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先砍一刀 > 第五章 临阵磨刀

第五章 临阵磨刀

    “鬼哭”这两个字,让黄道长一阵心惊肉跳。
  
      “鬼哭”这两个字在东胜神州不能说是家喻户晓,但名声可不小,如果没有这场北风,五年内必将成为一代传奇,被人传唱,说不准,还会被父母用来吓唬爱哭的小孩。
  
      而在这南瞻部洲,该知道他名字的也都知道了,不过大多都是和三大圣地有关的。
  
      黄道长,恰好就是其中之一。因为,他和莫长老是好友,莫长老不止一次跟他提过鬼哭。
  
      鬼哭大步而来,越过了跪在地上为好友祭奠的莫长老,一只手扶着刀鞘,一只手随意的搭着刀柄。
  
      斗笠投射下来的阴影遮住了脸,在那一方狭长的双目放射着光芒,无论如何也遮不住。
  
      黄道长被鬼哭的一双眼睛注视着,化身为兽的他灵觉敏锐,顿时就感觉鬼哭的目光仿佛削铁如泥的宝剑,一寸一寸的削着他的血肉。
  
      “吼!”黄道长不安的发出咆哮,一双大脚凌乱的踩在雪地上,身形晃动,手中被染红的长剑就仿佛被风吹过的柳叶,垂落下来左右摇摆。
  
      他胸口起伏,剧烈的喘息着,随着鬼哭的一步步靠近,压力越来越大。
  
      这,毕竟是斩杀镇元大仙的人物。镇元大仙,可是仙人的残留,一身实力不必多说。
  
      他努力的安慰自己,如今时代大变,说不定,这个鬼哭实力大减,已经从神坛上坠落下来了。
  
      君不见那些高高在上的仙人,也在天外天中不得而出?
  
      这样想着,黄道长好受了一些,双眼之中的恐惧渐渐消散,被血光覆盖。
  
      杀了他,杀了这个男人,从此之后,他将再无所惧。
  
      “吼!”又是一声咆哮,滚烫的热气从他口中滚滚而出。猛然间,他一低头,身体几乎伏在了地面,如同游蛇一般瞬间就窜了上来。
  
      然后,挥剑。
  
      化身为兽,黄道长的力量何止强大了十倍。妖兽般的身躯之中,蕴含的力量瞬间爆发出来,以至于宽大的青衣被撑破。挥舞长剑,就仿佛雷公将雷霆轰然砸下。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鬼哭后退半步,双目紧盯着那化作霹雳的剑光,然后,右手化作残影。
  
      当!
  
      赤红的火花喷溅,两道身影交错,点点火星落在了一人一兽身上。
  
      狂风呼啸,斗笠下长发乱舞,叮铃铃的铃声却渐渐的淡了下去。长刀的刀刃,泛着红色,细微的震颤,发出“嗡嗡”的轻响。
  
      半截剑刃在半空打着旋儿,伴随着干涸的血点一同落下,插在了雪地中,周围是麻点一般的黑色,释放着腥臭的血腥味。
  
      鬼哭身后,化身为兽,仿佛猿人的黄道长跪在了地上,眼中在这个全是不可思议。
  
      为什么,为什么他付出了如此之多,却连对方一刀都挡不了。
  
      “我,不甘……”
  
      接下来的话,他并未说出口。脖子上一条清晰的血线浮现,接着,血如喷泉般涌出,他的头颅被血冲翻,落在了地上。
  
      噗!
  
      无数的血珠,下雨般落在了地上,玷污了洁白的雪地。
  
      将头埋在雪地中的莫长老抬起头来,脸上早已被泪水占据。看着跪在身前的无头尸体,仿佛失了魂一般,就这么呆呆的。
  
      咔!
  
      鬼哭收刀,走了回来,路过莫长老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
  
      莫长老的身后,众人呆若木鸡,乌鸦更是倒吸凉气,阵阵后怕。
  
      为了躲避那癫狂的北风,他们一家子来到了巴蜀,就在蜀山脚下的这片竹林扎根,并且与黄道长交上的朋友。
  
      也是由此,听到了许多鬼哭的传闻。
  
      但是任他怎么想,也没想到,鬼哭居然是曾经追杀过他们的那个男人,更没想到,短短三四年未见,鬼哭居然已经成长至此。
  
      那可怕的刀,幸好没在他们起冲突的时候落到他们身上,不然,他们夫妻绝无幸免的能力。
  
      莫长老,处理着好友的尸体,他的弟子也在帮忙。
  
      乌鸦立于树梢,警戒着四周。
  
      而鬼哭,盘膝坐在树下,抚刀观想。
  
      磨了将近一年的刀,这一刻,终于磨好了。
  
      观想的世界中,正前方最后一棵大树在锋利的刀锋下终于倒下。
  
      鬼哭伤痕累累的穿过了这片森林,出现在他前方的,是一片刀剑组成的高山。
  
      只是一踏上去,脚底就一阵刺痛,鬼哭咬着牙又走了一步,可是实在无法忍受,脚底血崩如泉涌,他倒在了这一片刀山之中的蜿蜒道路上。
  
      睁开眼,前方一片洁白中,闪耀着火光。黄道长的野兽身躯怀抱着自己的头颅,在火焰的舔舐中渐渐缩小。
  
      莫长老低着头,默不作声。
  
      鬼哭站了起来,他决定走动走动。但刚走一步,就心中一动。
  
      他的腿,是如此的灵活,轻飘飘的,脚底仿佛生风。比以前更加灵活了,自然也比以前更加迅捷了。
  
      这个,正是鬼哭所需要的。他不缺攻击,缺的是靠近敌人的手段。
  
      如今速度更快,自然更容易接近敌人。自然,他的刀变得更加可怕了。
  
      不过,他脚上的变化不止如此。
  
      脚踏着大地,伴随着幽幽的铃声,大地的动静,通过脚底,传到了他的心中。
  
      地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
  
      鬼哭走了过去,拔出刀,一刀插入地中。然后挑出,好肥的耗子,不由得咧嘴一笑,晚上的伙食,有了。
  
      晚上,休息了一夜,然后赶路,花了两天时间,众人带着一身疲惫回到了竹林,小白在竹林外翘首以盼。
  
      见到众人回来,松了一口气。
  
      这对夫妻的洞府虽然在地下,却很宽敞,并不显得拥挤,而且暖和,唯一的缺点就是黑了些。
  
      热乎乎的汤,美味的食物,滚烫的热水,温暖的被窝,这些早已准备好了。
  
      不得不说,小白这个女主人很贴心。
  
      油灯下,众人围着石桌而坐。
  
      莫长老敬酒道:“乌鸦兄弟,这次多亏你了。”
  
      “哪里哪里。”乌鸦连忙回敬。
  
      “这该死的北风,这该死的风雪。”莫长老眼睛有些红肿,恳切的说:“唉,现在大家都不好过,日后,乌鸦兄弟有什么难事,只管找我。”
  
      饭桌上,其乐融融。
  
      那只小狐狸,嘴巴鼓囊囊的,一个劲的往嘴里塞着蘑菇、萝卜。
  
      鬼哭看着她那副样儿,有些好笑,开口问道:“小玉不吃肉吗?”
  
      小白脸色微微一变,勉强笑道:“狐狸都是吃素的,哪里能吃肉。”
  
      “对呀对呀。”小玉点头,对着鬼哭翻了个白眼:“狐狸是吃素的,连这点都不知道,好笨笨!”
  
      怪不得!
  
      鬼哭手指摩擦着下巴,若有所思。
  
      怪不得以妖孽的天赋,都这么大了,会这么弱,原来是营养不良的问题。
  
      这一桌的饭菜,虽然美味,但全是素食。
  
      鬼哭有些欣慰的笑了,喝了一口酒,这对夫妻,还真是合格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