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反骨仔系列万人敌(十一)
  
  他们可不知道,七杀为人懒散,很少踏踏实实把哪套功夫练到登峰造极,可是自集结起来闯荡江湖开始,便不停地以少敌多,以弱敌强,实战经验可谓一流。加上每日里看这也不顺眼,看那也不舒服,无形中慢慢冲破了心中的诸多束缚,这一招该如何出,那一招该怎么用,早都随心所欲,竟然便以流高手的功夫,跻身于“以无法为有法,以无限为有限”的超一流境界了。
  这边妙水、妙风苦苦支撑,那边大船上一声清啸,三条人影一齐落下,正是五明子中的其他三个妙火、妙空、明力来了。萧晨几个早就等着他们,见五明子终于全数上钩,马上阵势一变,将五人尽数裹进战团。
  就听唐璜叫道:“缠住了!”七人脚下错动,七杀七劫阵瞬间发动。这阵势是以北斗七星为形,“劫”为七人齐攻,“杀”为一人主袭,为万人敌精研七杀每人特点,处处针对五明子的杀手锏。这时翻翻滚滚地运作开来,五明子冲了两下,识得厉害,只得结成魔教的“明灭心灯阵”对抗。这一来双方各出法宝,斗了个旗鼓相当。
  大海阴沉沉地起伏着,海浪喧嚣着从湾口涌进来,被湾里的静水不动声色地吞没了。墨绿色的海像一块巨大的半透明肉皮冻,颤动不已。天色无比阴晦,灰色的天上一轮惨白色的太阳在天心挂着,好像并不想照亮什么,只是为悬崖投下峥嵘的影子。
  不安的空气无声无息地开始凝结。唐璜不动暗器,犹有余暇,一边动手,一边偷眼向海里看去。海里那艘船,破烂残旧,帆上有洞,静悄悄停在浅水处。可是一想到那里边可能藏着的人,就让人万分不安……那静……静得好像……在舱里潜伏了一只猛兽!
  突然,天空一暗,并没有乌云遮蔽,可是那太阳的光芒仿佛猛然变得更为暗淡了。一股铁锈夹着腥气被海风送来,在船头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了一个人——
  一个人,扛了一口棺材,像一个头重脚轻的“丁”字,昂然站在船头。背着光,他的面容看不清,可是他的长发,他破碎的衣袍,却让人难以呼吸。他站得那么远,混和了威仪的杀气却遮天蔽日地弥漫开来,直要吞噬一切。
  唐璜一咬牙,低喝道:“桑天子!”妙风傲然笑道:“正是教主圣驾!”
  五明子果然找到了疯魔大帝!那个中原武林谈之色变的暴君,在十一年之后,在这样阴沉的天气里,终于回来了!
  可就在这时,有一道白光劈开了这样灰暗的天空!
  它,竟是从大船的桅杆上倒劈下来的,也不知这伏击已经准备了多久,又是如何到了那里的。
  只见一人白发白袍,倒持一把一丈三尺长的天王斩鬼刀,自桅杆上飞旋而下,化作一道三丈直径的白色光环,猛地向桑天子劈去!桑天子将足一点,纵身而起。那刀光裹着一层寒气从他的脚下斜飞而过,在船头上微微一顿,又复拔地而起,拉出一片刀影,去追桑天子的双足。
  桑天子扛着一口棺材,可身法仍旧过人,一跳足有四丈高低。这时身在半空见那刀光追得急,反手从腰间拔出一把短剑,迎刀格去。“锵”的一声,刀剑相撞,火星四溅,那短剑虽小,但当非是凡品,那样的雷霆一击都能扛得住。
  就听桑天子大喝一声:“是你!”
  那天王斩鬼刀只慢得一慢,又旋风般卷来。两人在半空中都已势尽,稍稍一顿,一齐落下海去。
  “啪”的一声,桑天子落在水面上,他的轻身功夫好生骇人,落下时身子一晃,虽扛了口大棺材却也只不过湿了湿鞋袜,再一晃身,整个人就已稳稳站在水面上,那天王斩鬼刀却“嗤”的一声直沉入海底。
  桑天子一手扶棺,一手持剑,迈步向沙滩奔来,可是才一跨步,“哗”的一声,身畔那天王斩鬼刀破水而出,拦腰向他斩去。桑天子大怒,腾身一个空翻,挟棺避过,耳听身后风动,抖手就是一剑飞出。
  他已练到能够以气驭剑的地步,脱手掷剑本是寻常,可是这时剑一出手,就已知道不对:身畔那风声沉闷响亮,乃是死物,断非那使天王斩鬼刀的。仓促间回头一看,只见眼前刀光闪亮,天王斩鬼刀以撩至眼前。
  当此生死攸关之时,才是一个人显示真正本领的时候。但见桑天子猛地一吸气,身形在水面上膝不动,足不抬,平移三尺三,那致命的一刀便差之毫厘地扫了过去。可是他这一躲过,扛着的棺材却比他占地方得多。只听“咔嚓”一声,棺材底部中刀,巨大的棺身被撩得滴溜溜直直转上了半空。
  桑天子大叫一声,再想抢救以来不及了。只听背后“轰隆”一声巨响,正是那方才吸引了他的重物坠海,原来乃是方才天王斩鬼刀在船头上一停时,已将船首削断。只不过断木碴口滞涩,这时才从船体脱落,砸入海里。
  在冲天水花里,只见那天王斩鬼刀得势不饶人,迎风而起,旋出万道光华,“喳喳喳喳”须臾间连劈棺材四刀,最后一刀劈完,运劲一震,勉强连贯的一口大棺当空裂成六段,里边的尸骸、殉葬迎风撒了一片。
  桑天子目眦尽裂,张口欲呼,一口血却喷了出来,脚下的波浪剧烈起伏,再也站立不稳,一个踉跄整个人向下沉去。沉到腰际时,他稍稍一醒,单掌一拍水面,止住了下沉之势。
  溅到空中的水花,化作一片暴雨,哗啦啦地洒下来。漫天水影中,刀光一闪而至,天王斩鬼刀在他身体五丈外出刀,可是几乎就在同一瞬间,刀锋就已经陷进桑天子的肩胛。那白衣人狞笑道:“来呀!别让我等太久!”桑天子一把攀住刀脊,抬起头来时,仰天一声狂笑。
  那边的七杀、五明子已被这边惊天动地的恶斗吸引,自己打斗时全都三心意,这时见桑天子所护之棺已毁,耳听桑天子莫名狂笑,都是一愣。
  妙空叫道:“天魔解体**!……教主不可!”
  却见桑天子捶胸喷出一口黑血,正是运起了魔教中人与敌同归于尽的绝技天魔解体**。这法门未伤人先伤己,可在短时间内提升使用者的功力,可是用完之后,施术者却要筋脉尽废,非死即残。五明子五年出海寻找,桑天子方从海外还乡,还没上岸,竟然就遭到这样强横的劫杀,要做出如此选择:是同归于尽,还是束手待毙!
  老铁!还在找"今古传奇·武侠版第212期"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易看小说"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