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网游之止戈三国 > 第三十四章 误会

第三十四章 误会


  正说着呢,远处一名雄姿英发的年轻男子骑乘一匹宝马,手提一柄七尺长的鎏金大刀驰而来。
  此人身高八尺有余,相貌堂堂一脸正气,身穿一套云纹宝甲,胯下一批纯白色战马,战马高大异常,肩高两米有余,神俊非常。看此马飞驰速度比商戢所乘骑的青骢马快了不止一筹。刚才只能远远望见,转瞬间都已经到了不足百米处。
  “大哥!”锦衣少年兴奋的向男子招了招手。
  “贼子尔敢!!!”
  来人目呲欲裂,大吼一声,手中大刀斩出,青光乍现,一道三米长,一尺多厚的青色刀气向商戢斩来!
  这突然的一幕惊呆了所有人。
  “不要……”温婉女子凄声大喊。
  青色刀气速度极快,百米距离瞬间即过,柳氏声音还未落下,刀气已经到了商戢前方不足五米。
  “不能躲,只能抗!”
  商戢脑中迅速制定出正确的方案。
  商戢身后就是苏桓等人,青色刀气纵然商戢能躲过,苏桓等人必定躲闪不及。苏桓等人都是商戢一手调教出来的,具体实力如何商戢比他们本人都清楚。
  这一轮血色刀气下去,他们不死也重伤。
  这些都是黑甲军的中间力量,被一波团灭后黑甲军基本就算废了,商戢即使是自己挂一次也不能接受苏桓他们全体阵亡!
  “雷击九天!”
  商戢力灌长枪,九道紫色枪影凝聚成型,齐齐冲向来袭的血色刀芒!商戢目前最强的一式全力使出!
  “轰轰轰……”
  连续九声轰鸣声,长枪带着九道紫芒轰击在血色刀芒上,血色夹杂着紫色爆炸开来……
  劲风扑面,刮得肉疼,飞沙走石,烟雾弥漫!
  “唏沥沥……”
  坐下青骢马嘶鸣一声,踉跄数步,差点跌倒。
  商戢双臂被震得发麻颤抖,肌肉疼痛欲裂,玄铁枪更是差点脱手而去!也幸亏商戢骑术精湛,才没有被一击打下马来。即使这样,也是胸中气血翻腾,嗓子眼一甜,一口鲜血差点喷了出来。一击之下,商戢就受了不轻的内伤!
  “阿姊莫慌!小虎坚持一下,我这就救你们出来!”
  来人大喝一声,就要再斩!
  “黑甲军,保护主公!”
  苏桓等人这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惊怒交加,知道来人实力强大,单枪匹马恐怖是对手,欲凭借人数优势与敌人较量一番。苏桓等人更是齐齐跃马向前,挡在商戢前方,保护商戢。
  “停手,快停手!”锦衣少年焦急的大喊一声,纵身而出,挡在苏桓等人和来自中间。
  “吁……”
  来人马术精湛,匆忙之间也能停住疾驰的战马,这才没有伤了幼弟!
  黑甲军见状也停了下来,保持戒备,看情况好像是有什么误会?
  “大哥!错了错了,你搞错了!这些不是黑风寨的人马,他们刚刚救了我们,黑风寨的盗贼已经被他们消灭了!”见两方罢战,锦衣少年长出一口气,紧接着向人着解释道。
  “啊!?”来人惊呼一声,“我见他们身穿黑甲,将你们包围,以为,以为……”声音越说越小,最后实在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
  原来之前柳家姐弟被黑风寨包围后就已经派人突围求救去了。柳毅得到消息顿时大惊失色,来不及集结军队就自己单枪匹马飞奔而来,生怕来晚了一分。
  飞马而来,就见到一群黑甲士卒将自家姐弟围的严严实实,黑甲军和黑风寨都是全军黑甲,不是熟悉的人猛然间都分不出之间区别。
  幼弟见了自己还大声呼救(柳毅视角),心急姐弟安危的柳毅想都不想,直接就是一记刀芒向疑似首领的商戢斩出,意欲擒贼先擒王,救出被包围的姐弟二人。
  “哎!”柳毅惊叫一声,飞身下马,慌忙跑向商戢。
  “站住!”苏桓大喝一声,长枪一挺,拦住了柳毅的去路!看起来误会是解除了,但这个人刚刚重伤了主公,谁知道他现在意欲何为?为了主公的安危,绝对不能放他过去。
  柳毅被拦了也不动怒,讪讪一笑,掏出一个巴掌大的锦盒递给苏桓,说道:“此物乃疗伤圣药,快快去给你家将军服下,晚了容易留下暗伤!”
  对于自己刚才愤而出手的威力柳毅非常清楚,搞不好刚才硬抗了自己一击的人已经姓名垂危了,这要是因为这死了,柳毅可得背负起弑杀恩人的罪名。以古人对名声的看中,背负这一条罪名一辈子基本上就完了,搞不好还有那个行侠仗义的游侠儿前来惩奸除恶。
  苏桓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锦盒,示意旁边的刘猛看住柳毅,自己回身将锦盒交给商戢。
  经过这么一会儿的缓冲,运转几遍【龙腾虎啸决】,翻腾的气血渐渐平复了下来。
  “主公!”苏桓轻声喊了一下,商戢睁开双目停止疗伤,刚才虽然在恢复伤势,却也听着前方的动静,柳毅说的话商戢听的一清二楚。
  “主公,药!”苏桓双手捧着锦盒,放在商戢面前。
  “嗯。”应了一声,商戢接过锦盒,打开一看只见锦盒中有一枚金黄色龙眼大小的药丸,药丸散发着一股沁人的清香,闻着这股清香就令人精神大振!
  回天丹:人级中品疗伤类丹药,由百年何首乌、百年黄精、百年人参、当归、鹿茸等多种名贵药材混合天泉水精炼而成。具有起死人而肉白骨之功效。一流武将之下实力者服用,任何伤势均可在十息内完全恢复,对一流以上实力者伤势具有显著恢复效果。
  看完属性,商戢将锦盒合上,默默的将之放入衣袖内。
  完全用不到好吧!
  商戢伤的并不重,凭借【龙腾虎啸决】强悍的恢复能力,目前已经恢复小半,即使不用任何药物痊愈也只是时间问题。这颗丹药还是留到需要的时候再用吧!
  默默的再调息一会儿,控制住伤势。
  商戢驱马前行,走到柳毅身前。
  柳毅差异的看了商戢一眼,以他的眼光当然看得出来,商戢目前伤势还在,这说明他并没有服用那颗回天丹,但伤势却也没有柳毅想象中的那么严重,至少比预料中的性命垂危要好太多了。
  “毅行事鲁莽,伤了恩公,罪大恶极,还请恩公责罚!”柳毅深行一礼,对商戢说道。
  “无妨无妨,柳将军心系令姐弟安全,一时不慎造成了误会,其情可悯,何罪之有?”商戢摆摆手,扶起柳毅说道。
  “谢恩公宽恕!”柳毅再拜道。
  “柳将军客气了,说起来也是因缘际会,我与这黑风寨本有仇怨,今天即使没有令姐弟,这黑风寨我也是要杀的,恩公之说我当不起!”商戢再次扶起柳毅,说道。
  柳毅正色道:“岂可,毅自幼丧母,是家姐将我抚养长大!恩公救了家姐,对毅而言就如恩同再造,恩公二字当得起!”
  商戢摇摇头,也不再强求,事实上说,商戢确实对柳毅有大恩。
  “对了,在下姓柳名毅,添为望泉县县尉,还不知道恩公名讳,实在是失礼!”柳毅拱拱手,说道。
  “大哥,大哥,恩公姓商讳戢,正是最近声名鹊起的黑魔领袖!”不待商戢开口,旁边的锦衣少年就咋咋呼呼的介绍道。
  柳毅恍然大悟,“原来是商戢,难怪能硬接我一击不死!我还以为商戢的传闻略有夸大,现在看起来恩公的确实力非凡!”心中思索道。
  “原来恩公就是令山野盗贼闻风丧胆的黑魔首领,实在是失敬了!”
  “什么黑魔,不过是消灭一些乌合之众,当不得真的,比之柳将军刀伤张恒、大败黑风寨差远了!”
  商戢摆摆手,谦虚道。
  “诸位,别堵在官道上了,咱们先回望泉县吧,有什么话咱么边走边说!”柳毅姐姐见他们两个开始互相吹捧起来,微微一笑,轻声说道。
  柳毅闻言恍然,紧接着说道:“是我糊涂了,还请恩公移步望泉县,我好尽一尽地主之谊!”
  “戢正欲往望泉县一行!”商戢闻言点点头说道。
  “恩公先请!”
  ……………………………………
  一行人收拾完战场,就近埋葬了死亡的士卒,带着战利品开始出发了。
  商戢和柳毅各乘一骑,并排而行,柳氏幼弟和苏桓在左右两侧落后半骑,至于柳氏阿姊则回到马车中去了。
  柳毅和商戢边走边聊,气氛非常融洽。
  “恩公,你方才所言欲往望泉县一行,不知所谓何事?在下在望泉县还有些地位,不知能不能帮到恩公?!”柳毅问道。
  “好男儿人生在世,当提三尺青锋,开疆扩土封狼居胥,创一番大事业,方才不负一世为人!我欲从军报国,搏一个马上封侯!”
  “当真!”柳毅闻言兴奋的问道。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自然没有戏言!”
  “哈哈!不满恩公,之前我初见恩公及恩公麾下军士,就有了劝恩公从军报国的想法,却不想和恩公不谋而合,真是快哉快哉!”柳毅大笑道。
  “我第一眼见到恩公,就知道像恩公这种人必定是属于沙场的!之前黑风寨肆虐望泉,百姓多受苦难,边外乌桓鲜卑等部也是蠢蠢欲动,屡次寇边劫掠我大汉子民,我有心整顿望泉县,却苦于没有人手,如果恩公有意,我愿保举恩公为望泉县别部司马一职,将县尉一职让于恩公,我从旁辅助,咱么共同还望泉一个朗朗乾坤!”
  “柳将军说笑了,且不说戢一介白身,寸功未立怎敢贸然身居高位?就是柳将军让贤一事也大大不妥。”
  商戢笑了笑继续说道:“官职乃朝廷亲授,岂有私相授受的道理?再说,如若我接了柳将军你的官职,岂不是成了挟恩图报之辈?我商戢岂是这种人!?”
  柳毅闻言连连致歉,“恩公所言甚是,是毅考虑不周了!”
  “恩公,千万别再称我为柳将军了,这真折煞我也,您就直接称呼我表字仲雄即可!”
  “那你也别叫恩公了,我表字越武,你直接称呼我越武吧!”越武是商戢在秦朝时期的字,现在也可以直接拿来用。
  “这……”柳毅面露迟疑之色。
  “怎的?你看不起我吗?”商戢故意板起脸说道。
  “哎,好吧,那我就叫您越武兄!”
  “仲雄兄有礼了!”商戢在马上一抱拳,对柳毅说道。
  “越武兄有礼了!”柳毅慌忙回礼道。
  对拜过之后,两人对视一眼,皆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