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女神的后裔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力不从心

第二百五十三章 力不从心

    杨戬被火燧带入太阳宫中的某个地方淬炼**去了,盘古和祝融拉着燧皇的元神,结伴到太阳宫外欣赏火焰组成的自然风光了,女娲和二位老祖、公孙轩辕坐在太阳宫中等待东皇的归来。
  
      太阴幽荧就像一个热锅上的蚂蚁,不停的在大殿之上转来转去,悲伤、喜悦、慌张、急切、忐忑、焦虑、紧张、祈盼,失望、难过、兴奋等多种情绪的交集,使她的面部表情千变万化。
  
      女娲从来就不知道人的情绪和表情会是这么的丰富多彩,真是瞬息万变。
  
      “有大悲才有大喜,有大失才有大得,有大悲不一定有大喜,有大失不一定有大得,一切皆由因果而定。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菩提老祖单掌立于胸前,口中诵到。
  
      女娲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菩提老祖,公孙轩辕也是一脸的懵懂,不知老祖所言何意。
  
      “勿以恶而为之,勿以善而不为。善恶只在心上分,此为罪恶之根源。”
  
      女娲依旧眨巴着眼睛看着菩提老祖,公孙轩辕却点了点头。
  
      “心具有主宰意,如主人操纵着一切,人心惟危,道心惟微。太阴幽荧此时心生贪嗔痴等烦恼,心中充满种种**,如不加以克制,若事与愿违,不能随心所欲,这种我与心的不调和的痛苦,比身体不调和带给她的痛苦更大。”
  
      女娲的眼睛中出现了一片茫然。
  
      菩提老祖继续道:“人生宇宙的实相,不外是苦、集、灭、道四种道理而已。这个世界充满了各式各样的苦,知道了苦的实相,进一步去寻找灭苦的方法,因此了解苦的存在,只是一个过程,而如何灭除痛苦,获得解脱,才是佛教讲苦的最终目的。”
  
      “老道我不懂老菩提说的什么佛教,我只知道万物均有生存法则,顺应天意,则道法自然,了却因果后合道成圣,进入混元大罗境界,超凡入圣,万劫不灭,因果不染,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天道不灭,圣人不死。”鲲鹏老祖说道。
  
      “才下心头,又上眉头,力不从心,源于我与心不调。”女娲看着焦虑不安的太阴幽荧,自言自语的说道。
  
      “主人的悟性真高,只是人心谁又能管得住呢?因此才有了修行之说。道家的以雌守雄、以柔克刚、刚柔并济的辩证思想却又最适用于集权的统治,国家的治理,军队的策略。这种对立的统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和谐,造就了这大千世界,芸芸众生的千像百态。而其中的酸甜苦辣,人生百味,才使人们产生多面情绪的缘由,人心的沟壑形成,争夺,猎杀,战争随之而来,人们陷入苦难之中,这就回到了我们最初讲的原点。”
  
      女娲听着菩提老祖的讲解,心中似乎明白了很多,但又似乎什么都不明白。
  
      公孙轩辕一直在沉思。
  
      “断恶修善,自净其意。这就是佛要说的话。佛是在度化世人,转恶为善,转染成净,转迷为悟,转识成智。让世人摆脱世间的烦恼,六根清净,四大皆空。”
  
      女娲看着菩提老祖迟疑的说道:“老祖讲的我只听明白一点,在这宇宙间,道家是唯物者,而佛家好像是唯识者,二者虽表面看着对立,其实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既对立又统一,看似杂乱无章,其实却充满和谐。”
  
      菩提老祖吃惊的看着女娲,久久不语,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女娲,最后他说了一句话,“无法界定的现象,都有它内藏的轨迹可寻,这就是规律,它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
  
      女娲的眼睛渐渐明亮起来,她领悟到了菩提老祖话中更深的含义。
  
      “谢谢二位老祖教诲!”女娲双手合十在胸前,分别向两位老祖行礼。
  
      “二位老祖的教诲终生难忘!”公孙轩辕向两位老祖深施一礼。
  
      其实公孙轩辕的理解却是另外一种含义,这就是所谓的,“仁者见之谓之仁,智者见之谓之智”,每个人在对待同一件事物上,由于关注点不同,见解自然不同,没有什么对错之分。
  
      “烛照哥哥,真的是你!”太阴幽荧的惊呼声让大殿中的人全部看向太阳宫的入口,太阴幽荧从大殿中向太阳宫的门口扑去。
  
      “幽荧妹妹,我终于见到你了!”一道高大的身影几乎挡住了太阳宫的宫门。
  
      在太阳烛照的面前,飞扑过去的太阴幽荧犹如一个欢喜雀跃的鸟,太阳烛照伸出巨人一般的手臂把太阴幽荧举了起来,用舞蹈般的步伐,旋转着进入了大殿之上,金色的长发飞舞起来,犹如金灿灿的太阳光芒。
  
      “咯咯咯咯,我太开心了,烛照哥哥,我们终于又在一起了!”太阴幽荧幸福的欢笑着,银铃般笑声充满了太阳宫的每一个角落,每个人都被她的笑声所感染,情不自禁的露出了笑容。
  
      突然,飞旋着的太阳烛照踉跄了一下,金色的长发开始变得枯黄,他慢慢放下手中的太阴幽荧。
  
      太阳烛照的额头上冒出了大颗大颗的汗珠,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苍白,明眼人一眼都能看出,此时的太阳烛照非常的虚弱。
  
      “烛照哥哥,你怎么了?”太阴幽荧吓坏了,脸色一下子变得比太阳烛照的脸还要苍白。
  
      太阳烛照微笑着向太阴幽荧摆了摆手说道:“没有什么,你不用担心,我只是看到你太激动了。”
  
      “怎么,不愿意告诉她实情?”东皇走上前来,对太阳烛照说道。
  
      “她不需要知道这些,我干嘛要告诉她,我的太阴幽荧一定会是这个世上最最幸福的女人。”太阳烛照用眼神制止东皇继续说下去。
  
      “东皇,你告诉我,烛照哥哥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太阴幽荧转身看向东皇,双眼变得雪亮。
  
      “这。。。。。。”东皇面露难色。
  
      “扑通”太阴幽荧再一次给东皇跪下了。
  
      “太阴幽荧,你干什么,快起来,你还是问你的烛照哥哥吧,不要难为我。”东皇看着跪在面前的太阴幽荧,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双手悬在半空,举止极为尴尬。
  
      太阳烛照看着跪倒在地的太阴幽荧,心里暖融融的,他连忙拉起太阴幽荧,安慰的说道:“没有什么,就是和东皇做了一笔交易。”
  
      “什么交易,不许骗我,老实告诉我,否则我一辈子都不会开心。”太阴幽荧一脸冰冷的看着太阳烛照。
  
      太阳烛照被太阴幽荧的神情吓住了,他不知所措的看向东皇。
  
      “既然这样,我就告诉你吧。”东皇无奈的说道。
  
      东皇的手上多了一颗婴儿拳头大的圆珠,圆珠的表面燃烧着一层金焰。
  
      “太阴幽荧,认得这个吗?”东皇问道。
  
      太阴幽荧摇了摇头,疑惑的看着东皇。
  
      “这是太阳烛照的魂珠,是他赔付给我的,也是他请求我带他见你的酬劳。”东皇的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整个大殿之中的人全都震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