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先砍一刀 > 第六十一章 步步皆错

第六十一章 步步皆错

    大黑马和王三娘正在遛狗呢,突然听到声音:“这边!”
  
      随着声音看去,就看到了一条迎风招展的裤腰带,裤腰带上还长了一张肉嘴。
  
      大黑马跑了过去,裤腰带缠着大黑马的腿一路爬到了大黑马的脖子上:“往左。”
  
      大黑马高高一跃,从两个罗汉的头顶越过,一个金刚挡在了前方的道路上,大黑马脚步微微放慢,王三娘就从他身边冲了过去,轻松的躲开了沉重的月牙铲,一下将这个金刚扑翻。
  
      等大黑马从这个金刚身边跑过,王三娘放开金刚,追着大黑马而去。
  
      灿烂的金光绽放,一支金色的箭矢嗖嗖飞过,一根接着一根或者插在墙上,或者击打在地上,然后弹起凌空。
  
      “前面窗户,撞进去!”
  
      大黑马低下了头,再次一跃,身形矫健犹如一条黑龙。哗啦一声,窗户破碎,一只手从黑暗中探出,一把拽住了缰绳,然后一道人影顺着大黑马狂奔的力道飞身而起,落到了它的背上。
  
      王三娘紧跟其后钻了进来,由于体型过大,遭到挤压时把窗框也跟着扯了进来。
  
      外面,金光正在朝着这边靠近。不需一会儿,这里就会被包围。
  
      不过,大家都没有停留的意思,在包围之前,就已经冲出了包围圈。
  
      轰的一声,大黑马撞开了屋子后面的一堵墙,载着鬼哭一路冲了出来。鬼哭拍打了一下斗笠上的木屑,大声叫道:“先甩开他们。”
  
      说完,掐着大嘴的‘脖子’:“把东西给我吐出来。”
  
      “没良心的死鬼。”如果有眼睛,大嘴此刻应该再翻白眼了,它用娇媚的女声说道:“别那么性急嘛!”
  
      后面,王三娘脚下一个趔趄,差点被一个罗汉抓住尾巴,她连忙一甩尾巴,将这个罗汉抽得凌空旋转,一用力,跟了上来。
  
      几人兜兜转转,甩开了这些如苍蝇般烦人的家伙,大嘴吐出了铁胎弓和狼牙箭,给大黑马与王三娘嗅了嗅。
  
      根据鬼哭的指示,他们来到了高楼上的废墟,这里,有着巨大的脚印。
  
      刚才不久前,鬼哭从高楼上跳下,刻意的绕开了这里,因此这里保存还算完整。
  
      无缘终究失算,他如果打算躲,一开始就不该派修罗将军过来。
  
      一步错,步步错。
  
      将军使用的铁胎弓和狼牙箭,就成了他致命的错误。
  
      修行《心眼术》,必要的时候,鬼哭的鼻子很灵。同样修行了《心眼术》,必要时刻,大黑马的鼻子更灵。王三娘不必多说,成精之前鼻子就已经够灵了,现在成了妖,鼻子比普通的老虎灵了不知多少倍。至于大嘴,他那独特的灵觉也是找人的杀手锏之一。
  
      四人合力,很快,来到了一家酒家。
  
      “这家酒家我知道。”王三娘化为人形,看着这家客栈,满是回忆,不过不是什么好的回忆,却也足够珍贵:“老板和老板娘挺讨厌的。”
  
      老板好色,老板娘擅妒。王三娘没少受到骚扰,后来还是她其中的一个客人走了一遭,把老板和老板娘吓个半死,解决了这个问题。
  
      “气味在这里就断了。”几人走进了酒家,在一个房间中停了下来。
  
      外面,脚步声越来越近。
  
      “看来那些家伙又来了。”鬼哭看向身旁的王三娘:“会用骑射吗?”
  
      “他曾经教过我。”王三娘自信的一笑,拿过了弓箭。
  
      他,自然指的是王仲文,现在法号无缘。
  
      “阻止他们靠近。”鬼哭说道。
  
      “看我的吧!”王三娘翻身上了马背,转身冲出门去。
  
      鬼哭看着面前的这堵墙,脚下,一圈圈波纹回荡,已经将一切告诉了他。
  
      目光巡视,鬼哭自言自语:“让我看看,机关在哪儿?”
  
      他的手,抓住了酒坛抬了起来,笑了笑,看来不是酒坛。于是抓住了烛台,没有提起来,转了一圈,轰隆隆的声音传入耳中。
  
      这机关,对于他来说,实在太过简单。
  
      一条倾斜往下的遇到露了出来,这个县城,很偏远,也不大,但其中的秘密,却也不少,比如说这家酒家。
  
      无缘来到这里,并非巧合,而是因为他知道这家酒家有这样的秘密。
  
      轰隆隆的声音中,密室的大门重新缓缓关闭。
  
      沿着阶梯一层一层往下,这密室的通风性良好,两侧头顶时不时传来冷风。越往里走,就越发的暗。走向了最后一层阶梯,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面对这种情况,如果是曾经,鬼哭会取出蜀山特制的火折子。这玩意儿就犹如一个小电筒,而且续航能力非常强,里面的核心是纸符。
  
      如今纸符报废,火折子自然不能用了,于是就换了一种东西。
  
      鬼哭取出了一块玉牌,挂在腰间,用左手握住。
  
      体内血液流淌加速,左手掌心温度升高,很快就把玉牌捂热,散发莹莹白光。点点荧光脱离了玉牌,如萤火虫般在身体周围环绕。
  
      本来一片漆黑的周围,多了一些光亮,于是一些物体的轮廓露了出来。
  
      只有普通人来说,这样的光亮自然是不够的。但是对于鬼哭来说,已经足够让他看清周围。
  
      密室比想象中的要大,周围摆满了酒坛,一股浓浓的就香味扑鼻而来。角落处,还有大量的粮食。
  
      密室,不,准确的说是一个特殊的酒窖,附带防贼功能的酒窖。一旦打开酒窖,就会发出巨大的轰鸣,从而通知主人,有人进入。
  
      这就是这酒家的秘密,不算什么大秘密,没有什么血海深仇,却是一个能让这酒家世代相传的好秘密。
  
      可这一切,都被无缘给毁了。
  
      “出来吧,无缘。”鬼哭的声音,在密室中回荡:“一个酒窖,里面摆一口大钟,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嗡!
  
      大钟颤抖,然后,蠕动的肉沿着大钟的下沿流淌了出来。大钟缓缓倾斜,最后被忽然掀翻,砸在地上咚咚作响。
  
      无缘从大钟里面传了出来,鬼哭看着这尊小山般的肉佛,又看了看大钟,没弄明白,这么大个肉山是怎么装进去的。
  
      “你,终于来了!”
  
      沉闷的声音从肉山中传出,无缘弯腰扶起大钟,不见半分吃力。接着,他双手合十,声音变得高亢:“阿弥陀佛!”
  
      刹那间,金色的光芒充斥了整个酒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