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九星毒奶 > 391 看菜说话

  “大火泥星珠(黄铜品质)
  
  1、走泥:走来走去。(黄铜品质,可升级)
  
  2、吐泥:吐你一口泥。(黄铜品质,可升级)
  
  3、吃泥:吃掉一口泥。(黄铜品质,可升级)
  
  4、软泥:我是一滩烂泥。(黄铜品质,可升级)
  
  是否合并吸收?”
  
  “嘛......”江晓吧唧吧唧嘴,行吧,别吐槽了,感叹一句造物主真特么神奇吧。
  
  江晓等人气喘吁吁的跟在光头胡身后,此时的他们已经绕过了那片泥潭,向7号补给点进发。
  
  江晓那一身的红泥,在奔跑的过程中竟然被烘干了,随手一拍,一块块的泥巴掉落下来,只不过衣服是真的脏了,没法洗。
  
  要是有人拥有水系星技就好了。
  
  当然,如果这么说的话,有人有冰系星技也不错,能解暑消热,对于别的法系星武者,江晓不了解,但是跟韩江雪在一起的那几个同学,应该会很凉快。
  
  雪神那铂金大冰咆砸出来,都能把人彻底砸凉了,解暑还不是小菜一碟?
  
  “可算是到了。”乐岳的声音传了出来,江晓顺眼望去,在远处的山顶,看到了那飘扬的红星旗。
  
  江晓目测了一下距离,嗯...很难目测。
  
  有句话说得好:望山跑死马。
  
  乐岳这一句“到了”,让江晓等人爬山爬的都快吐血,才赶到7号补给点。
  
  这个补给点虽然距离空间大门很远,但是建造的依旧很精美,通过这些细节,完全可以看得出来,黑岩山的开发程度是真的高。
  
  别的不说,单说雪原深处那些守护军团的住宿条件,和这里根本没法相提并论。
  
  这是由4座建筑组成的补给点,食物资源储备非常充足,但是几名学生并不被允许进餐。
  
  几个士兵在哨塔上放哨,几个士兵在建筑群周围放哨。看的学生们心中一松,可算是不用害怕碰到黑炎魔、黑炎鬼了,更可怕的是,他们还要时时刻刻小心身后的毒奶大王...呃,泥浆大王。
  
  进了这补给点,如此严肃的地方,泥浆大王应该不敢嬉戏打闹了吧?
  
  在进门的前一刻,光头胡突然转过头,看向了队伍末尾,道:“江小皮,最后抵达,军姿一小时。”
  
  一众学生纷纷一愣,这才想起来光头胡曾经下的命令。
  
  他们转头看向了江晓,却发现江晓没有任何意外的表情,只是搓着作训服上的红泥,头都没抬的“昂”了一声。
  
  光头胡嘴角微扬,没说什么,转身进了房屋之中。
  
  众学员的心中五味陈杂,队长是故意落在最后的?
  
  孙小笙:“皮神......”
  
  江晓抬头一笑,将行军包递给了乐岳,对众人道:“你们先进去吧,给你们个任务,问出来下一阶段我们的任务,顺便把里面的地图抄下来,规划出来最佳路线。”
  
  “喝点水吧。”蔡瑶从行军包里拿出了矿泉水,递给了江晓。
  
  江晓也不含糊,仰头灌了一口,突然想起了什么,将水还给了蔡瑶,迈步走向了建筑之中。
  
  一进屋里,温度骤降,仿佛躲进了空调房里似的,江晓舒服的浑身毛孔都要张开了......
  
  但是这里并没有空调,有的只是在大厅正中央,一个巨大的冰块。
  
  江晓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一个守护军人伸着双手,在向冰块上挥洒寒冰。
  
  这是什么星技?功能性很强呀。
  
  这里有几张方桌,几把椅子,显然就是给历练者休息的。
  
  光头胡正在和守护军人交涉,看到江晓进来,不由得挑眉问道:“怎么了?”
  
  江晓问道:“我能去哨塔上站军姿么?看得远一些。”
  
  光头胡随意的挥了挥手,道:“地点你自己选,只要别扰乱这里的秩序,另外,你需要获得士兵们的允许。”
  
  江晓看向了那正与光头胡交涉的士兵,问道:“可以吗?”
  
  这个守护士兵并不严肃,一副很好说话的模样,问道:“站军姿?多久?”
  
  江晓:“一小时。”
  
  守护士兵点了点头,道:“东南方2号哨塔,去吧。”
  
  江晓转身离去,拍了拍乐岳的肩膀,道:“别忘记你们的任务。”
  
  说着,江晓便离开了。
  
  走过滚烫的土地,江晓来到了补给点东南方的2号哨塔,仰头和上面的士兵交涉了一番,便迈步走了上去。
  
  站得高果然望的远。
  
  江晓打量了一下身旁的士兵,发现他的面容严肃,却很青涩,大概也就18、9岁的年纪?
  
  正常这个年龄,刚好是在上大学吧?他高中毕业就直接来参军了?
  
  江晓很想和他聊聊,但也知道任务的严肃性,只能按下了重重疑惑。
  
  在年轻士兵的要求下,他站在哨塔的一角,放目远眺,将周围的地形尽收眼底。
  
  诶?
  
  那是啥?
  
  江晓竟然在不远处看到了一小潭泥水?
  
  距离补给点这么近?军方没有扫除它们么?
  
  虽然小火泥有点人畜无害的意思,但也是会影响这里的秩序的吧?它们可不知道什么是惧怕,它们可是没心没肺的熊孩子。
  
  十几分钟之后,江晓看到了几个轮班休息的士兵,手里拎着几个袋子,迈步走向了泥潭。
  
  在泥潭边缘,他们停了下来,从袋子里,拿出了一个个锡纸包。
  
  江晓:???
  
  那锡纸里面包裹的是什么?
  
  只见几个士兵将锡纸包埋进了滚烫的泥潭中,突然间,有一个小火泥从泥潭里浮了出来,蹦蹦跳跳的跳向了那群士兵。
  
  其中一个士兵身上燃起了火焰,星力覆盖之下,军装完好无损,甚至也免疫了小火泥那滚烫的身躯。
  
  士兵竟然伸手抱住了那跳来的小火泥,而小火泥也在他的身上来回蹭着,紧闭着双眼,一副享受的模样。
  
  江晓有点发懵,这是士兵的星宠?不能吧...守护军团能要这么弱的星宠?
  
  难道是...野生的小火泥,培养出来感情了?
  
  只见士兵又拿着一个锡纸包,送到了小火泥的嘴边,小火泥一口吞了下去。
  
  半透明的皮肤中,锡纸包被里面滚烫的泥浆包裹着、翻滚着。
  
  其他的士兵纷纷离去,而那个士兵,就这么抱着小火泥坐在了泥潭边上。
  
  二十多分钟之后,士兵从泥潭里开始挖锡纸包,直至最后,他将手掌放在了小火泥的嘴边。
  
  小火泥将肚子里的锡纸包吐了出来,身子轻轻一弹,仰面朝天,张开了小嘴。
  
  士兵忍不住揉了揉小火泥的脸蛋,打开锡纸包,江晓看到了里面竟然是一只金黄色、滋滋流油的全鸡?
  
  士兵揪下了两只香酥脆的美味鸡腿,扔进了小火泥的嘴里,然后转身离去。
  
  小火泥就这么大大咧咧的仰面朝天,“躺”在地上,那两只鸡腿,也在它体内来回飘荡的泥浆中渐渐消融......
  
  “咕嘟。”江晓的喉结一阵蠕动。
  
  人不如泥!
  
  狗贼!
  
  我负重跑了一天,又打又杀、承受着身体和心灵的双重折磨,饿的头昏眼花,你竟然...竟然!!!
  
  这样的画面简直就是暴击伤害!
  
  十几分钟后,懒洋洋的小火泥跳了起来,啪叽啪叽的跳回了泥潭之中,身影消失在泥潭里。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竟让我看到这一幕?
  
  江晓越想越气,忍不住伸手握住了背好的刀柄。
  
  一同站岗的士兵突然开口道:“你干什么?”
  
  江晓急忙松开手,道:“没什么,我摸摸刀烫不烫...嗯......”
  
  江晓并不认为小火泥消融不了那锡纸包装,它完全可以吃一只整鸡,但是它并没有这样做,而是烫熟了之后给了士兵,又讨要了奖赏。
  
  这样来看的话,小火泥是有一定智慧的,只是天性烂漫、喜爱玩耍而已,好好培养的话,还是有些用处的。
  
  既然开了口,江晓便蛇随棍上,问道:“兄弟,看你年纪不大,这么早就来参军了?”
  
  年轻士兵根本不理会江晓。
  
  江晓想了想,道:“我是一名准士兵,等毕业了之后,咱们就是战友啦。”
  
  这一番话,让年轻士兵愣住了,虽然队伍有着严格的纪律,但他还是忍不住悄声问道:“你?参军?你不是今年的总冠军么?”
  
  听他的意思,似乎对总冠军参军很不理解。可能是认为江晓会有其他较好的选择吧。
  
  这回江晓愣住了,呦呵?竟然认识我?看来你们休息时间也比较关注全国联赛。
  
  江晓想了想,道:“啊,发挥的比较好,被大佬看上了,等毕业之后,我就从军了。”
  
  年轻士兵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兄弟,你叫什么名字?”江晓悄声问道。
  
  年轻士兵:“李夕涯。”
  
  江晓悄声说道:“兄弟,你们是怎么倒班的?我算算日子,等你休息的时候再过来。等我这次军训回去,带几个小菜再过来,咱俩一起去泥潭边上吃锡纸烧鸡呀?”
  
  李夕涯:“......”
  
  江晓:“你认识刚才那只小火泥么?看起来好漂亮,我下次过来,你能不能帮我把它叫出来,我想稀罕稀罕它。”
  
  李夕涯:“稀罕稀罕?呃...稀奇?喜爱?罕见?”
  
  江晓咧了咧嘴,想了半天,道:“方言:亲昵、亲近、爱抚。”
  
  李夕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半晌,憋出来一句:“看看什么菜再说。”
  
  江晓:“......”富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