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先砍一刀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轮回

第一百四十二章 轮回

    滚烫的开水,浇在了人身上。
  
      一点寒光从林中射出,正中猪妖的胸膛。
  
      猪妖低下头来,看着胸前颤抖的箭尾,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声:“痛啊!”
  
      一骑从上往下,俯冲而来,隆隆的马蹄声犹如战鼓。
  
      猪妖抬手横在了眼前,胳膊又是一痛,一支箭钉在了上面。皮糙肉厚,一身脂肪在妖气的灌注下犹如盔甲。
  
      “好痛!”
  
      看着飞驰而来的一骑,猪妖丑陋的面庞因为痛苦扭曲,手中屠刀一指:“杀了他!”
  
      身边的几个半人的狼妖提着红缨枪冲了上去,才走几步,一只狼妖就被一箭贯穿头颅,扑倒在地。
  
      然后两只狼妖惨叫,被那看似瘦骨嶙峋的战马撞飞。一道刀光犹如白虹,剩下的半人狼妖被一刀几乎同时拦腰斩断。
  
      太强了!
  
      猪活命瞳孔收缩,他看到高处山坡上,几道人影正朝着这边冲来,其中一人他刚好认识,是天师府的一个铜牌。
  
      不好,有危险,天师府又来剿了,得把这事告诉老大。
  
      猪活命抬手将屠刀甩向那个戴着斗笠的拿着长刀的骑士,转身朝着洞口跑去。
  
      别看他胖,但跑的却是极快。
  
      当的一声,金属碰撞。屠刀倒卷而回,钉在了他的肩胛骨上。
  
      猪活命忍着痛,继续逃窜。身后的骑士追了上来,一刀劈在他的后背,他踉跄两步,发出怒吼,速度又快一截。
  
      猪活命一头撞进了洞中,然后就看到洞中一群匍匐在地的野狼,还有两头拿着红缨枪的狼妖。
  
      “三大王,怎么了?”狼妖连忙上前问道,猪活命粗壮的胳膊扒开狼妖,一边跑一边向身后指道:“挡住他,我去叫大王。”
  
      话音刚落,一支箭从外面射了进来,击中他了的后腰。
  
      猪活命闷哼一声,心中后悔,早知道要遇到这事,出门的时候就不偷懒了,把铠甲穿上。
  
      他继续忍着痛,踉跄而逃,这一切来的太快,到现在他还有些懵。为什么,为什么天师府已经打到这里了,他们却还没收到消息。
  
      那个突然蹦出来的骑士,绝对是一位金牌,不然不会有如此身手。
  
      身后传来狼嚎,紧跟着就变成了呜咽。
  
      洞中方便骑马,再加上有狼妖与群狼相阻,他总算暂时甩脱了那个可怕的敌人。
  
      但猪活命的情况,却不容乐观。
  
      他的伤很重,血流不止,眼前阵阵发黑。
  
      从受伤到现在,才多久,他居然就感觉到了自己已经不行了。
  
      妖气被对方的妖气冲击得四分五裂,背后已经痛到麻木,并且麻木的范围正在扩大。
  
      猪活命浑浑噩噩的跑着,直到听到了前方的咀嚼声。这熟悉的声音,让他丑陋的脸上不由得浮现一丝温暖的笑意,但很快笑意就被痛苦和恐慌淹没。
  
      “大哥,不好了…有人杀过来了,好厉害!快逃,快逃啊!”
  
      眼前迅速的被黑暗淹没,猪活命一口气没喘上来,摔倒在地,他用力的伸出手,撕心裂肺的大叫道:“大哥,快跑啊,晚了就来不及了!”
  
      疯狗愣住了,他抱住了头,放声嚎叫:“痛,好痛啊!”
  
      这情形,又是如此的熟悉。
  
      那是一个秋天,黄叶满地。
  
      他和活命,仓惶的逃命。
  
      一狗一猪,本是两个种族,在此刻却相依为命,比亲兄弟还亲。
  
      “大哥,快跑,我来挡住他!”活命如此说道,家伙贪吃懒惰,胆小如鼠,但在此刻,却是如此的勇敢,拖着满是伤痕的身躯,毅然决然的转身。
  
      后面,紧追不舍的是七八个猎人和一个道士。
  
      呜呜呜呜……
  
      箭矢的破空声,犹如哭泣。
  
      活命发出痛苦的惨叫,疯狗回过头来,便看到这个被自己视若累赘的家伙努力的张开胳膊,肥胖的身躯挡在了自己与箭矢之间。
  
      活命,是一头怕痛的猪。稍微碰着磕着,就会痛得嗷嗷大叫,但这时候,他却只是闷哼两声,便任由身躯被箭矢射得千疮百孔。
  
      他沉重的喘息着,回过头来,看到疯狗呆在了原地,逗大的泪水夺眶而出:“大哥,快跑啊,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疯狗扭头就跑,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涌上的头颅。
  
      和猎人待在一起的道士,紧拽着手中符篆,眉头紧凑。
  
      那该死的猪妖,挡在前方,让他的定身咒始终无法锁定那只犬妖。
  
      猪妖笨拙,除了挺能挨打并没什么优点,而那头犬妖却是十分危险,必须除掉,定身咒不能浪费在猪妖身上。
  
      正在犹豫间,一只箭矢从草丛中射出,穿透了道士的脖子。
  
      道士瞪圆的双眼,扑倒在地,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何会突然受到袭击。
  
      猎人们惊慌大叫,左顾右盼,寻找着偷袭者的方位。
  
      疯狗听到声或响动,回过头来,就看到一个猎人被一支短小的弩箭从眼眶贯入,倒了下来。
  
      有人在袭击这些猎人,尽管不知道是谁,但疯狗依旧没有丝毫犹豫,回头就朝着那群猎人扑杀过去。
  
      没了那个道士,没了那可怕的定身咒,这些猎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一番厮杀,疯狗喘息着坐在地上,用力的拔出插在后腿上的箭矢,看着路旁的草丛:“出来吧。”
  
      一个小巧的身影,持着相对它显得硕大的弩出现在他的眼中,这是一个化形不完全的……
  
      “啊!我要死了,大哥,我要死了。”
  
      浑身是箭的猪妖躺在地上惊恐大叫,疯狗心头松了一口气,还能叫的这么大声,就说明无碍……
  
      等等……
  
      疯狗眼前变得模糊,大脑的痛苦他眼前扭曲。
  
      滴答,一滴鲜血滴落在冰冷的地面。
  
      这肥胖的家伙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口中喃喃:“大哥,快跑啊!那个人好厉害…好厉害啊…我好怕呀大哥……”
  
      缩在墙角的兔女郎猩红的眼珠闪烁了两下,垂一下耳朵,更加用力的缩成一团,挤在墙角,藏在了阴影之中。
  
      疯狗嘴角抽搐,他没有跑,而是跪在地上,抱起这头肥硕的肥猪,这是他的兄弟,一次次为他挡刀的兄弟,这个世界上唯一没有背叛自己的人了。
  
      他在这里,自己怎么能跑。
  
      远方,传来惨叫。
  
      打退了一次天师府的围剿,他们就变得无法无天了,觉得这里天下第一安全,因此失了警惕,如今被人打了个措手不及,正在迅速溃败。
  
      怀里的兄弟已经变得冰冷,疯狗的心也随着一起变得冰冷,头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