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先砍一刀 > 第一百零七章 想当黄雀

第一百零七章 想当黄雀

    夜晚,一堆篝火旁。x23us.com
  
      鬼哭就着水服下的辟谷丹,听着潺潺的溪水,听着远方的虫鸣蛙叫,听着风吹树叶的沙沙,盘膝而坐,心中宁静。
  
      长刀就在一旁,刀鞘深深的插进泥土。大黑马打着哈欠,大嘴时不时将一根枯柴扔进了篝火中。
  
      与他们不同,黑山老妖在一处洞穴中,坐在了这个洞穴主人的椅子上。这洞穴的主人,在下首,和一群妖怪挤在一起。
  
      “熊大王死了。”黑山老妖开口道。
  
      顿时,下面一群妖怪一阵喧哗。有的惊骇莫名,有的幸灾乐祸,有的好奇打听,姿态各异……
  
      黑山老妖继续说道:“是一个叫鬼哭的人杀的。”
  
      顿时,喧哗声更大了。鬼哭,这个人他们熟悉,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却没想到突然出现杀了熊大王。
  
      “鬼哭不仅杀了熊大王,还杀了玉安道长。”
  
      此话一出,一群妖怪安静的下来,个个面带不可思议之色。
  
      “这个鬼哭,已经引起了五庄观的注意。”说着,黑山老妖手一指:“所以,玉泉道人来到了黑山,负责此事。”
  
      众妖的目光看向了一旁的玉泉道人,玉泉道人微笑颔首。
  
      说到这里,黑山老妖略带深意的看向众妖,众妖之中,有一部分已经心动。若是能在此事作出功绩,那么是不是意味着也会获得五庄观的注意,若是办的好了,那么很可能就像曾经的熊大王,获得大量的好处。
  
      但是,还有一部分妖怪继续咸鱼,他们并不关心能不能够得到五庄观的关注,他们关心的是更加近的利益。
  
      黑山老妖拍了拍掌,几个狼妖抓着一个妖娆的女人走了进来。群妖让开了道路,女人被甩到了地上,她两眼水汪汪的,可怜兮兮的打量着周围,浑身微微颤抖,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众妖之中几个好色之徒忍不住食指大动。
  
      “想必你们之中已经有人认出她了,没错,她就是熊大王的侍妾锦绣。”
  
      这女人可不仅仅只是侍妾这么简单,她还是熊大王身边的情报头目,一群耗子精的头领。
  
      黑山老妖面带温和的笑容:“锦绣,你来说说,熊大王为何会死在鬼哭手里。”
  
      锦绣略带颤音的说道:“大王前不久抓到了一只千年人参,交给了玉安道长,想要拜托道长将此敬献给大仙,难以知晓,玉安道长被鬼哭杀害,千年人参落入鬼哭手中,大王找到鬼哭,想要夺回,哪里……哪里知道……却死在了那鬼哭手里……”
  
      说到这里,锦绣泣不成声。
  
      黑山老妖死了个眼色,几个狼妖把锦绣拖了下去。
  
      “听清楚了吗?”黑山老妖问道。
  
      没有妖怪回答,但急促的呼吸以及剧烈的心跳声告诉他,这群家伙已经开始坐不住了。
  
      黑山老妖一拍椅子站了起来:“谁带回鬼哭的人头和人参果,千年人参与熊大王一半的家产就归谁。”
  
      顿时,山呼海啸般的吼声在洞中炸开,玉泉道人抬起双手,笑眯眯的用手指堵住耳朵,看向了脸无表情的黑山老妖。
  
      心中暗道:这黑山老妖,果然谨慎。
  
      事实上,在黄昏的时候,黑山老妖就追上了鬼哭,但是,他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就不再靠近,而是转身召集这些妖怪。
  
      他打的主意,玉泉道人再清楚不过了。
  
      无非就是拿这些妖怪的性命去消耗那个鬼哭,最后渔翁得利,做到十拿九稳。
  
      毕竟,那是千年人参啊!
  
      想到这里,玉泉道人的笑容就越发灿烂,千年人参,谁不想要?
  
      他黑山老妖哪里能够放得下,而他玉泉道人有哪里能够轻易放过。
  
      到时候,这千年人参究竟会落到谁手里,还说不定呢。
  
      ……
  
      前半夜,一切都是如此的安详。而到了后半夜,远方的虫鸣蛙叫悄悄停下,蹲在树上的猫头鹰也拍打着翅膀消失在了黑暗。
  
      枯黄的树叶被踩得粉碎,一声声狼嚎猿叫从远方传来。
  
      后半夜,风似乎更大了一些,树木沙沙,树叶从枝头落下,在半空飞舞。
  
      头顶有黑影无声滑过,上游有东西悄然入水。
  
      篝火旁,鬼哭靠着树,头被斗笠遮住。大黑马躺在地上,一声声声传得老远。
  
      一只手,从溪水中伸了出来,在岸边小心翼翼的摸索着,把手一点点的伸向了鬼哭身旁直立的长刀。
  
      渐渐的,满头枯发形如杂草的水鬼湿漉漉的从水中出来,朝着篝火的方向吹了一口气。
  
      火焰晃了晃,然后熄灭,四周一下陷入了黑暗。
  
      水鬼趴在地上,又向前了一点。在满是鹅卵石的岸边,悄无声息而又缓缓的移动。
  
      终于,他更接近了长刀一些。
  
      就在他的手指快要触碰到长刀刀鞘的时候,刀柄上的铃铛忽然晃了晃,发出清脆的铃声。
  
      叮铃铃……
  
      水鬼心头一紧,连忙抓向了长刀,然而一只手比他抢先握住刀柄。
  
      刷!
  
      长刀出鞘,还没等水鬼反应过来,突然绽放的刀光就消失在了夜空,“咔”的一声,刀身已经重新被刀鞘吞没。
  
      “扑通”一声,水鬼倒在了岸边,头颅被甩了出去,咕噜噜的滚动着。
  
      鬼哭松开了手,把掉落在地的斗笠重新盖在了头上,略显沉重的均匀呼吸声再次响起。
  
      溪对面,一只猴妖将这一切尽收眼底,脸色变得凝重。
  
      他摸了摸挂在腰间的配刀,脸上的凝重最终变成了颓然,悄悄往后退去。
  
      他已经尽可能高估鬼哭的刀术了,但亲眼见到后,却猛然察觉,如果自己面对这样的刀术,恐怕不是一合之敌。
  
      那样的刀,使出这样快的拔刀术,平生仅见。
  
      猴妖心神暗淡,意志动摇。
  
      百年道行前,他仗着神通行走天下。直到遇到一个刀客,一个年不过30的刀客,差点要了他的命,那条刀痕,至今都留在了他的脸上。
  
      从那之后,他开始学刀。
  
      一学就是300年,300年的时光,让他的刀术登峰造极,尤其是拔刀术,可精准的斩掉一只苍蝇的翅膀,可凶狠的刺穿一副精钢打造的铠甲。
  
      他以为,这就是刀术的极限了,但如今见到鬼哭的刀术,颤抖的手居然不敢再碰自己的刀。
  
      不可敌,不可敌,不可敌……
  
      三个字不断在他脑海中回荡,他悄悄地退了下去,等到离开鬼哭百步远的时候,这才松了一口气,猛然发觉自己手足已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