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先砍一刀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疯魔席卷

第二百三十一章 疯魔席卷

小河静静地淌过,河边的柳树翠绿的枝叶垂落下来,鸭子还在自由自在的游着,追逐着,发出嘎嘎的叫声。桥的一边,村民们焦急的翘首以盼,期盼传来的不是噩耗。
  
  忽然,一个村妇眼中一亮,牵着孩子的手跳着笑着大叫着:“富贵,是俺家富贵,他没事!”
  
  远方,十几个高大强壮的男人正大步朝这边走来,其中一个男人越走越快,迅速脱离了队伍,渐渐的,他跑了起来,跑得是如此的快,如风一般迅速的穿过木桥,张开强壮的双臂把村妇和小孩一同抱了起来。
  
  这个人,是老关,不,老关已经死了,他现在叫马富贵。
  
  “富贵,放俺下来。”一向彪悍的村妇羞红了脸,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家富贵居然还有这一面。大庭广众之下,真的好羞耻。
  
  “不放,死也不放。”马富贵低声说道。
  
  他是所有人中唯一一个由衷的感激着金狮子的人,三年前他就已经死了,而三年后的今天,在金狮子的手中,他又活了下来。这种感觉,真好。
  
  而其他那些人,此时此刻一个个神情复杂,他们努力的想要控制双腿,双腿却不由自主的越走越快。
  
  每走一步,他们就感觉原本的世界离自己远了一分,而和陌生的村庄又熟悉了一分,当他们跨过了那座木桥,就仿佛跨过了奈何桥,一瞬间,他们死了,他们也活了。
  
  树林中,其他三人也走了,只留下了金狮子和大公子两人。
  
  微风拂过,树叶和树上的花朵摇拽。金狮子双手合十,看了一眼河对岸欢呼的村民,又看了一眼河这边田野中偶尔露出的尸体,心情沉重,忍不住道:“我佛慈悲。”
  
  旋即盘坐下来,口颂佛经。
  
  ……
  
  当大公子醒来,已经是深夜了。
  
  火焰噼里啪啦的燃烧着,照亮了周围。
  
  他坐了起来,茫然的看着四周,过了好一会儿才彻底清醒,明白了自己身处一个山洞之中,山东还算宽敞,外面传来青蛙清脆的鸣叫,就是两头大熊缩在山洞的角落抱着几只小熊一脸委屈瑟瑟发抖这一幕让他眼角抽搐。
  
  金狮子就在一旁,盘膝坐在地上,拿着圆柱形的石头在捣着什么东西。看到他醒来,便把手中的东西递了过来,道:“涂在伤口处。”
  
  大公子艰难的伸出手,接住了递过来的东西,这才发现是一个打磨粗糙的石碗,而厚实沉重粗糙的石碗中,是一片黑绿色的粘稠物,想必应该是金狮子采摘的草药捣成这个样子的。
  
  大公子拉开衣襟,小心翼翼的涂抹在伤口处,顿时,一阵刺痛让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不过,一直沉闷的肺部却舒爽了许多,让他要吸一口凉气之后又长舒一口气。
  
  “我们现在在哪里?”大公子一边问道一边往伤口处涂着药。
  
  “当然是在熊洞。”金狮子理所当然的说着,往火堆中添了一把柴。
  
  大公子有些无语,他道:“我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大概在什么方位,在什么州,怎么山,又或者什么林。”
  
  “哦,你早说嘛。”金狮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随手抓起一个果子在身上擦了擦,道:“我们现在在贺州城附近。”
  
  “贺州城附近。”大公子琢磨了一下,他自幼熟背地图,很快就想起了这在哪儿,不由得叹服:“你的速度可真快,也只有八百里加急能比得上了。”
  
  “八百里加几可没我快。”金狮子咬了一口野果,眉飞色舞的说:“曾经有一次我被一只豹子精追杀,结果他活活被我的累死了。有一次,我被一群狼妖追杀,只用了一个黑夜加白天的时间,我一口气就横穿了一片宽达九百里的的草原,那群狼妖直接被我甩得连影子都看不到了。还有一次,有个道士想拿我去炼丹,结果我一口气从东昆仑跑到了东海城,横跨了整个中原。”
  
  大公子眼角再一次抽搐,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蠢蠢的妖怪生活经历居然是如此的多姿多彩。他究竟遭遇了什么,这一听就很了不起的逃跑本事又究竟是如何练出来的,不由得引人深思。
  
  “对了。”大公子岔开话题:“你为何一定要他们留下来,我想,不只是想让他们赎罪吧!而且,我想的神通你也一定很少用吧,一次为什么又要用到他们身上。”
  
  金狮子意犹未尽的停下的话题,一口气将一个野果啃得只剩干净的果核,然后甩了一个野果到大公子怀里,这才开口道:“让他们赎罪只是一方面,很重要的是我想要尽可能的保护那些村民,毕竟是200多条人命。对于我的神通,这是第四次用了,也是唯一一次半强迫的对人使用。”
  
  说着,他抬起了头,有些悲伤的看着洞顶,四十五度的泪水滑过脸颊:“我无家可归了,所以想要找到鬼哭兄弟投靠他,结果他不在家,他的那些同族说他去了大周,去了大河的北边。所以我往那边赶去,结果刚靠近大河,就看到一群士兵在烧杀抢掠,一开始我还以为他们是秦军,降服了他们之后我才了解到,他们本就是大周的士兵,而烧杀抢掠完全是因为王命。大周的王已经疯了,他的士兵也疯了,他们疯狂的折磨着其他无辜百姓,一部分百姓被他们活活折磨死,一部分百姓也疯了,然后加入了他们。”
  
  说到这里,金狮子打了个寒颤:“我在那附近逛了两天,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
  
  大公子没有回答,眉头紧皱。
  
  金狮子自顾自的说:“我见到了魔,一些疯子已经不是疯子那么简单了,他们已经成了疯魔,而且不是一个两个,也不是一群两群,而是数以千计,万计。并且,数量还在增多,他们就像是从山顶滚落的雪球,越滚越大,我甚至怀疑,再过一两年,一群疯魔将会席卷整个大周,如果没人遏止的话,只需数年,他们会就会席卷整个南瞻部洲。”
  
  大公子此时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才好了,他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大脑飞快的消化着从金狮子口中说出的惊人消息,如果金狮子说的都是真的,那么,他也算是明白了大周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为何会突然翻脸袭击他,马去病又为何突然一夜之间变得如此之强。
  
  因为,马去病疯了啊,而且很可能已经成了疯魔。
  
  金狮子还在说:“我在那边待了两天,然后被他们发现了,在他们围追堵截下,我逃了出来,遇到了你们,看到那个祥和的村庄,我想到那些在疯狂中沦陷的村民,他们毫无抵抗力,如果其中有几个人能够出头,能带领他们逃跑,或许他们能逃出来吧,于是……喂……喂?你在听吗?”
  
  金狮子手指戳了戳大公子的胳膊,大公子从呆滞中回过神来一把揪住了金狮子的衣领:“快,快带我去找鬼哭。”
  
  “放心吧,你的伤……”
  
  “现在已经不是我的伤的问题了,也不是我的命的问题了,而是关乎整个人族以及与人族亲近的种族的命运。快,以你最快的速度,就算是跑断了腿也要尽早把我送到鬼哭那儿。”
  
  金狮子呆了一下,他看着大公子红着眼睛气喘如牛的样子,有些恐惧,弱弱的说:“你承受不住的。”
  
  “我说了,现在已经不是我命的问题了。”
  
  “那明天一早……”
  
  “现在就出发。”
  
  金狮子快哭了,一向温和理智的大公子发起疯来让人恐惧,他委屈巴巴的说:“肚子饿,跑不快。”
  
  “那就快点填饱肚子,快,还愣着干什么,快吃啊!”
  
  说着,大公子想到了什么,连忙取出玉符,道:“对了,吃东西之前帮我注入点妖气。”
  
  玉符传输的信息有限,但好歹,也能给鬼哭发出一些警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