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九星毒奶 > 429 厄夜山
    厄夜山,星空下。
  
      一片无垠的荒野中。
  
      “嘘~嘘~”一个窈窕的身影,偷偷摸摸的来到一个帐篷前,对着一个巨大的身影发出了小小的声音。
  
      帐篷中,那巨大的身影本就警觉性极高,听到有声响,他猛地睁开眼,从仰躺变成了趴伏,却是看到了帐篷被拉开了一个小口,一个身影正在帐篷外笑嘻嘻的望着他。
  
      斐薛知道她是谁,这是和他同一批次的守夜学徒,可以算是...嗯,他的二师姐--殷妮。
  
      两人还有一个大师哥,只不过,那师哥从不与两人交流,就是个哑巴......不,师哥不是哑巴,因为斐薛曾听到师哥与二尾长官有简短的交流,这不得不让斐薛推测,师哥也许是个自闭症患者。
  
      “肥薛,我们去看星星呀。”帐篷外,殷妮笑嘻嘻的说道。
  
      斐薛并不喜欢这个外号,他的姓氏斐,发三声。但是这个性格活泼的师姐却一直叫他“肥薛”。
  
      斐薛并不肥,只是对于别人来说,他身材太过巨大了一些。
  
      他的身高足有206cm,体重三百斤出头。
  
      当一个两米多高的巨汉,体重达到三百多斤,但依旧不会让人觉得肥胖的时候,你就可以想象得到他这一身肌肉和钢筋铁骨了。
  
      “喏。”殷妮伸出了右手探进来,食指和拇指夹着一块散发着淡蓝色光芒的糖果。
  
      显然,这不是真正的糖果,而是由星力制成的糖果。
  
      斐薛这才爬了起来,嘴里嘟嘟囔囔着,一手抓过糖,塞进了嘴里,顺势爬出了帐篷。
  
      厄夜山异次元空间并不冷,只是常年漆黑。
  
      夜风吹拂着殷妮的披肩长发,她裹了裹身上的衣服,仰头望着那璀璨的星空,与此同时,帐篷中,爬出来了一个巨大的身影。
  
      哪怕是殷妮身高一米八出头,但在他的身边,都像是一个小孩子。
  
      身高上的差距不是主要的,体型上的差距才是最可怕的。
  
      斐薛爬了出来,悄声道:“我们会被师父骂的。”
  
      殷妮摊开手掌,手心里又拼凑出了一颗淡蓝色的糖果,递在斐薛的身前,道:“师父骂过你?”
  
      斐薛直接低下头,从那手心里吸走了糖果,傻笑着说道:“那倒没有,我从没听过师父说脏话,但是那凌厉的眼神扫过来,我半条命就没啦。”
  
      殷妮很想对斐薛表示不屑,但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丢下了一句淡淡的“傻大个”,便迈步前行了。
  
      斐薛挠了挠短寸发,大步跟了上去,他知道此行的目的地,就是前方不远处的山崖。
  
      在那里,她不仅可以看到满天的星斗,还能够看到那一片无垠的旷野。
  
      夜风吹乱了殷妮的头发,她伸出手,将额前散落的刘海夹在耳后,随着迈步前行,她仰望星空的双眼,也落在了下方的旷野中。
  
      确切的说,是下方旷野中,那一个漆黑的人影身上。
  
      那漆黑的身影安静的伫立在一个巨大的石头旁,手中拎着一柄巨刃,来来回回的动作着。
  
      那身影的动作幅度并不大,每一次步伐的幅度都很小,身体的动作幅度更小,手中那把两米长的大刀,却仿佛贴身的匕首一样,以各个角度、各种姿态,进攻、防御着眼前的巨石。
  
      尽管那巨大的石头没有生命,但从那身影的动作来看,那石头仿佛像是一个正在与他对练的武者。
  
      斐薛伫立在高高的山崖上,看着下方一片漆黑,不由得傻傻问道:“你又看到他了?”
  
      尽管天空中星河璀璨,但是像这样的放目远眺,斐薛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看到一片漆黑。
  
      “嗯。”殷妮轻轻的“嗯”了一声,目光锁定着远处那沉默的渺小身影,突然开口问道,“35天了,你听过小九说话么?”
  
      斐薛不太确定的说道:“好像是听过他在帐篷里和师父说过一句简短的话,但是我不太确定那是不是我的幻觉。”
  
      “你真是笨呦,真是的,当初我怎么没在帐篷旁呢。”殷妮不满的说道。
  
      斐薛傻傻的挠了挠头,道:“是不是因为他不说话,所以他才是正式的守夜人呀。”
  
      是的,虽然三人是师兄妹,但是斐薛和殷妮只是守夜学徒,而他们的师哥,却是一个有代号的正规守夜人了。
  
      确切的说,是正规逐光者,甚至比守夜人还要特殊一些。
  
      师哥的代号是九尾,师父在任务中一直叫他的代号。
  
      而师父的代号是二尾,这代表了什么?
  
      这代表了在逐光团、尾羽队中,有师哥的一席之位!
  
      殷妮特意问过二尾关于九尾的事情,从二尾师父的口中说来,虽然师哥已经是九尾了,但是他依旧算是学徒,和斐薛、殷妮的身份一样。
  
      殷妮一直在猜测这个既是学徒、又是正规逐光人的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可惜,他从不开口说话,永远一身守夜军装,脸上的那个漆黑面具,也从未摘下来过。
  
      为什么叫他“小九”?
  
      因为那面具虽然没摘下来过,却在战斗中被敲碎了一次。
  
      确切的说是敲碎了下半脸面具,露出了他的下半张脸。
  
      当殷妮看到那青涩的下半脸后,她就知道,这个神秘人只是一个孩子,甚至可能是一个高中生。
  
      二尾的教学并没有传统师门那样的规矩,任务之中,人们互相称呼代号。
  
      殷妮是学一,斐薛是学二,而那人是九尾。
  
      从那时候起,殷妮就对九尾改变了称呼:小九。
  
      二尾并不计较,九尾从不说话。
  
      一切自然而然的延续了下来。
  
      殷妮曾是西北星武大学的大四学生,斐薛比她小一届,两人目前算是休学的状态,被西北守夜军“保送”来了二尾的手中受训。
  
      不出意外的话,当他们受到了二尾的认可之后,变会成为一名隐姓埋名的守夜人,至于能否成为一名特殊的逐光者,那就要看他们的造化了。
  
      所以,世俗世界中的文凭学历这一说,对两位立志要当守夜人的星武者来说,并不会有过多的牵绊。
  
      当然,如果他们实力不过关、心志不过关,被送回学校去,那他们可以继续学业,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这里的异次元生物实力并不强,你说我们还要在这里待多久啊?”殷妮缓缓的坐下身子,双臂抱着膝盖,目光却一直锁定在下方旷野上的人影身上。
  
      斐薛想了又想,道:“师父说过,说当我们的真正沉静下来,不再向往那繁乱的大千世界,习惯了黑夜与孤寂之后,才会进入下一阶段。”
  
      殷妮双臂抱着膝盖,喃喃地说道:“那我可能永远无法合格了,我连出来看星星,都要你陪。”
  
      斐薛突然笑了,他缓缓的坐在了殷妮身旁,看着那一片漆黑的旷野,道:“那我就陪着你呗。”
  
      殷妮噘着小嘴,道:“刚才我叫你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态度。”
  
      斐薛尴尬的挠了挠头:“起床气,起床气啊,理解一下。”
  
      这个世界没有感同身受这一说,
  
      刀不剁在你手上,你感受不到相同的疼。
  
      正如同现在的两人。
  
      在殷妮的眼中,这是一片无垠的旷野,远处有一个孤独的身影。不厌其烦的重复着一个又一个简单枯燥的动作。
  
      而在斐薛的眼中,下方却是一片漆黑,除了头顶的星河,就只有身旁的人。
  
      他不知道星河与她谁更美,
  
      他只是知道,守夜的日子里,那糖果很甜。
  
      殷妮的双眼渐渐迷离,轻声道:“真的要像他那样么?变成一个孤独的哑巴,才算是合格的守夜人么?”
  
      斐薛望着那一片漆黑,道:“也许是吧。”
  
      殷妮却不断的摇头,道:“我讨厌他,我不想成为像他那样的人。”
  
      斐薛沉默半晌,开口道:“你有什么可以牵挂的人么?”
  
      殷妮摇了摇头:“没有。这也许是我能入选守夜学徒的重要原因。你呢?”
  
      斐薛听到了这反问,看着身旁殷妮那落寞的侧脸,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开口道:“我也没有。”
  
      斐薛再次转头看向了下方的一片虚无:“既然没有...那也就无所谓了吧。”
  
      殷妮的眼眶逐渐泛红:“可是我想家门前的那条小路了,想街角小店的叫卖声了,想那门口闲逛的野猫了,想...想......”
  
      崩溃,看似突如其来,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35天,在这暗无天日的世界里,殷妮清楚的记着时间,甚至记着每时每分。
  
      斐薛沉默了,良久,轻声问道:“你想退出么?”
  
      她的声音愈发的哽咽,双手捂着脸,不断的摇头:“不,不...我只是不想变成他那样的人。”
  
      斐薛面色挣扎,内心显然更加挣扎,他犹豫半晌,看着低声啜泣的女孩,斐薛的胸前一片星芒汇聚。
  
      几秒钟之后,一只肥胖的、似橘猫似的生物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它似乎没有被呼唤出来的觉悟,依旧在熟睡着。
  
      斐薛将橘猫放在了殷妮的怀里,道:“别告诉师父。”
  
      殷妮怀抱着橘猫,心情却并没有好一些,依旧在低声抽泣着。
  
      不知何时,身后悄然伫立着一个巨大的身影,沙哑的嗓音传入两人的耳中:“回帐篷,休息,立刻。”
  
      斐薛手忙脚乱的站了起来,声音磕磕巴巴:“师...师父。”
  
      殷妮同样站了起来,却是始终低着头,眼泪不断的滴落在怀中的橘猫身上,终于将熟睡中的它唤醒。
  
      橘猫似的生物探前身子,不断的舔着她脸上的泪痕。
  
      而二尾,只是目光掠过两人的身影,遥遥的望着山崖下的身影。
  
      不知何时,他已将巨刃负在身后,静静地盯着眼前的巨石。
  
      同一时间,帝都星武的体育场中,白色的路灯下,一个全力冲刺、汗流浃背的身影不断地减速,慢慢的停了下来,双膝一软,半跪在了塑胶跑道上。
  
      他的浑身已经湿透,仿佛从水里捞出来一样,闭着眼睛,心念相同。
  
      内视星图中,传来了一道简单的信息。
  
      “夏家刀法升级!黄金品质Lv.3!”
  
      “累...累了?”身旁,一个同样冲刺的人慢了下来,停在了江晓的身侧,他双手拄着膝盖,大口大口的穿着粗气。
  
      能让一个身体素质极强的星武者汗如雨下、气息紊乱,足以见识他们的训练强度。
  
      “想用祝福,就,用吧,别,死撑了。”顾十安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路灯下,磕磕巴巴的说着,一手伸了过去。
  
      足球场上,颠球的秦望川,突然一脚踩住了球,怒声喊道:“江小皮!极限了吗?你还没死!你还没死!没死就给我站起来!”
  
      江晓一把抓住了那宽厚的手掌,吃力的站了起来,不言不语,再次迈开了脚步。
  
      “顾十安!你不累是吗?三分钟之内,你不超他一圈,就给我滚出3队!”秦望川的怒吼声接二连三的传来,“快点!再快点!江小皮!你的目标就是死在这跑道上!”
  
      厄夜山、星空下,无垠的旷野中。
  
      那孤独的身影,看着眼前的巨石,无声无息,再次出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