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先砍一刀 > 第八十七章 趁梦刺杀

第八十七章 趁梦刺杀

    天边的启明星闪耀着光辉,那明亮的月亮却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大地又陷入了一片黑暗。m.x23us.com
  
      火堆大多已经熄灭,还有一些残留着几点火焰缓缓燃烧。
  
      微弱的火光中,一辆马车动了动。
  
      门开了,陈铁枪从中走了出来,身后跟着抱着生儿的七娘。
  
      他们躲在马车里,门窗都关得严严实实的,也是因此,受到昨夜的那一声高音合唱的影响要小了许多,率先醒来。
  
      当然,这个时候起来的也不只是他们,也有一些人或者动物醒来了,他们有的是因为体魄足够强健,有的是因为距离够远。
  
      只是他们大多迷茫,看着周围,有些不知所措。
  
      陈铁枪带着七娘偷偷的溜到了马推里,先出来了一批最为雄壮的马,这是陈老坐骑,不仅跑得快,而且性格温顺,正好适合。
  
      他扶着七娘上了马,把身上的披风取了下来,披在了七娘身上,然后又取出银子,这是他从马车上找到的,也通通交给了七娘。
  
      “你这是……”七娘疑惑的看着他。
  
      陈铁枪笑着说:“你先走,沿着大道,一直往北,不要停,我随后跟上。”
  
      “你要做什么?”七娘用力的拽住了陈铁枪的衣袖,不让他走。
  
      “陈老必须死。”陈铁枪此刻很冷静,他想的很清楚,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不杀掉陈老,陈老就会四处搜捕他,一个运气不好就会被抓住,到时候不仅他会死,七娘也会死。
  
      “你不能去,他们快醒了。”
  
      “如果我不去……”陈铁枪笑着道:“你一辈子都摆脱不了他,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他的性格。”
  
      七娘无言,陈铁枪嘱咐:“记得戴上帽子,你太漂亮了,这很危险,如果我没追上来,你不要停,这家伙是匹千里宝马,带着你们娘俩,运气好一日之内就可回到县城,然后先去找一个叫做杨老管的人,把马卖给他,接着让杨老管帮你雇一个车夫,随便挑一个地方走,找个地方隐姓埋名,卖马的银子和我给你的这些银子加起来应该足够你把生儿养大了。”
  
      这一刻,七娘落下了泪来。她只是利用陈铁枪,然而陈铁枪的这一番举动,她的心又不是铁做的,又如何能不感动。
  
      “快走!”
  
      陈铁枪拍了一下马屁股,这匹马不愧是一匹宝马,很通人性,抬脚就走,走的很平稳,直直的往营地外走去。
  
      七娘抹了一下眼泪,看向还在熟睡的生儿,戴上了兜帽,脸上变得坚定。
  
      当七娘骑着马快要穿过这个营地的时候,一个人捂着头从地上站了起来,目光突然注视到了七娘身上。
  
      “等等……”他叫道,然后,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一把利剑从后面穿透了他的喉咙,他满脸震惊,用力的捂住从喉咙里钻出来的剑刃。
  
      剑刃被抽了回去,手指被齐刷刷削掉,落在地上。
  
      这个人,也倒了下去。
  
      陈铁枪神情冷漠的注视着七娘离去的背影,然后朝着营地中央的那个帐篷跑了过去。
  
      途中,又杀掉了两个清醒的人,当他冲进帐篷,就看到一个护卫正试图叫醒同伴。
  
      而护卫也同时抬起头来,看到了从外面闯进来的陈铁枪。
  
      “敌袭!”护卫叫道,同时拔出剑来,而陈铁枪抢先出手,他的剑就在手中提着,并且提前做好了准备,所以更快。
  
      噗噗!!
  
      两把剑,相互刺入了对方的腹部。两人互相对视着,然后几乎同时抽出了剑。
  
      陈铁枪痛得满头的汗,而这个护卫也不好受,用力的捂着腹部,瘫软的坐在了地上。
  
      看来,虽然都是腹部中剑,陈铁枪的伤势更轻一些,至少,他还能站着。
  
      陈铁枪咬着牙,走近了这个护卫,这个护卫勉强抬起剑来,被陈铁枪一剑打掉,然后一剑击中了他的脖子。
  
      护卫倒下了,陈铁枪身体晃了晃,半跪在地。
  
      “你姥姥的……”陈铁枪痛得咬牙切齿,他没想到这个护卫的实力这么强,明明后出手,明明剑还在剑鞘中,却偏偏差点与自己同归于尽,还好自己的运气似乎好些。
  
      他喘着粗气,一步步挪到了昏睡中的陈老身边,陈老睡得很死,他的年龄更大,理所当然的会睡的更久。
  
      陈铁枪看着陈老,神经质的笑了笑,一剑刺出。
  
      当!
  
      明亮的火花在光线昏暗的帐篷中闪烁,陈铁枪手中的剑飞了出去,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这人。
  
      身材娇小,手持利剑,这是陈老身边的丫鬟,却没想到如此武力。
  
      “差点让你坏了大事!”丫鬟脸色铁青,她在后怕,昨天晚上,毫无疑问,她中招了,不知为何昏睡。本以为完蛋了,但却没想到还能醒来,当真幸运。
  
      “你是谁?”陈铁枪铁青着脸说道:“你绝对不是普通的丫鬟。”
  
      普通的丫鬟,哪有这样的武力值。
  
      “我是谁?”丫鬟捂着嘴咯咯娇笑:“看在你快要进阎王殿的份上,老娘就告诉你了。”
  
      她把衣袖一挽,露出了血红与青绿交错的刺青,一朵朵血色的鲜花,是如此的刺眼。
  
      “你是蛮女。”陈铁枪瞪大了双眼,然后叫道:“我知道了,你是熊王寨的人。”
  
      “知道就好,你也可以上路了。”丫鬟提剑而来,陈铁枪绝望的闭上了双眼,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遇到熊王寨的人。看来,陈老和熊王寨有联系,这是真的。
  
      并非蛮女厉害,也并非熊王寨的人厉害,而是熊王寨派到陈老身边的蛮女一定是厉害的,反正他这种江湖上也只能称之为好手的家伙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
  
      更何况,自己受伤不轻。
  
      就在闭上双眼等待着死亡的那一刻,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头,然后,一把剑被塞到了他的手中,他感觉一股巨力袭来,接着,温热的液体扑到了脸上。
  
      他睁开了双眼,顿时眼睛瞪得溜圆。
  
      这个熊王寨的蛮女满脸诧异与惊恐,脖子已经被他手中的剑一剑刺穿。
  
      当啷一声,蛮女手中的剑落在了地上,而他手中的剑却从蛮女的脖子里滑了出来。
  
      鲜血喷洒,他眼睁睁的看着蛮女的尸体倒在地上,半晌都没能反应过来。
  
      “还愣着干什么,快走!”
  
      陈铁枪回过头,便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在帐篷的出口一闪而过。
  
      他来不及思索,就已经有人醒来。不再犹豫,捂着腹部伤口奔出门外,门外,一匹黑马就停在他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