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先砍一刀 > 第四十三章 活佛活魔

第四十三章 活佛活魔

    肉佛动了,它张开了大嘴,嘴中无牙,犹如肉袋,一口便把怀孕的妻子吞了下去。
  
      丈夫跪在地上,念着佛经,神情举止虔诚无比。
  
      无缘一手竖在身前,一手捏着洁白如玉的佛珠,满脸的横肉也柔和了许多。
  
      肉佛肚子膨胀收缩,发出咚咚的声音,如同擂鼓。
  
      遍布佛堂的血管愈加通红,鲜红的血液在里面飞速流淌。
  
      呕!
  
      伴随着呕吐声,妻子被吐了出来,大着的肚子,肿胀的身材,恢复了怀孕之前的模样,只是眼角多了一丝皱纹。
  
      丈夫连忙扶起了妻子,然后这对夫妻充满期盼的看着这尊肉佛。
  
      呕!
  
      又是一声,肉佛低下巨大的脑袋,接着,一个光着身体的男人被吐了出来。
  
      他迷茫的睁开了眼睛,看着这对欢欣的男女,叫道:“爹?娘?”
  
      “诶!”
  
      丈夫连忙上前,脱掉外衣,裹在了看起来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儿子身上。
  
      真的可以,这对夫妻狂喜万分。
  
      这尊肉佛当真是尊活佛,而无缘,在他们眼中,则是伺候佛陀的菩萨,是守护众生的金刚,是斩妖除魔的罗汉。
  
      生儿育女,是何等的危险,稍不注意,就是一尸两命。
  
      然而如今,有了活佛,往日的危险,便不再是危险,不仅没有危险,反而赚大了。
  
      无缘说出了他们期盼已久的话:“等会儿,贫僧先割点肉。”
  
      说着,拿起来供奉在佛座之下的屠刀,在肉佛身上割了起来。
  
      一共,割了三百斤肉。
  
      “多了,大师,多了!”丈夫叫道。
  
      “一共三百斤。”无缘浑身染血,笑着说道:“刚好。”
  
      “可是……”妻子道:“不是只有200斤吗?”
  
      18岁以下,100斤。12岁以下,200斤。
  
      规矩如此,多了,会让肉佛难以承受。
  
      “他可不是12岁以下的孩子。”无缘指着刚出生百多斤的孩子说道:“他尚未出生,就来到了这里,所以有三百斤肉。”
  
      如果只靠夫妻二人,难以拿回去,但是现在多了一个强壮的儿子,自然可以拿回去了。
  
      他们扛着鲜血淋漓的肉,千恩万谢出门而去。
  
      无缘面带笑容的看着他们,肉佛身上血流如瀑,大片大片的鲜血在地上蔓延,丑陋的脸上却同样满是慈悲,看着一家三口离去的方向。
  
      “阿弥陀佛!”无缘道了一声佛号,大门缓缓合上。
  
      ……
  
      夜色苍凉,一行人终于登上了山,累得够呛,也冷得够呛。
  
      然而,到了这寺庙的大门前,他们却踌躇无法前行。
  
      一股莫名的威严,从心头诞生,是如此的沉重,以至于他们迈不动步伐。
  
      “怎会如此!”不闻双目圆睁,鼓起浑身的力气,双腿却慢慢的软了下去,然后跪在了地上。
  
      该死!
  
      所有人不由得冷汗直冒,浑身肌肉颤抖,齐刷刷的跟着跪在地上。
  
      “不闻,该死的,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不闻急得泪都流出来了。
  
      “混蛋,这寺庙中曾有真佛的传闻该不会是真的吧!”
  
      有人如此叫道,一下子,所有人心头一跳。
  
      原本,他们是不相信这世间有真佛的,但是现在,他们是相信的。
  
      寺庙很简陋,出了大堂,院墙,以及用来休息的寮房之外,就只有一座佛塔了。
  
      佛塔又低又矮,经历风雨,坏了又修,一遍一遍,虽然有定期打扫,挺干净的,却依旧显得破败。
  
      而就在今夜,这座佛塔顶上迸发五彩光辉,灿烂的光辉之中,一个老和尚坐在上面,若隐若现。
  
      “真有真佛!”
  
      不闻眼眶泪水迸出,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脑海中,一声声的佛音不断回荡,让他头痛欲裂。
  
      不只是他,其他的人也抱着脑袋凄厉的嚎叫。
  
      往日种种,一幕幕浮上心头。其中罪恶,如万千锋锐利剑,穿身而过,刹那间,身体就犹如破漏的筛子。
  
      大地不再是大地,而是苦海,苦海之上,无舟可渡,只能沉浮其中,苦海之水灌入口中,原本就痛苦的身躯愈发痛苦。
  
      似癫似狂,如疯如魔。
  
      一行十几人,头如捣蒜,阵阵惊叫惨嚎,被大门死死挡住。
  
      藏在林中的金毛猴子呆住了,它第一天才知道,这座寺庙是如此可怕。
  
      这也是为何王三娘放心将小和尚安置在这间寺庙的缘故,这间寺庙的那座佛塔,上面供奉着那个老和尚的舍利。
  
      即便死了,他也要世世代代的庇佑着自己门下徒孙。
  
      光辉消散,灿烂的舍利重新变回了原样,古朴无华,平平无奇。
  
      不闻十几人仿佛被夺去了魂魄,双目无神,形如僵尸,摇摇晃晃的朝着山下走去。
  
      而林中,金毛猴子手中的棒子落地,盘坐在地,双手合十,闭上双目的一瞬,浑身的金毛愈加璀璨。
  
      它决定,不走了。
  
      它要留下来,学那佛经,修建那渡人之舟,度过这漫漫的天地大劫。
  
      ……
  
      与此同时,鬼哭和王三娘准备整齐,出门,朝着县衙而去。
  
      周围监视偷窥之人连忙通报,县令大老爷如临大敌,连忙召集人手。
  
      等鬼哭和王三娘到了县衙的时候,县衙一片灯火通明,围墙上人影矗立,一张张强弓拉开,冰冷的箭矢对准这二人。
  
      “叫王仲文出来!”王三娘大叫道。
  
      王仲文,便是无缘的本名。
  
      县衙的大门被拉开,在一伙刀盾手的保护下,县令大人微微露了露面,大声斥责:“大胆!你这个妖孽,居然敢直呼大师本名。”
  
      “弄死她!”
  
      “杀了她这个妖孽!”
  
      一些汉子们大声吼道,眼中露出狂热之色。
  
      “麻烦了啊!”鬼哭手指摩擦着刀鞘,眉头紧皱。
  
      他小看这位将军了,如今看来,对方恐怕不比黑山老妖好对付多少。
  
      黑山老妖肉身强横,犹如行于世间的金刚。
  
      而对方肉身决计没有黑山老妖这样强横,但是周围的一些狂热信徒,却让鬼哭头痛万分。
  
      这些狂热的善男信女太多了,一旦和他作对,便是合作现场做对。一旦鬼哭决定以强横姿态应对,那么他的刀下,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死的人一旦多了,这座县城就完了。
  
      鬼哭眉头越皱越紧,王三娘的脸越来越冷,一声洪亮的声音从县衙中响起:“不得喧哗!”
  
      外面,那些狂热的善男信女一下就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冷风呜咽。
  
      接着,那个声音又道:“让他们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