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网游之止戈三国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暴走商戢

第一百七十五章 暴走商戢


      青紫色的枪劲与黑色刀芒轰然相撞!
  
      托木努博只觉一股巨力传来,双臂一麻,胸中气血翻腾,手中长刀甚至差点脱手而出。
  
      “此僚怎么这么厉害?”托木努博心神大振,目瞪口呆的看着望着商戢。
  
      在面对异族时,【异族屠戮者】这一称号甚至能比肩常规s级称号。再加上王者领域、特性狂战、龙腾虎啸决加持等诸多增幅。虽然只是二流武将,但面对身为一流武将的托木努博,商戢完全呈现碾压状态!
  
      不理会托木努博的震惊,商戢趁势追击。
  
      运转龙腾虎啸决,澎湃的劲气遍布全身,不时有淡青色的华光在商戢身侧流转。内力灌注长枪,闪电般向托木努博刺出!
  
      胸中气血还未平复,托木努博根本使不出劲来。不能硬抗只能侧身躲避,身形一晃,这一枪擦着托木努博的头顶而过。
  
      虽然躲过了这来势汹汹的一枪,但头上所带的兜鍪却被枪劲余波所波及,飞了出去。同时还在托木努博的脸上划出一道血痕。
  
      这点小伤对托木努博而言自然无足挂齿,但如此狼狈却令托木努博暴怒。
  
      “死开!”
  
      爆喝一声,奋力舞动长刀,磕开商戢的长枪。
  
      然后就见其怒目圆睁,双目血红,双臂展开平伸,阵阵黑气疯狂从七窍涌入!
  
      “恶鬼降世!”
  
      托木努博嘴中爆发出一声不似人言的嘶吼,浑身骨骼宛如炒豆般噼里啪啦作响,本就健硕的身躯更是暴涨一圈,肌肉虬结,盔甲似乎都要被撑破一般。
  
      “降你麻痹的恶鬼!!!”
  
      不等托木努博变身完毕,商戢大骂一声,挥舞着亮银枪就冲了上去。内力疯狂涌入长枪,浑身华光绽放,犹如战神一般,与黑气缭绕的托木努博形成鲜明对比!
  
      带着青色华光的长枪以雷霆万钧之势,直朝托木努博头上砸来!
  
      “找死!”完成了变身,自信心爆棚的托木努博大怒,挥刀迎了上来!
  
      轰的一声巨响,托木努博连人带马被击退三步,胯下的战马更是发出一阵不堪重负的嘶鸣!
  
      “你该死!”托木努博嘴角出血,气势却越发磅礴,慑人人的双目死死盯着商戢。
  
      “轰!”长枪再次砸来,托木努博再退三步。
  
      “你改……!”
  
      “轰!”
  
      “你……”
  
      “轰!”
  
      “啊!”
  
      “轰!”
  
      …………………………
  
      托木努博每叫嚣一句,回应的都是更加迅猛的打击。
  
      “让你降恶鬼!让你降!!还降不降!?”商戢如同开了无双一般,内力前所未有的充盈,整个人都亢奋起来,长枪直接被当成棍子使,舞出无数残影,棍棍都朝托木努博身上招呼!
  
      “砰!”
  
      随着商戢再一次重击之后,托木努博所乘骑的战马终于再也经受不住如此狂野的冲击,四肢一软跌倒在地。
  
      马上的托木努博也损失摔倒下来。
  
      此时的托木努博虽然仍然维持着恶鬼降世的状态,黑气继续环绕自身,但已经完全没了慑人的气势。整张脸都被商戢抽肿了,嘴唇肿的跟香肠一样,满头的大包,眼睛都快看不见了。
  
      “你……”跌落下马的托木努博还想叫嚣,抬头正对上商戢跃跃欲试的眼神,顿时心中一颤,把话咽回了肚子。
  
      那略带委屈的小眼神,不知内情人看了还以为是被抢了玩具的幼稚园小朋友。
  
      “啊打!!”
  
      不过商戢可不会心慈手软,双臂用力,长枪抡圆了一挥,带着呼啸的劲气,狠狠的抽在了托木努博满是大包的头上。
  
      “砰!”
  
      一声巨响,托木努博一顿,机械的抬头,看了商戢一眼。眼神中好像还在说:“我都不说了,你为何还打我?”
  
      “砰!”
  
      回应他的是又一击狠狠的棍击!
  
      终于,在这一击过后,托木努博幸运的翻了个白眼,晕了过去。
  
      “统领!”
  
      正与燕军交战的东胡骑兵见状,顿时大惊,凄声大吼,然后纷纷撇下正在交战的对手,蜂拥着向商戢冲来,希望能解救他们的统领。
  
      事实上,商戢与托木努博交战的时间很短。从交手到他昏迷,只有短短几息时间。这么点时间,有些东胡骑兵根本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长枪一挥,顺势一挑,将昏迷过去的托木努博挑了上来。取出缰绳,麻利的捆上托木努博的手脚,然后在反身绑在马屁股上。
  
      对于高级武将,活捉和斩杀可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功劳。既然有机会,商戢当然不会放过。
  
      “哈哈,东胡杂种,你们统领在这里,不要命的放马过来!”商戢大笑一声,带着托木努博就跑。
  
      “狗贼休走!”东胡骑兵大怒,双目赤红,奋不顾身的杀了过来。
  
      勿怪乎东胡骑兵如此惊慌,按照东胡人的规矩,统领战死,麾下士卒不能抢回首领尸首者皆杀!
  
      如果让商戢就这么跑了,那在场的东胡人有一个算一个,统统都得给托木努博陪葬!
  
      就连一向以冷静睿智著称的赤狐都慌了。如果托木努博真的死在这里,即使他是托木赤的心腹将领,痛失爱子的托木次也绝对不会放过他。
  
      “全军听令,解救努博统领!”说着,抛下了正在对战的八百燕军步卒,领着一千多东胡骑兵气势汹汹的向商戢杀来。
  
      “司马万岁!”
  
      与东胡军相反,亲眼见证了商戢是如何花式吊打东胡统领的燕军士气暴涨。尤其是两百燕军骑兵,更是双目火热,亢奋无比。
  
      前方的商戢带着托木努博兜圈子,后面的东胡骑兵不顾一切的咬牙追赶。再后面则是两百燕军骑兵目露癫狂的追杀。
  
      “众军听令,杀敌!”眼见东胡军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负责指挥剩余八百多步卒的郭彪也安奈不住了,拔出腰间佩刀大喝一声。
  
      早就忍耐多时的步卒闻言立即轰然而动,五十人为一组。刀盾兵和长枪兵保护着弓箭手,开始对东胡骑兵展开猎杀。
  
      商戢则凭借着强悍的实力,不时回头调戏两下追击的敌军,反杀几个然后再拍马而走,留下一个令人绝望的背影。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