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女神的后裔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彩色巨树

第一百一十九章 彩色巨树


  蚩尤带着风伯雨伯寻找着食铁兽的踪迹,每经过一个部落,蚩尤就会拿出一副亲手画的女娲像询问各部落的族长,见没见过这个叫女娲的少女,其实在蚩尤看到女娲时,就觉得她不会是部落里的人,在他的领地如果出现修道的人族,族长肯定会报告给他的,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外族的人偷溜了进来,她不是还有一个叫盘古的同伴吗?第二种可能就是自己的领地里面有隐士高人,女娲可能是这个高人的弟子。
  风伯雨伯不知道自己和少主分开后,少主到底遇到了什么,为什么会拿着一个少女的画像四处打听,少女被少主的神来之手给画活了,不过这个世上真有这么漂亮的人族吗?少主这两天跟掉了魂一样,一坐下来休息就会发呆,还总是伸手抚摸自己右肩,嘴角挂着一种柔和的笑容,就跟魔怔了一样。
  风伯雨伯从小跟蚩尤一块长大,从未在蚩尤的脸上见到过这种笑容,两人偷偷议论,少主可能是对这个人族少女动心了,这个人族少女也太厉害了,和少主一面之缘就让从不多看女人一眼的少主记挂在心,四处寻找,实在让他俩感到震惊。
  蚩尤领着风伯雨伯沿着食铁兽留下的痕迹,进入到了大山深处,这是他们从未到过的一个茂密森林,他们在这片茂密的森林里大约走了一个多时辰,前方出现了一片迷雾,蚩尤带着风伯雨伯毫不犹豫的走进了迷雾,风伯雨伯觉得这浓雾来的怪异,所以贴近蚩尤的身子紧紧跟着,眼睛都不敢眨动一下。
  蚩尤进入迷雾后,眼前总是有诡异的光芒闪过,如果遇到一个胆小或者谨慎的人,此时肯定后退,可他是谁,他是蚩尤,一个从来不知道怕为何物的人。
  蚩尤大步的朝着光芒的汇聚点走去,奇怪的是,这些散发着光芒的点看着就在眼前,可他怎么走好像还是和光点保持着一样的距离。
  “少主,不对呀,这看上去像是一个迷阵,我们还是退出去吧!”风伯紧跟在蚩尤的身后说道。
  “我就不信这个邪了,我就朝着这个目标走,我就不信走不到它跟前。”
  风伯听到蚩尤如此说,便不再吭声,只要少主决定了的事,那就没有更改的可能,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盯着少主的后辈,一旦出现意外,他会用自己的命去换少主的命。
  蚩尤继续往前走着,他的眼睛始终盯着这些发光点目不斜视,渐渐的他的眼睛竟然透视了进去,自己的身体也仿佛进入到一个恍惚的空间,他的周围有无数个五颜六色的发光体在闪烁。
  蚩尤异常冷静,他的眼睛仔细的观察着这个让他有些目眩的空间,终于他看出了倪端,这些众多的光体里面只有一个绿色的物体是不发光的,它静静的悬浮在所有发光体的中间,似乎在等着自己向它靠近。
  “你们两个拽着我的束腰,千万不要松手。”
  “是,少主。”风伯雨伯的声音。
  蚩尤直直的向绿色的物体走去,他心里数着自己的步子,当第五十步的脚落下时,光线突然明亮起来,他赶紧眨了眨眼,收回刚才的凝神,眼前竟然出现了一块圆圆的小平原,小平原的正中心有一棵高大的彩色巨树,粗大的墨绿色树干直立挺拔,支撑着巨大的彩色树冠摇曳生姿,那些柔软的彩色枝条荡漾着,就像是少女美丽的长发在飞舞,小平原的地面上全是五颜六色发光的石子,一簇簇的散发着光芒,就像是盛开着的五颜六色的小花。
  可能是此时出现的彩色巨树特别符合蚩尤现在的心情,让他情不自禁的走了过去。
  彩色巨树的树冠方圆不知道有多少丈,蚩尤从未见过这么高大的树木,茎干粗壮,树形奇特,悬根露爪,蜿蜒交错,古态盎然,树冠上的彩色树叶茂密,树枝柔软油绿光亮,树干的枝杈密集,大枝横伸,小枝斜出虬曲,一串串黄色和紫红色的球形果生于彩色树叶的腋下,感觉很是奇特。
  蚩尤看着这棵高大怪异的树身,心里一阵阵的发痒,好像心里有亿万个触手在伸展,想要摘下在自己眼前晃动的一串紫红色球形果。蚩尤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伸手摘下了一颗又大又圆的紫红色球形果。
  蚩尤刚把紫红色球形果握在掌心,树上所有的球形果全部瞬间脱落,哗啦啦就像是下了一场彩色的果雨。这些球形果一落到地面上,果肉好像被土地吸食了一般,瞬间变得干扁,最后化为尘土融入地面消失不见。
  蚩尤惊异的看着瞬间发生的一切,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不知今天的奇遇是福还是祸?
  跟在蚩尤身后的风伯雨伯被眼前的奇特景象惊呆了。
  “少主!快走吧!这里太诡异了!”风伯在蚩尤的身后劝说着。
  蚩尤置若罔闻,犹如魂魄离体,继续呆呆的站着动也不动。
  风伯雨伯想着这两天少主总是犯魔怔,就相互使了个眼色,壮着胆子走上前来,想把蚩尤带出这个危险的境地,可是无论两个人怎么努力,蚩尤的双脚就像钉子一样钉在原地,分毫没有挪动。
  “放手!”蚩尤突然说道。
  风伯雨伯看着蚩尤的眼睛,没有看到丝毫魔怔的迹象,就赶紧的放开手退回到蚩尤的身后,背对背直立如剑,两双眼睛警惕的看着四周。
  蚩尤把紫红色球形果放到自己的鼻子下面闻了闻,什么也没有闻到,他觉得很奇怪,从来没有见过什么味道都没有的植物果实,他把果实贴到了鼻尖上狠狠的吸了一口,突然一股奇异的清香充斥了他的整个鼻腔。这股奇香蹿进了他的五脏六腑,奇经八脉,他的心里更是奇痒难耐。
  他难受的忍不住去身上抓挠,可是这种奇痒是从他的心里面涌出来的一种奇痒,好像全身都是痒的难受,却又抓挠不住的感觉,他的心神烦躁不安,竟一步一步的向树身走去,像是被树身召唤一般,而他牛首人身的本体也在此时显露了出来。
  走至三人都合抱不住的树身跟前,蚩尤将自己赤裸的脊背靠在了粗大的树身上,不由自主的蹭了起来,被树身一蹭他心里的奇痒顿时消失不见,他刚一停下来,心里又开始奇痒难耐,他只好又靠着树身再次蹭了起来,他就这样不停的蹭着,如玄铁般坚硬的脊背已经被他磨破了皮,露出了血肉,他的血液粘到了树身上,而树身也被蚩尤的脊背给磨得一块块树皮脱落,一种白色的浓浓的汁液从树身流出,在蚩尤毫无察觉时,从他脊背露出血肉的地方渗入到他的身体之中。
  此时的蚩尤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组奇怪的画面,一个九头彩色神鸟从天空落下,化作一个美丽的少女,少女坐在一个宛如从天空中落下的瀑布边,皓腕轻抬从身后理出瀑布般的彩色长发,一位古铜色皮肤的英俊青年坐在少女的身旁,他温柔的帮着少女清洗着美丽的长发......。画面转换,一个长相俊美的青年脚踩金莲立于半空,手持一面玉镜罩住了地面上一位生着三头六臂的牛首神人,牛首神人浑身是伤,气息紊乱,六只牛角已尽被砍断,他拼命的挣扎着想要脱离玉镜强大的吸力,可是他的双脚还是离开了地面,向空中的玉镜飞去,一个九头彩色神鸟突然从天而降,她声如厉鬼尖啸,攻向手持玉镜的青年,青年随手一掌拍出,九头神鸟的彩色羽毛在空中飘落,牛首神人已经靠近玉镜,就在牛首神人将要被吸入玉镜的一刹那,九头神鸟竟然再次冲上前来,宽大的翅膀抱住牛首神人一同被吸入玉镜之中。
  画面消失,蚩尤心中的奇痒也开始减退,蚩尤奇怪的抬手摸着自己的额头,不明白自己的脑海中为什么会出现这些画面,他转过身来,看向粗大的墨绿色树干,树干已经被自己的脊背蹭的露出了里面白色的树身,露出的树身上面涂满了鲜红的血液,其中还混杂着一种白色的浓稠物。
  蚩尤的识海一闪,“自己是背靠着这棵大树才有了这些画面的,所以这棵大树极有可能是那个九头神鸟和青年的骨血所化,那个白色液体应该是他们的身体所凝结出的精华,在自己的脊背磨破以后进入了自己的身体,才有了刚才的神奇画面,牛首神人应该是自己的祖先,九头神鸟无疑是九凤族的祖先,那个脚踩金莲的年轻人又是谁?他为什么要杀了两位先祖,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蚩尤张开手掌,一枚紫红色的果子静静的躺在他的手心里,“这应该是自己的祖先送给自己的一次造化,决不能错过!”
  他把果子送进了嘴里,果子入口即化,一股异香中夹杂着浓浓的血腥味滑入他的食道,众多信息再次涌入他的识海,一组组清晰的画面组成了他新的记忆,这些信息全部都是两位先人平生所修的神通和功法,还有详细的练习功法的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