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先砍一刀 > 第六十九章 至虎牙山

第六十九章 至虎牙山

    竹林之中,风声呜咽,青竹晃动,枯叶与积雪交融。顶点X23US
  
      一道人影,瘦长而癫狂,长发直达腰间,卷曲杂乱,衣服宽大破烂,下摆露出一双细瘦的小腿,黝黑有力,脚掌极长,他下蹲着,习惯性的脚尖落地,看起来不像是人的脚,反倒像是马鹿牛之类的脚。
  
      他就这么静静地呆在那里,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呜咽,双手抓着不知道从哪里抓来的毒蛇,已经啃了一半。
  
      猛然,他了抬起头。
  
      一双尖尖的长满绒毛如同野兽的耳朵抖动,远方传来的马蹄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一双碧绿的瞳孔看一下道路尽头,然后,就看到一名骑士飞驰而来。
  
      长刀,瘦马,红日,飞雪。
  
      大道上,马蹄翻飞,毫不顾忌地面太滑,速度飞快,如离弦之箭。
  
      细碎的飞雪劈头盖脸的打下,骑士低下头来,用斗笠和大氅挡住了这漫天飞雪。
  
      躲在竹林中如人如兽的家伙,便是妖魔疯老七。由于实力太弱,所以‘魔’字前面多了一个‘小’。而快马扬鞭而至的骑士,自然就是鬼哭了。
  
      疯老七见到有人来了,并且居然还敢跑得如此之快,脸上露出了嗜血的笑容。
  
      至于鬼哭,斗笠下那张因为眼睛显得狰狞的脸同样露出了嗜血的笑容。
  
      “嘿嘿嘿嘿……食物来了!”疯老七笑着自言自语。
  
      “嘿嘿嘿嘿……猎物上钩了?”大嘴探出了一个头,它注意到鬼哭的手指已经摸到了刀柄,因为对于鬼哭的习惯非常了解,所以,它是在问鬼哭,也是在肯定。
  
      就在大黑马跨入疯老七所在的那片竹林的时候,疯老七动了。他飞快的窜了出来,长发乱舞,就像一条疯狗。
  
      寻常的马,恐怕会被他吓得惊慌大叫,然后因为地面太滑,摔倒在地,折断了腿。
  
      然而,他遇到的是大黑马。
  
      他不屑的瞟了一眼这个疯狗般的家伙,然后身躯微微扭动,飞奔的同时向转了一个很小的角度,就是这样的一个角度,刚好就把疯老七放到了鬼哭的右侧。
  
      变向的幅度并不大,却恰到好处。
  
      如此,让鬼哭出刀舒服至极。
  
      唰!
  
      雪白的刀身从刀鞘滑出,然后到了鬼哭的右侧,刀锋向前一横,顺势划出一条圆弧。
  
      动作轻快,借着马力,利索的划过了疯老七的脖子。
  
      这时候,疯老七还在疑惑那匹马为何没有摔倒,然后自个儿就不受控制的摔倒在了地上,头颅穿过的道路,滚到了道路的另一边。鲜血,喷了一地,形成一条笔直的横杠,将道路截为两段。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以致血液来不及沾到刀身上。
  
      鬼哭轻轻的一拉缰绳,收了长刀,大黑马开始减速,又跑了二十多步之后平缓的停下,扭头向回走去。
  
      说是走,但速度不慢,比得上寻常人的小跑。
  
      并且,速度越来越快,很快就跑了起来。
  
      途中,经过头颅,顺便踹了一脚,微微一勾,头颅飞起,正好落到鬼哭手中。
  
      20多里的路程,即便不使用全力,也只花了一刻钟的时间就回到了村庄。
  
      此时此刻,村庄已经鬼去楼空。
  
      “走了吗?”鬼哭自言自语:“也好。”
  
      他走到了一堆柴堆边,这是昨天夜里,那个老女鬼忙碌一夜留下的,里面还有些火星。
  
      没费多少力气,重新将火升起,然后,把头颅丢入其中。
  
      “告辞!”鬼哭说道,重新翻身上马,往来时的反方向离去。
  
      “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迎来了日出……”
  
      歌声响起,鬼哭的眼皮跳了跳:“大嘴,这歌是谁教你的?”
  
      “是你啊!”
  
      鬼哭沉默了一下:“你的记性真好。”
  
      独自一人赶路的时候,难免沉闷,所以有时候鬼哭会高歌一曲,自娱自乐,却没想到被这个家伙给记住了。
  
      “谢谢夸奖。”大嘴喜滋滋的回答,然后换了一首歌:“马蹄南去人北望……”
  
      “换一首。”鬼哭面无表情的说,这首歌,总让他感觉有些糟糕。
  
      “套马的汉子威武雄壮,飞驰的骏马像大黑一样……”
  
      大黑:“???”
  
      ……
  
      大黑的脚力堪比汽车,卯足力气短短一天的时间,就横跨两个县城好几个村庄,来到了虎牙山的范围。
  
      天快黑的时候,这才停下,山上有热情好客的良善村民前来迎接,拿着刀剑,欢呼不已。
  
      “老大,有头大肥羊。”
  
      “看起来点子有些扎手啊!”
  
      “管他的,咱们这么多人,他只有一个。”
  
      “孙贼,站住!”
  
      一支箭从林中飞来,直奔鬼哭。然后,歪歪斜斜的射到了一旁大树上,更尴尬的事情发生了,箭矢没有一头扎在大树上,而是弹飞了出去,蹭掉了一片树皮,落在了地上,没有半分威慑。
  
      鬼哭拉着缰绳让大黑停了下来,环目四顾,四周的树木晃得厉害,今日的风儿有些喧嚣。
  
      所以,这些贼有点蠢。这么大的风,拿不足七斗的猎弓射人,就怕能射到人,射穿衣服后威力也所剩无几了。
  
      “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若想过此路,留下小命来!”一个瘦高个高声唱到,一群热情好客的良善村民跟着哇呀呀的叫着,就像唱戏一样,场面一阵混乱,十分糟糕,其中还夹杂着咳嗽声,看来感冒的人不少。
  
      鬼哭沉默,大黑也沉默,就连大嘴也沉默了。
  
      “小子,快快下马受降,我等还能饶你一条小命。”瘦高个继续叫嚣。
  
      鬼哭叹了一声,有些恍如隔世,似乎回到了北风来临之前。那时候,杨安刚刚下山,可即便如此,这样极品的山贼也只遇到过一次,当真稀有。
  
      “你还想顽抗不成,你可知道我们的大当家是谁。”瘦高个后退两步,将一个冷峻的汉子露了出来。
  
      他怀中抱剑,脸有刀疤,胡须杂乱,身体还算魁梧,在一群或矮或瘦的男人之中,很是显眼,堪称鹤立鸡群。
  
      瘦高个还在说:“我们大当家的,可是大名鼎鼎威震百里的封喉一剑齐封侯。”
  
      鬼哭翻身下马,拔出长刀,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接着,先是几个勇敢的冲上来的家伙被打翻在地,然后一阵哭爹喊娘,这群山贼作鸟兽散。
  
      瘦高个见势不妙,跑得最快,可惜被鬼哭在鬼哭盯上,一刀抽在小腿上,抱着腿倒地大叫。
  
      和他一样的,还有七个,不过抱着的地方不同而已。
  
      大当家齐封侯依旧怀中抱剑,面容冷酷,只是裤裆已湿,双腿抖动,对鬼哭的胆怯明显藏不住了。
  
      当鬼哭的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时,他怀中的剑落在了地上,跪地求饶:“大侠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