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先砍一刀 > 第六十七章 英雄豪杰

第六十七章 英雄豪杰

    黑山老妖发布命令,要找到一个眼睛狭长的男人,黑山村民全体出动,翻遍了整个黑山,也没找到这个人。x23us.com
  
      就在他们找的正热闹的时候,鬼哭一行已经穿过了黑山,到了黑山另一头的一个破旧的县城。
  
      没多作歇息,只是吃了个饭,便离开了这个县城,到了一个叫做百福城的大城中。
  
      因为地方偏远,位于万福山之中,所以即便是个大城,也不富裕。大多房屋破旧低矮,而街道,晴天灰尘弥漫,雨天泥泞不堪。
  
      街头行人脸色蜡黄,瘦弱不堪。商贩叫卖有气无力,态度极差。小孩头大肚大,四肢瘦小,撒尿玩着泥巴。野狗瘪着肚子小心翼翼的避开人群,野猫半卧屋顶,舔着爪子,目光贪婪的大量的树枝上的鸟儿。
  
      沉闷、贫穷、冷漠,这便是鬼哭对这个百福城的印象。相比起来,甚至还没有郭北县有活力。至少那边的百姓热情好客,还会积极的介绍你给妖怪认识,和他们玩一出近距离接触。
  
      而这座城,却是一片死寂。
  
      冬天走的太晚,夏天来的太早,春天在你还没注意的时候,一溜烟就跑远了。
  
      外面绿树环绕,而城中,绿树遍布灰尘。风一吹,那灰尘就弥漫到了高空,席卷了整个城市,让人忍不住一阵咳嗽。
  
      住在城中的人,大多都有肺病,这也算是这座城的一大特产了吧。
  
      天上的太阳有些毒辣,城门口的士兵甚至懒得收钱,把门一开就躲到了阴凉处打盹去了。事实上也没什么钱可收,城中的百姓大都是穷光蛋,根本就没钱,而那些有钱人,他们也惹不起,更不会拿钱。
  
      久而久之,入城费就已经成了过往的云烟。
  
      鬼哭和南宫入了城,牵着马穿过土石剥落的灰色城墙,到了城中。
  
      他们的打扮颇为显眼,尤其是大黑马,一身马铠硬是舍不得脱下来,再重再热也要穿着。
  
      然而,这些路人只是略带好奇的看了一眼,接着便匆匆走过。他们已经被生存压弯的腰,压的喘不过气来,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去关心别的事情了。
  
      城中的工作机会少的可怜,而这里的百姓大多也没土地。因此,有的人走了,离开了这座城。有的人拿上了弓,出城捕猎。还有一部分人侥幸的找到了活干,拼命的干活,生怕有一天自己干的活被人抢了。
  
      鬼哭他们没有住进客栈中,而是到了一个大户人家的家里。
  
      这里是万福山中唯一的一个州城,十分重要,所以即便这里如此偏远贫穷,也依旧有斩妖阁的分阁驻扎在此。
  
      这户人家的主人名为欧阳龙,明面上是万福山第一剑客,是百福城鼎鼎有名的大人物,大富豪,即便是官老爷要礼让三分。
  
      然而实际上,是斩妖阁的一位长老,担负着观察五庄观的重任。
  
      然而说是重任,可实际上,却是一件很无聊的任务,五庄观有什么异动,他禀报就是,然后就没别的什么事了。
  
      而万福山斩妖阁,也是人丁不旺。除了欧阳龙这个长老之外,就两个弟子,而且其中一个是他长子。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这里又偏又穷,人多了,养不起。
  
      欧阳龙对于鬼哭的来到倒是显得很热情,他知道鬼哭的来意,毕竟,他这里有直接联系蜀山的办法。
  
      他养着一个妖怪,是只鹦鹉精,也是走万福山斩妖阁的另一位弟子。这只鹦鹉竟有个孪生兄弟,在蜀山那边。他们兄弟有一项神通,可以互相心灵感应,无论相隔多远,都能感应到对方所想。
  
      通过这对鹦鹉兄弟,欧阳龙得以直接联系蜀山那边。
  
      至于为何高兴鬼哭的到来,则是因为欧阳龙早已不想呆在这里了,他迫切的想要离开,随便去哪儿都行。
  
      鬼哭此次的行动,无论成功或者失败,都意味着他将离开这里,所以他自然高兴鬼哭的来到。
  
      在欧阳府的大门口,欧阳龙带着鹦鹉和儿子亲自迎接。
  
      “鬼哭师侄,却未想到你来的如此的快。”
  
      蜀山距离这里太远了,路途艰险万分,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鬼哭仅仅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来到了这里,速度之快,当真让他颇感意外。
  
      鬼哭一拱手:“见过欧阳长老。”
  
      双方互相介绍,鹦鹉名字叫英雄,而欧阳龙的儿子名为欧阳虎。鬼哭也为他们介绍了南宫、大黑马和大嘴。
  
      双方客套了一番,便进了屋子,安置了住处,歇息了一阵。然后,鬼哭随着欧阳龙来到了密室。
  
      欧阳龙离开,留下鬼哭和英雄独处。
  
      英雄开口,用他那特有的腔调道:“鬼哭……”
  
      距离这里遥远的蜀山,同样的密室中,周大长老面对着鹦鹉英雄的兄弟豪杰开口说着,豪杰听着,而英雄同步开口,将周长老的话一字不漏的复述出来。
  
      两人通过这对英雄豪杰兄弟一番对话之后,鬼哭离开密室,门外,站着的是欧阳虎。
  
      “鬼哭师兄,请跟我来。”欧阳虎面带尊重,这一声师兄他喊的心甘情愿,尽管鬼哭入门比他晚,但就冲着人家感对镇元大仙出手,就值得他喊一声师兄。
  
      两人来到了书房,欧阳虎把早已准备好的书摆到了桌上,然后转身出门,顺便关上了门。
  
      四周一片寂静,外面的虫鸣悠远。
  
      鬼哭挑灯看书,书中的,是关于镇元大仙的记录,都是欧阳龙一笔一笔写出来的。
  
      随着一个个字被鬼哭记了下来,镇元大仙的形象也跃然在鬼哭脑海。
  
      外表仙风道骨,脾气古怪,时常神出鬼没,前一刻还在这座山上,下一刻就到了山脚。实力极强,深不可测。周围无论是何等气焰嚣张的妖王,在他面前,都乖的跟亲手养的宠物一般,口中称他为老师。
  
      他虽然和一位仙有莫大渊源,但却是一个极其残忍的魔头,动辄取人脑袋。每年都有大量的婴儿被送进了他五庄观,然后,一部分成了道童,一部分消失无踪,具体到了哪里,没人知道。
  
      他极尽奢华,身上穿的是鲛绡纱,吃的是山珍海味,用的是金银器具,照明的,也非蜡烛油灯,而是那东海夜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