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九星毒奶 > 336 铁骨铮铮夏小怂

336 铁骨铮铮夏小怂

    正常情况下,一只团队需要挑选实力尚可的异次元生物进行比试,才能获得较高的分数。
  
      如果你挑选了一只白鬼,你们当然能配合的好,发挥出各个位置的特点,甚至能配合玩出花来。
  
      但是考官不是傻子,这样的小队四人得分不会很高。
  
      目前的情况是......考官们很无奈,这里已经是考试最高难度的项目了。
  
      而且说实话,黄金段位的猿鬼王者配上猿鬼种群,真的足够用来考核历年历届一等优秀的高中生了,但谁能想到,江滨一中竟然出了这么一支怪物团队。
  
      冠军年年都有,问题是一个星河期的王者法系横空出世,并且存在于这个队伍里,这兵器库真的是遭了殃。
  
      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词汇,叫做“一波肥”。
  
      此时的江晓团队就可以被这样形容,他们遇到了两方正在战斗的种群团队。
  
      野人种族似乎是在和猿鬼种群抢地盘,打的昏天暗地、不可开交。
  
      之前进入兵器库,韩江雪还是趴在悬崖上偷偷的用荒风偷袭,而现在,韩江雪不再一个个的偷袭了,她这一发闪电锁链下去,那可是一片哀嚎之声。
  
      江晓团队赚的盆满钵满,看的监考老师都有点眼馋了。
  
      好在众人也有所收敛,毕竟是关乎于夏妍的未来,也不好让考官组等的太久,嗯...主要是得了太多星珠了,而他们刚好又碰到了率领小弟们前来支援的猿鬼王者。
  
      新来的团队明显是大型团队,而且又是在这样大型的战场上,再没有什么比这样的战斗更能体现夏妍的能力了!
  
      猿鬼王者率领众小弟,千里迢迢赶来开团。它进入战场的时候,刚好赶上了战斗的尾声,猿鬼王者自然而然的看到了人类团队。
  
      猿鬼王者当然很自信!
  
      它觉得自己很强!
  
      它A了上来!
  
      它...它被电了......
  
      那一道炸雷,电的猿鬼王者吱吱乱叫,本来是猿猴形象,硬是叫出了老鼠的声音。
  
      韩江雪也明白不能抢风头的道理,她联系监考老师,示意就是它了!
  
      场内场外的考官们纷纷提起精神,仔细观瞧。
  
      终于,一直看戏的李唯一也有了自己的戏份,架着盾牌,和夏妍冲了下去。
  
      这是一场三保一的战斗,谁让团队其他三人已经成功上岸了呢?
  
      他们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表现和分数,说白了,他们来这就是为了衬托夏妍的。
  
      夏妍很酷!
  
      她也觉得自己很强!
  
      她自信的A了上去!
  
      她...所过之处一片人仰马翻,一柄巨刃寒锋凛冽,一路所向披靡。
  
      李唯一成功的为夏妍创造了良好的输出环境,江晓和韩江雪在一旁陪衬,确保夏妍的战斗万无一失。
  
      夏妍,作为一名星云巅峰的强大觉醒者,其实力不容小觑,起码在碰到猿鬼王者之前,她在小队其他人的帮助下,游刃有余的战斗着。
  
      直到与猿鬼王者相遇的那一刻,天雷地火,一触即发!
  
      考官们在前方传回来的影像里,看到了那愤怒的猿鬼王者,健壮有力的四肢仿佛能够搬山移海,它仰天咆哮着,与夏妍撞到了一起。
  
      “你来!”江晓一边对韩江雪说着,一边冲下了山头,一路跑过尸横遍野的战场,跑向了夏妍和李唯一。
  
      “你来”并不是让韩江雪跟上,而是让她出手控制。
  
      韩江雪当即一发深蓝权杖,炸在了皮糙肉厚的猿鬼王者身上。
  
      被炸翻出去的猿鬼王者愤怒的吼叫着,皮糙肉厚的它,也难免在如此攻击之下,被电的皮开肉绽。
  
      下一刻,星力不断的拼凑,猿鬼王者那一双粗壮的手臂恶狠狠的捶打着地面,一头巨大的、身高近五米的巨大星力猿鬼王者出现了!
  
      湛蓝色的星力不断拼凑,巨型猿鬼栩栩如生,巨大的脚掌踩在地面上,碾碎了一具又一具尸体,重重的踩向众人。
  
      呯!
  
      一柄巨刃竟然掀翻了巨型猿鬼!
  
      同样的,一个巨大的星力夏妍出现了,湛蓝色的巨人夏妍,手里拿着巨型刀刃,一刀竟然将猿鬼王者砍翻了出去。
  
      江晓已然赶到,眷恋光环配上曙光的时间刻度,让夏妍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在单挑猿鬼王者的同时,竟然还有心思踩死了一些漏网之鱼。
  
      夏妍抗在了众人前方,成为了主要输出,严格来讲,夏妍单挑很难打赢一只疯狂的猿鬼王者,但这毕竟是团队战斗。
  
      辅之以韩江雪和江晓对猿鬼王者的骚扰,夏妍尽情的展现着自己的毕生所学,大放异彩,最终取得了胜利。
  
      此一战,夏妍先以破竹之势,碾碎大型猿鬼种群;
  
      后一夫当关,以王者之姿斩首猿鬼王者;
  
      最后清理战场,斩草除根,确保再无异次元怪物对小队众人形成威胁。
  
      这一战,看的考官组精神了不少,一场考核,也就此落下帷幕。
  
      当小队众人接到考核结束的指令之后,纷纷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众人并未立刻回归地球,因为...满地的星珠还没捡呢。
  
      看着孩子们丰收一般的微笑,陌监考都有点手痒了,恨不得加入小队一起开心的捡尸。
  
      江晓是真滴开心,返回江滨市的火车上,半夜差点都笑醒。
  
      16枚野人女巫星珠,14枚野人男巫星珠,百余枚野人星珠。
  
      野人女巫星珠自用的话,足够升一个小档次了。
  
      当然,即便是百余枚野人星珠,充其量也才几万块钱,毕竟野人星珠一枚的回收价也才600大洋,更有黄铜段位的低等级野人星珠,根本不值钱。
  
      但是,猿鬼种群的星珠可是3500一枚回收,江晓的团队捡尸过后,清算下来,也有70多枚!
  
      能碰上双方种族大规模团战真的是太幸运了。
  
      更让江晓期待的是,两枚金品猿鬼王者的星珠不知道能卖多少钱。
  
      江晓幻想着回家分赃,夏妍幻想着成绩满分,李唯一幻想着回去和李青梅亲亲我我,整个包厢里,除了韩江雪还算正常之外,其他三个的状态都有点迷。
  
      6月11日清晨,众人回到了江滨市,算是彻底放假了。
  
      夏妍的精神状态极佳,拽着韩江雪去逛街了,顺便去瑞丰商行,将星珠统统处理掉。
  
      江晓发现自己高兴的太早了,由于他拿了16枚野人女巫星珠,所以他基本上分不到别的什么了。
  
      就算他还能分到,那钱也进了韩江雪的兜里。
  
      白银段位野人加上低级黄铜段位的野人,共计114枚星珠,瑞丰商行给了5万大洋。
  
      14枚野人男巫星珠,由于其特殊的尸灵、尸爆星技,每一枚的回收价格达到了2万。
  
      这还只是回收价,按照出售价翻好几翻来算的话,这野人男巫的星珠可是不便宜。
  
      又有28万到手!
  
      76枚猿鬼星珠共计26万6千大洋。
  
      两枚金品的猿鬼王者星珠,回收价28万一枚,可是乐坏了江晓。
  
      然而贩卖星珠的时候,夏妍的面色非常僵硬。
  
      仔细想来,她的星力之躯可不是打出来的,而是后来在商行里购买的。
  
      江晓问了一下孙经理,这猿鬼王者星珠售价多少,孙经理还没等回应呢,江晓就被夏妍揪住了命运的后脖颈,然后被她扔出了商行。
  
      呃...估计是触碰她的伤心处了。
  
      一次高考,四人小队硬生生赚了115.6万大洋!这还是刨除江晓那16枚野人星珠之后呢。
  
      由此可得出,
  
      高考,并非是一场考试,而是赚钱的机会。
  
      这次考试,众人是免费入场的。
  
      但哪怕是刨出去每人10-15万的入场费,众人也能留下一半多的钱。
  
      当然,话说回来,星河期的韩江雪本不可以出现在兵器库里,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这似乎是众人最后一次开开心心的刷兵器库了呢。
  
      二女商议一番,算进去江晓的16枚野人女巫星珠,将钱财分成四份。夏妍拿了一份,韩江雪拿了两份,剩下一份转款给了李唯一。
  
      哇!
  
      李哥贼舒服,混的贼开心,陪考贼挣钱。
  
      江晓倒是没什么异议,毕竟团队分配制度一项如此。事实上,江晓此时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高考的时候有摄像设备,江晓不好用逆流之光去灌星珠,现在,江晓该去实验一下这种想法的可行性了。
  
      一想到祝福、诱饵有可能提升品质,江晓就兴奋不已!
  
      虽然星河期的韩江雪不能再进入初级试炼场地,但是夏妍刚好在星云巅峰,正是最理想的状态。
  
      “你一直盯着我干嘛?”夏妍挽着韩江雪的手臂,逛了一会儿街,总觉得哪里不舒服。
  
      夏妍回过头,却发现江晓正傻傻的看着她,眼神闪烁,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啊。”江晓想了想,开口道,“我寻思着,咱俩是不是去雪原、去兵器库历练一下。”
  
      夏妍瘪着嘴,道:“不去,我要逛吃逛吃逛吃。”
  
      江晓点了点头,煞有介事的说道:“也是,高考也完事了,我们也不用天天一起上下课训练了,我也该搬回家住了。”
  
      “你走就走呗,我......”夏妍话说一半,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心中一急,急忙说道,“别呀,我家那么大,你们走了,我害怕。”
  
      韩江雪:“......”
  
      夏妍转身揽住了江晓的肩膀,道:“不就是雪原嘛,我陪你去,我最喜欢雪原了,那大雪,那大风,吹着可舒服了!”
  
      江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