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先砍一刀 > 第二百一十章 逃亡之歌

第二百一十章 逃亡之歌

    一辆插满羽箭马车在道路上狂奔,在两匹大马的拉扯下,这辆马车跑得飞快,轮子撞上一块小石块,顿时整个马车差点直接飞了起来。
  
      驾驶着马车的是罗家成,刚才马车差点直接翻到,让他冒了一头冷汗。
  
      在马车后面,大郎骑着大黑马为马车保驾护航。而在更后面,一群骑兵穷追不舍,激起漫天尘烟。
  
      箭矢一支接着一支的飞射过来,大郎伏在马背上,靠着大黑马的风骚走位躲避着飞来的箭矢,偶尔抓住机会回身回上一箭,然后又迅速趴了下去。
  
      马车中,两个女人坐在里面。
  
      一个是南宫,另一个自然就是赤仙子了。
  
      马车摇晃剧烈,但两个女人稳稳的坐在里面,丝毫没有因为马车的摇晃而坐不住的样子。
  
      赤仙子似乎显得有些烦躁,颇有些坐立不安,时不时透过马车上被箭射出来的洞口向外看去。
  
      而南宫,此时已经小腹微突,满脸祥和,低头在一件小小的衣服上绣着一只小老虎,看得出来,她很认真。
  
      咻!
  
      一支箭穿透车厢,从两女之中而过,咚的一声钉在了门框上。
  
      南宫的一丝长发从脸颊一侧垂下,她伸出手来,轻柔的将这丝长发挑到耳后,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赤仙子却一下子跳了起来,一脸崩溃的说:“我说大嘴,你能别唱了吗?我们在逃命,在逃命啊,严肃一点行不行?”
  
      此时大嘴正躲在行李中唱歌,正唱到“风风火火闯九州”,突然被赤仙子打断,它显得很不愉快。
  
      “怎么着,我唱歌又怎么了,招惹哪个人了吗?我从出生后几十年都没说话,现在说个话唱个歌又怎么了?”
  
      “你招惹我了。”赤仙子咬牙切齿:“你没看到后面那个还在拼命吗,你在这里唱歌,对得起他吗?”
  
      “首先,我问的是我招惹哪个人了,而你不是人,别想这么轻易的背叛我们蛇族。其次,我唱歌是为了给后面的那个助威,总比你在这里干坐着好。最后,最后没了。”
  
      赤仙子差点气疯,我怎么就不是人了,她转念一想,自己还真不是个人。
  
      “等等……”赤仙子又忽然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一下子站了起来:“我们蛇族?你什么时候是蛇了?”
  
      “我不是蛇还是什么,我从出生到现在就是一条堂堂正正的蛇,以前只是没长嘴巴而已。”
  
      赤仙子冷笑:“我还真没见过长了一张人嘴的蛇。”
  
      “你不就是长了一张人嘴。”
  
      “我人形的状态下当然有人嘴。”
  
      “看,你不是承认了?”
  
      赤仙子差点原地爆炸,咚的一声,一支箭钉在了车厢上,箭头直接突了进来,生冷的锋锐直指赤仙子的头颅,吓得赤仙子连忙缩了一下头。
  
      “哈哈哈哈哈……”大嘴发出一阵嘲笑色。
  
      赤仙子疯癫大叫:“啊啊啊……我忍不住了!”
  
      事情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赤仙子怎么也没料到,这一切,来的是这样的突然。
  
      疯了,一夜之间,似乎所有人都疯了。
  
      原本保护她们的士兵,原本老实巴交的百姓,在此刻,一个个张牙舞爪,满脸扭曲,流着涎水,追杀他们。
  
      还好大黑机警,及时发现并示警,再加上那些疯了的家伙似乎很害怕南宫手中那根始终燃不完的柴,这才让他们颇为顺利的逃出了县城。
  
      可是没想到,在这样惊险的情况下,大嘴没有心情唱歌,而且还是唱那样的歌,简直气死条蛇了。
  
      听到赤仙子的大叫,大嘴连忙接腔:“啊~~~啊~~~西湖美景,三月天嘞,有缘千里来相会……”
  
      赤仙子双眼瞪得溜圆,她无言以对。
  
      箭矢嗖嗖的从眼前飞过,大嘴的歌声却越加嘹亮。
  
      赤仙子有些头晕目眩,她呵呵的低笑一声,化作一道金光,一瞬间穿透车厢,到了外面,从大黑马的脚下游过。
  
      大郎正欲回身射箭,却发现几个骑士从马背上倒了下来,金光的残影还残留在半空,大郎心中一喜,是赤仙子出手了。
  
      还一口气消灭了十多个追兵之后,直到后方的追兵不敢再追,这才消停,回到车厢,然后把还在唱歌的大嘴拽了出来,噼里啪啦就是一阵乱摔:“我叫你唱,叫你唱……”
  
      “啊啊啊啊,要出蛇命了!”
  
      “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你不是蛇不是蛇不是蛇不是蛇……”
  
      马车忽然停下,赤仙子差点被甩飞出去,头磕到了门框上,顿时额头青紫,她快被气哭了,今日可谓是诸事不顺。
  
      “怎么了?”她打开门把身体探了出去恶狠狠的问道。
  
      “咱们可能走不成了。”罗家成叹了口气,指了指前方。
  
      在前方,是一群衣衫褴褛的叛军,他们手中拿着削尖的竹子木棍,流着口水斜着眼睛一个个笑得跟个二百五似的,静静的矗立在那里,远远看去,仿佛一片树林,密密麻麻的,把前方道路堵得严严实实,让马车根本就冲不过去。
  
      赤仙子吸了一口凉气:“这数量,恐怕上千了吧!”
  
      “不止。”罗家成看了一眼飘在天空的尘土:“恐怕更远的地方还有他们的人。”
  
      “嘶!”赤仙子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大郎骑着大黑来到了马车边,敲了敲车窗。南宫放下了针线和那小小的衣服,提起了霜雪剑,然后打开了窗。
  
      “师娘。”大郎面色凝重:“还请您骑着大黑尽快离开这里。”
  
      前方,衣衫褴褛的叛军轰的一声放下了竹枪与木枪,对准了这里,正缓缓的朝着这边逼近。
  
      南宫反手拔出霜雪剑,取出了那一根似乎永远不会熄灭的柴,道:“我们一起杀出去。”
  
      大郎苦笑摇头:“师娘,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我我那还未出生的师弟着想啊!”
  
      南宫低头看了一下燃烧的木柴,道:“还有机会。”
  
      一声嘹亮的鸣叫从天空传来,前方的罗家成听到这声音抬头一看,忍不住开心的哈哈大笑:“不必纠结了,咱们都能走,援军到了。”
  
      几块晶莹的玉符落下。
  
      轰!轰!轰!
  
      前方火焰与雷霆同时炸开,一群叛军直接被炸的人仰马翻。
  
      大鹏鸟从天而降,鸟背上的黄安真人招手大喊道:“快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