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先砍一刀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断刀之刀

第二百三十三章 断刀之刀

    困住鬼哭好说,鬼哭的确强大,他的强大足以让马去病夜不能寐,不仅是那么多的身份显赫并且实力高超的敌人都死在了鬼哭手中,还有在梦中的未来,他便是死在鬼哭之手,所以由不得他不警惕。这样的强大,足以保证鬼哭在遇到危险后,第一时间能够逃脱。
  
      但是,他在马去病眼中,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妇人之仁。蜀军,就是他用来困住鬼哭的囚笼。可即便这样,还是不保险,万一鬼哭在关键时刻舍弃了蜀军,独自逃生,囚笼就困不住鬼哭了。
  
      所以,必须要一击命中,在鬼哭反应过来之前先折断鬼哭的刀,让他失去在大军之中脱身的能力。
  
      而想要折断鬼哭的刀,就无疑难上了很多。鬼哭的刀太过锋利了,与他的刀碰撞,损毁的很可能是自己的武器。
  
      但是如果不毁掉他的刀,想要他的命,就更难了。鬼哭不但有杀人刀,更有活人刀。活人刀保证的鬼哭只要还有力气,就不会死。别忘了,他身上还有一副刀枪不入的宝甲,遮住了身上大半的致命弱点。
  
      梁去伪和群魔都告诉马去病,在昆仑山下,有一口魔刀,不但能毁掉鬼哭的刀,还能破掉鬼哭的甲。
  
      所以,马去病来到了这里,打算先挖出那口魔刀,再转头对付鬼哭。
  
      这一挖就是一天一夜,疯魔不愧是疯魔,完全是不要命的。铲子挖断了,就用手来,手给磨秃了,就用脚、用头,直到把自己血活活流干,或者把自己活活累死。
  
      一天一夜的时间,近千个疯魔死在了这里,血肉沾满了挖出来的大坑,最终,魔刀被挖出来了。
  
      “怎会如此?”梁去伪显得十分惊慌失措,完全没有料到这个情况。
  
      魔刀,碎了。
  
      然而,马去病却显得很镇定,反而点了点头,道:“这很正常,万万钧之力从头顶直压下来,再厉害的神兵利器也扛不住。”
  
      “可是……可是没了魔刀,如何对付鬼哭。”
  
      “谁说魔刀没了。”马去病脸上露出了笑容:“虽然形已毁,但神还在。”
  
      说着,他摊开了手掌,为准化为碎片的魔刀用力一抓,无数刺耳的尖叫响彻上空,周围数十人立刻七窍喷血而亡。
  
      魔刀碎片化成了名为魔尘的灰烬,而马去病手中托住了一个黑色的不断变形的圆球,上面浮现无数细小的人脸,他们尖叫着挣扎着,想要从黑球中挣脱出来,却始终没办法办到。
  
      “我先走了!”
  
      “陛下,您要去哪儿?”
  
      “打造一柄新的魔刀,对了……”马去病回过头来,指了指魔刀化作的灰烬:“用这些魔尘锻进兵器中可让兵器变得坚固,不那么容易被鬼哭的刀斩断,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是的,我知道。”梁去伪垂下头来,眼中寒光闪烁。
  
      他们,还有很多事都瞒着他。恐怕用不了多久,等他成功的将马去病推上万魔之王的宝座之后,就是他被抛弃的时候了吧,但是啊!
  
      梁去伪冷笑一声:“无论是我,我的祖先,还是你们,都犯了同一个错误,小瞧了人族了啊!魔族立,人族灭,呵,也就一个口号而已。”
  
      ……
  
      囚笼中,罗渊双臂双腿被铁链束缚,他低垂着头,手臂被从两侧吊起,靠着铁链的支撑,无力的跪在地上。
  
      满身的伤痕,滴滴鲜血滴落,他嘴唇苍白,眼神中充斥着仇恨。
  
      魔头夺走了陛下的身躯,让陛下变得疯狂,他想要让陛下恢复原状,然而却落得如此下场。那个魔头,似乎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还没等他行动,就被人偷袭,关到了这狭窄逼仄的囚笼之中。
  
      他周围,是一片群魔乱舞的模样。
  
      有的淫荡的笑着,有的痛苦的哭着,有的即便肚皮已经快被撑破还在往嘴里塞着东西,有的拼命的交配,也不管身下是个什么东西,有的惊声尖叫,把自己的脸撕的粉碎,有的用左手手掌藏住了右手的五根手指,像是藏着什么宝贝,咯吱咯吱的声音中把自己的手指头咬得鲜血淋漓。
  
      普通人,被扔到了这里面,就算那些疯魔不伤害他,过不了多久,他也会疯的。
  
      罗渊感觉自己已经快疯了,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沉重的脚步声传来,甲片摩擦,咔嚓作响。一队魔兵整齐的走来,领头的,是满脸阴冷如冰严肃如铁的马仲羽,如此忠诚的他却被马去病逼成了魔。
  
      可笑,当真可笑。
  
      罗渊笑出了声,脸上却充满了悲哀,看向马仲羽的目光充满了同情。马去病给了马仲羽一杯酒,说是毒酒,即便如此,马仲羽也毫不犹豫的喝了。然后,他失去了对于身体的控制,瘫软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家人是如何遭到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迫害的。
  
      在一声声的尖叫求救声中,他疯了,失去了理智,最后甚至失去了神智,活生生的成了一个移动的傀儡,一个没有半分感情的魔头。
  
      透过马仲羽和他的那些魔兵,罗源看到了一辆车,车上之人,正是马去病。
  
      他踩着仆人的背脊从车上下来了,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罗源的面前。
  
      “还没疯?你可真是顽强。”
  
      罗渊抬起了头,双眼直勾勾的看着马去病的脸,使劲的要将这张脸深深的映入脑海,咬牙切齿的说:“没杀你之前,我怎么可能疯。”
  
      “很好,我要的就是这种仇恨,保持住。”马去病邪恶的笑了,罗源瞳孔收缩,惊恐的看向马去病手中的那个黑球。
  
      “啊!”
  
      黑球涌入罗渊的身体,罗渊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他恨,他恨占据马去病的魔头。
  
      他恨,他恨因为自己罗家遭遇灭顶之灾。
  
      他恨,他恨这个世道,恨泰山塌导致无尽的疯狂被放了出来。
  
      他恨所有的魔,恨不得将他们撕成碎片,吮干他们的血液,用世界上最可怕的刑法折磨他们,让他们痛不欲生,求着他杀死他们。
  
      但是他做不到,所以他也只能恨。
  
      “来吧,加入我们吧,加入我们你就有报仇的力量了。”
  
      “我要报仇。”罗渊红着眼睛心中默念,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冷静,但还是忍不住别了声音蛊惑。
  
      “吼!”
  
      咆哮身在囚笼中炸开,紧接着,整个囚笼化作了碎片,罗渊浑身漆黑如铁,脸庞不断在男女老少中变换。
  
      “马去病,我要杀了你。”
  
      魔焰沸腾,罗渊感受到了体内充斥着的几乎无穷无尽的力量,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能够轻易的杀死马去病。
  
      大仇,终将得报。
  
      “跪下吧!”马去病说道。
  
      罗渊神情狰狞,然后,跪倒在地。
  
      “我知道你想杀我,你现在也的确有这个实力,但可惜,要你成了魔,便是我的子民,我的兵器。”马去病笑着摸着他的头,轻柔细语的说道。
  
      罗渊的心沉入了谷底,不断的向下沉沦。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