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明朝假太监 > 第二百五十四章特使

第二百五十四章特使

    李永芳的到来,对叶珣来说并不意外,之前就曾联系过自己想投降,后来因为做事不密,被皇太极逮住,努尔哈赤没杀他,真的是挺给他面子了,而这次代表皇太极来谈判,估计也是无奈之举,不得不来。
  
      叶珣没有难为李永芳,如果今后能在消灭女真的过程中,他真能做出什么突出贡献,叶珣也不介意让他善终。
  
      同李永芳一起来的还有佟养性的侄子佟福,这小子一直生活在建州,从小没受过什么教育,再加之建州女真这些年太过顺利,以至于他到那都是一种老子女真最大的嘚瑟样,自我感觉十分良好。
  
      李永芳是叶珣返回沈阳第二天来求见的,显然也是十分着急,不然怎么也得等叶珣休息几天才应该来的。
  
      叶珣虽没有迎出大门,却也站在了厅堂门口,算是给足了李永芳面子,同时也在细细打量这个传说中的大汉奸。
  
      李永芳年纪不大,三十左右,鼻直口方,双眉入鬓,身材魁梧健硕,卖相可说不是一般的好,不然努尔哈赤也不会招他做孙女婿了。
  
      一见叶珣的面,李永芳的眼睛就红了,要不是有佟福在,他就直接给叶珣跪下了,看着蒸蒸日上的辽东局势,他现在最想的就是早点回到组织的怀抱。
  
      强忍内心的激动,李永芳抱拳施礼,道:“建州使节李永芳,参见叶公公”
  
      叶珣点点头,笑道:“李将军,我们也算神交已久了,里面请!”
  
      两人似乎有意冷落一旁的佟福,相互谦让着向里面走去。
  
      佟福脸色一变,不过最终还是忍了下来,从赫图阿拉出来的时候,叔叔可是曾交代过,监视李永芳的一举一动,同时也不能跟叶珣发生冲突,一切当以大局为重。
  
      可以说佟养性的想法是好的,他这个侄子老老实实地混这一趟,一个不大不小的功劳肯定是跑不了的,可佟养性还是忽略了侄子的性格,这小子根本就不是个能忍住的货。
  
      见叶珣和李永芳在前面有说有笑地走着,佟福压了压胸中的怒火,快步跟了上去。
  
      听到脚步声,叶珣才仿佛刚看到这个人一般,转头看了眼佟福,然后对李永芳道:“这是你的随从?”
  
      李永芳刚要回答,佟福已经抢先道:“本人乃大金副使,不是他的随从”
  
      副使是什么东西?
  
      叶珣笑笑没说话,仍对李永芳道:“皇太极让你来干什么?”
  
      “大汗让末将来与公公商议,两家罢兵休战,永为兄弟之邦,不知公公意下如何?”
  
      因为有佟福在,李永芳自然不能把自己的心思表露出来。
  
      叶珣点点头,事实上他一直都不主张直接与女真开战,对付女真一个“困”字就够了。
  
      “我有两件事,若是皇太极能答应,那一切都好说,若是不答应,那我们就没什么必要谈了”
  
      “公公有什么条件尽管提,末将就是带着最大诚意来的,只要不是太过,我家大汗一定会答应的”
  
      李永芳话音未落,佟福就在一旁阴阳怪气地道:“李将军,大汗可没说什么条件都答应吧?你这样说话,置我大金颜面何在?”
  
      叶珣终于把目光转向佟福,淡然道:“这么说,你能做主了?”
  
      佟福傲然道:“在下是代表大汗而来,自然不能坠了我女真的威风,如今我建州兵强马壮,草原各部无不望风披靡,萨尔浒...”
  
      佟福的话还没说完,就猛地被叶珣抓住衣领丢了出去。
  
      “阔木尔,打他五十棍子,让他知道知道什么是规矩,借了李将军光还不自知,真是给脸不要脸”
  
      佟福被叶珣丢出来,本已摔的晕头转向,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如狼似虎的侍卫按在地上,然后“噼里啪啦”地打了起来。
  
      李永芳见状,忙道:“公公留他一命,不然小人回去很难交差的”
  
      叶珣已经看出这个佟福是来监视李永芳的,不过像李永芳这样的人不逼一下怎么行。
  
      似笑非笑地道:“李将军,人的一生难免有犯错的时候,但要知错能改才行,我不会杀他,也不会提什么过分的条件”
  
      “第一,上次努尔哈赤去京城纳降表时曾答应赔偿二百两银子,回去告诉皇太极,三百万两银子,立刻给我送到沈阳,少一个子都不行”
  
      “第二,我要金台吉和布扬古的遗体和家眷”
  
      “就这两条,能答应,我们在坐下来好好谈,如果还想像上次一样耍什么花样,那我也绝对会奉陪到底的”
  
      要银子只是表面,叶赫两大贝勒的遗体和家眷,才是叶珣最想要的。
  
      这是千金买骨的翻版,目的是要告诉所有支持过叶珣的草原部族,叶珣没有忘了他们,也不会任他们的家人被欺凌的。
  
      李永芳想了一下,道:“公公放心,末将这就回去写信给大汗,末将以为这两件事应该都可以办到”
  
      叶珣点点头,事实上这两个条件并不过分,建州要积蓄实力,辽东也同样需要潜心发展,而这就离不开稳定的大环境。
  
      “李将军,这次就不留你饮宴了,希望有朝一日,我们能真正的坐一起把酒言欢”
  
      李永芳自然明白叶珣这番话的意思,同时心中对叶珣也有种深深的感激,因为他很清楚,如果叶珣强留他喝酒,再顺便造成一种他有意投降的假象,回去皇太极肯定不会饶过他的,可现在叶珣什么都没做。
  
      躬身施礼道:“公公放心,永芳错过一次,现已迷途知返,绝不会再错下去了”
  
      “好!我记住你的话了,带着那小子走吧,再顺便告诉皇太极,若这小子在本公面前还这么嚣张的话,本公也不介意把他脑袋送回去”
  
      叶珣的强势谁不知道?李永芳忙答应一声,出去后叫来自己的手下,架着已经被打晕的佟福快步而去。
  
      看着李永芳的背影,叶珣不由撇了撇嘴,他现在也说不好将来能用李永芳干什么,但能在女真内部多扎几根钉子总是没错的。
  
      回沈阳才一天,无数事情等着叶珣去做,接见李永芳实在是不得已的事。
  
      不过今天似乎注定是个受访的日子,叶珣的屁股还没等坐热乎,就有侍卫来报,朝鲜朴鼎吉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