛟龙前来。”
  
      白鸟的笑容越发的苦了:“很不幸,我们这两船的人都成了诱饵。当然,对于蛟龙来说是不够的,可是引来更大的诱饵,却是足够了。”
  
      “我明白了。”这时候,南宫说道:“小鱼吃虾,大鱼吃小鱼,而蛟龙,自然是吃大鱼的。可是我感觉很奇怪,为什么你们会表现得这样心甘情愿?”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