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孔门学渣 > 第133章 学生拜新先生

第133章 学生拜新先生

    吃过早餐,孔子又开始准备:让学堂内的学生跪拜新先生。
  
      他把香案搬到外面“学堂”的正中前方,在屋檐下平时摆放小黑板的地方铺上席位,准备给先生坐。等到所有学生都来了,就开始举行拜先生仪式。
  
      在先生席位前面的案几上,准备上炒谷子等吃食。因为没有准备,所以没有水果之类的东东。本来!先生面前是要放茶水、水果、点心之类的吃食,相当于供奉的意思。
  
      香案放在案几的前面,先前孔子拜师时的香火还没有烧完。待会!拜先生时,再重新烧香。
  
      周朝的香,纯天然材料,有着净化空气的作用。跟现代的香不同,现代的不少香,都是化工原料制作而成的。不仅不能净化空气,还会污染空气。长期吸入这种香味,对人体有害。
  
      烧香是从周文王时期就开始流行的,周武王统一天下后,祭祀时都必须烧香。举行重要活动,一般都有烧香祭祀神灵的习惯。
  
      在周朝之前,就有烧香的习俗。只是!最初并不是现代社会的这种香,而是焚烧,后来才演变成特制的香。
  
      焚烧产生烟火,古代人认为可以上天,可以最快地速度让神灵感知到世人的祈求。后来才制作成类似现代社会的香,算是文明的进步。
  
      有人武断地认为,香是随佛教传入中国的,显然没有认真考证,信口扯的。就跟白酒一样,说是外国最先发明而引进过来的。
  
      国内史书上没有明确记载而外国有记载,就定性是国外发明的。
  
      酒都发明了,距离白酒还有多远的距离?
  
      白酒也只是在传统酿酒的基础上,多了一个蒸馏而已。也许先祖认为白酒的力道太大,容易伤人而不许生产呢?或者!因为饭食习惯而不愿意生产白酒呢?
  
      就跟寒冷地区的人与热带地区的人饮酒习惯一样:寒冷地区的人,喜欢喝高度白酒。而南方亚热带地区的人,则喜欢喝低度白酒。酒精度高了,容易醉是小,也容易上火。
  
      拜师烧香,是对师长的尊敬。也是对先辈、神灵的尊敬。在当时!算是最隆重的仪式。
  
      一切准备就绪,孔子的两位嫂夫人带着方忠、方恕过来。
  
      两位见状,都不知道什么回事。
  
      得知是拜师,两人都觉得新鲜。
  
      又过了一会儿,学生都到齐了。孔子作为学校的校长,就开始举行拜先生仪式。
  
      闵世恭是研究周礼的,在他的指点下,孔子按照这个程序拜先生。
  
      先是把先生请出来,端坐在上方。然后!开始焚香,再宣读聘请任命书。然后!开始跪拜!
  
      孔子作为校长,跪在最前排。其他人!跟在孔子两边和后面。
  
      乐歌没有参与跪拜,躲在屋内偷看、偷笑。
  
      亓官氏骂了他几句,见他不听话,也就算了。
  
      孔子根本不理乐歌,没有时间与乐歌争,也不想跟他争。
  
      狼妹出于古代人的天性,也参与了跪拜。
  
      对于先生来说!跪拜的人越多,说明他的威望越大,越有面子和成就感。
  
      乐歌没有来跪拜,他不计较。一!乐歌是个傻子。二!一般情况,是学生和学生家长等人参与跪拜。其他人参与不参与跪拜,无所谓。
  
      人家不诚心跪拜你,你能强迫?强迫来的跪拜,没有诚意。
  
      孔子的那两位嫂夫人,自然也参与了跪拜。她们虽然识字,能教小学生,可让她们教高年级她们就教不了。现在孔子请来了真正的先生,所以!她们也想拜先生,跟随先生学习。
  
      她们是闲人,主要是为了带儿子才来教书的。
  
      有了先生,她们也可以趁机多学点新知识。
  
      院子门口,也跪了不少村民。
  
      送娃来上学的村民,听说孔子请来了先生,都好奇地围观。结果听说是拜先生,他们也就没有走了。跪拜开始,他们也就跪在门口。
  
      古代人几乎都迷信,不敢亵渎神灵。所以!看见别人跪拜,也都跪拜。
  
      可以说!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跪拜了,唯独乐歌一个人没有跪拜。乐歌不仅没有跪拜,还躲在一边偷看、偷笑。别人把他当傻子,他还把别人当傻子。
  
      “尼玛地!你们都是一群傻子!我傻子?你们才是真傻子!”
  
      乐歌不但不跪拜,还嘲笑别人,在心里骂别人是傻子。
  
      拜先生仪式结束,颜路又开始当代课老师,教孩子们识字、算数。
  
      两位嫂夫人在孔子的引见下,再次跪拜先生。
  
      然后!客厅中变成另外一个学堂,闵世恭坐在首席位置上,给孔子、两位嫂夫人、亓官氏、狼妹、乐歌讲周礼。
  
      闵世恭一点也没有书呆子气,他就从拜师仪式说起,然后说到祭祀礼仪。再说到日常礼仪、君臣仪式……
  
      跟现代社会的大学教授一样,一堂课能讲半本书。
  
      不仅如此!一些重要礼仪,他还要站起来亲自示范。
  
      有不少礼仪,孔子是知道的。所以!有时不需要闵老师示范,他在一边做示范,让闵老师指点。
  
      乐歌坐在狼妹身边,具体说来,是狼妹拧着他的耳朵来的。
  
      “学!你不学?不学是不是?不学我拧断你的耳朵!学!”
  
      在狼妹的逼迫下,乐歌只得坐下来听课。
  
      “这是什么社会?这是一个讲礼的社会!出门在外不懂礼、不尊重别人,别人会不理你的!学!”
  
      乐歌觉得也是这个理,也就乖乖听话。
  
      是啊!既然重生到这个讲礼的时代来了,你能例外?
  
      “以后?学堂怎么发展?”教完基本礼仪,闵世恭问孔子。
  
      孔子的私学,才刚刚起步,人多,可并没有分班级。现在!所有人来了都是一个班。而有的学生,不需要上学前班。比如说!颜路!
  
      颜路以前上过学,是个“初中生”。让他跟随其他人一起学习,显然是浪费时间。现在的颜路,完全可以教其他人。
  
      “我想分班!”孔子说道:“把没有基础的放在一个班级,其他人,按照他们的现状,分别教授不同的知识……”
  
      孔子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嗯!就应该这样!”闵世恭听了,满意地点点头。百镀一下“孔门学渣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