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网游之止戈三国 > 三百五十五章 天上掉馅饼

三百五十五章 天上掉馅饼

    看完这个属相介绍,商戢立即想起了自己身上另一个封印中的东西真龙霸体!
  
      真龙霸体出现是因为那条似敌似友的真龙,而这个玄雷真身,商戢自然而然的想起当初屠龙之后的那漫天紫色狂雷!
  
      “好嘛!我把龙杀了,结果那条龙跟着我过来了。你把我杀了,你也跟着我过来?话说那条龙对我有怨气,不愿意让我借用他的力量也就罢了,你为何什么也这样?我又没杀你!”也不管体内的“雷之本源”是否有自己的意识,商戢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自然而然的,没有任何反应发生。
  
      商戢有些小孩子气的跺了跺脚,无奈起身道:“快速打扫战场,收拢阵亡将士尸骨,我们准备返程!”
  
      顿了顿,商戢又道:“传我命令,全辽东范围内通缉妖道吴平,无论是异人还是原住民,提供有效线索者奖励一百紫金币、人级上品功法一部或者紫耀级装备一件。如果能将之击杀或者擒获,奖励紫金币一千、地级功法一部或者灵器级装备一件!”
  
      “谨遵主公将令!”
  
      商戢却不知道的是,吴平现在正被捆成粽子送往襄平的路上。
  
      时间回到两军刚开战的时候,作为暂时混入黄巾军的一员,赵云与邵云两人见商戢大军杀来,自然是兴奋无比。
  
      赵云甚至打算全力出手,帮助黑甲玄骑杀敌。
  
      然而,他们忽略了自己目前的身份。黑甲玄骑可不知道两人的具体情况,只见一名身材高大的黄巾军满脸兴奋的向自己冲了过来,那还有啥犹豫的?直接杀了过去。
  
      以赵云的实力自然不会被几名普通黑甲玄骑给伤着了,不过却也很狼狈。
  
      关键在于赵云没法还手。他本来是投奔商戢来了,如果正主还没见着,先杀了一批别人的心腹部下,那别说投奔了,能不成为生死仇敌就不错了。
  
      在这纷乱的战场上赵云也没法解释,事实上即使他解释了黑甲玄骑也不会听他的“鬼话”。
  
      赵云无奈,只能带着邵云一路狂奔,打算脱离了战场之后再去襄平。
  
      两人经过一阵奔逃,摆脱了追兵。颇有些哭笑不得的对视一眼,邵云无奈苦笑道:“这干的都是什么事啊!”
  
      赵云亦是苦笑,这些天的经历真是倒霉透顶了。
  
      “我发誓,今后我一定老老实实处理案牍工作,再也不乱跑了!”邵云恨恨的说道。
  
      “行祖先生,应该没事了。商公雷霆一击之下,黄巾贼已经覆灭,应该不会再遇到什么问”
  
      赵云还未说完,就见两人面前的空地上突然出现一道绚丽的金光。
  
      商戢顿时大惊,连忙将邵云拉在身后,满脸戒备的盯着金光处。
  
      片刻之后,金光散去,露出一个人影。
  
      “噗”
  
      人影刚一出现,还未站稳,先是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
  
      来者正是刚刚在太史慈手下逃脱的吴平!
  
      此时吴平面色惨如金纸,精神萎靡,身子一阵摇晃,仿佛随时都可能不支倒地一般。
  
      一连用了数个保命的绝招,吴平虽然成功逃脱了太史慈的追杀,但自己付出的代价并不少,苦修的道法修为至少废了一半,身体也处于半残状态!
  
      传送结束后,吴平强打着精神,环顾了四周一眼,见眼前只有两名黄巾士卒,顿时心中一松。
  
      他的传送技能只能选择一个大概的方向和一个大致的距离,并不能精确传送。运气不好的话传送到悬崖峭壁或者狼穴蛇窝都是可能的。
  
      如今这里非但没有猛兽,还有两个“黄巾溃兵”,实在是运气相当不错。
  
      “你们,你们两个过来,扶我一把!”吴平招了招手,虚弱的对赵云两人说道。他是真的快不行了,没人帮助的话死在荒郊野外也不稀奇。
  
      赵云与邵云对视一眼,眼中流露出难以抑制的喜色。
  
      吴平他们当然认识,虽然不知道他怎么突然跑到眼前了,但这绝对是天上掉馅饼的美事啊!
  
      难道还有比这更合适的见面礼吗?
  
      吴平见两人一脸兴奋的跑归来,也没怎么在意。寻常这种对低级的黄巾士卒能近距离见黄巾渠帅一面,自然是激动万分的事情,并不值得奇怪。
  
      “你们护送我离开辽东,本渠帅将来保你们一人一个万人长!”这个时候的吴平还不忘先画两张大饼。
  
      “小的谢过渠帅!”邵云嘿嘿一笑,与赵云两人一左一右跑了过去。
  
      “嗯,虽然我们黄天大业在辽东遇到了些挫折,不过在大贤良师的指引下必定能取得最终的胜利,只要你们能表现好,封妻荫子不在话下!”
  
      “嘿嘿嘿!”
  
      邵云奸笑一声,一把抓住吴平的右臂,与此同时,赵云也抓住了左臂。
  
      “感谢渠帅给我们带来的机会!”邵云一把将吴平的胳膊别在了身后,兴奋说道。
  
      “嗯?你们要干什么?我是黄巾渠帅,是大贤良师弟子,你们要干什么?”
  
      吴平总算是发现不对劲了,奋力挣扎道。
  
      可惜了他一道士,即使全盛状态近身也不是赵云的一合之敌,更何况如今身受重伤?
  
      “别嚷嚷了,知道你是黄巾渠帅,不是黄巾渠帅哪来的机会让我们封妻荫子啊?”邵云很不客气的踹了吴平一脚,打断了吴平的挣扎。
  
      “子龙,让他安静点!”
  
      赵云点了点头,也没说法,双手微微用力,就听喀嚓一声,吴平的胳膊被卸了下来,然后随手扯下一块布,直接塞进了吴平嘴中。
  
      “行祖,去找根个绳子,可千万不能让他跑了!”不顾吴平的奋力挣扎,又一下将另外一只胳膊也卸了下来,赵云对邵云吩咐道。
  
      “好咧,子龙你瞧好吧!”对于这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邵云比赵云更加重视,连忙找出绳索,将吴平五花大绑。
  
      为了防止他还有什么诡异的逃跑手段,邵云甚至将吴平全身上下扒了个精光,最后只留了一件亵衣。
  
      可怜吴平堂堂黄巾渠帅,一个时辰前还是意气风发的二十万黄巾大军统帅,这么一会儿功夫就成了阶下囚。
  
      收拾好了吴平,两人互相对视一眼,均是嘿嘿一笑,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走,咱们去襄平,有他在,足够给商公做见面礼了!”
  
      邵云扯了扯牵着吴平的绳子,对赵云高声道。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