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谍海猎影 > 第一八八章 城墙底下有个洞

第一八八章 城墙底下有个洞


      离得有些远,方不为刚才给苏民生,刘成高等人下达命令的时候,车庆丰听的不是很清楚,但他看到最后,也看出来了几分。
  
      方不为又不是真的疯了,搜过之后,竟然把步少纲在内的所有人都抓了,这么做的原因,只能是和江右良有关。
  
      “方组长放心!”车庆丰的称呼的时候,下意识的带上了方不为的职务。
  
      高思中看到车庆丰看向自己时有几分不自然,顿时眼睛一瞪:“你他娘的,看老子被这小王蛋铐上了,也不说是过来帮一把?”
  
      方不为明白,这是高思中惯有的化解尴尬的手法。
  
      果然,听到高思中笑骂,车庆丰的脸色恢复了几分,打了个哈哈:“你们自家的家事,我一个外人怎么插手?”
  
      然后他又转过头来,看着方不为赞叹道:“方组长好大的魄力!”
  
      不是讽刺,车庆丰是真的在夸赞自己,这一点方不为还是能听出来的。
  
      “车长官过誉了!”方不为淡淡的一笑。
  
      “走了!”现在不是瞎扯蛋的时候,高思中一点都不敢耽搁,朝方不为挥了挥手,钻进了车里。
  
      高思中上车之前,看向方不为的最后一眼,脸上竟然带着几分悲壮。
  
      方不为知道,高思中这是在提前告别。
  
      抓不到江右良,方不为只能潜逃,这怕是最后一面了。
  
      方不为郑重的冲高思中敬了个礼。
  
      连步少纲在内,铁路部的人全被押上了车。方不为带着叶兴中,往自己的小车那里走。
  
      方不为边走,边低声给叶兴中交待着:“待会找个能打电话的地方,打中央医院的电话,找到我舅舅,告诉他,上海的朋友可能会来找我,我上次让他准备的事情,已经可以做了,等明天早上,如果我不给他打电话,就让他不要管我了……”
  
      方不为也是没办法了,这个时候,他根本离不开。也做不到在不引起别人注意的情况下,偷偷的去打电话。而身边最能信任的,也就只有叶兴中了。
  
      不管能不能抓到江右良,方不为都必须做出最坏的打算,而且必须要提前安排。
  
      不然一个耽搁,肖在明一家就会有被软禁的可能。
  
      但愿上面的人反应能够慢一些,只要等封城令撤消,一切都就好办了!
  
      方不为暗暗的祈导着。
  
      刚才高思中对方不为说的那句话的时候,叶兴中就咂摸出不对味来了。这时再听方不为这样一说……
  
      叶兴中猛的一震:方不为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待给了自己?
  
      看叶兴中看着自己发愣,方不为心里一咯噔,他知道叶兴中猜出来了。
  
      他还没说话,叶兴中往前凑了一步,一脸郑重的看着方不为:“长官,能不能带上我?”
  
      轮到方不为发愣了!
  
      他不是在震惊叶兴中猜出自己让他去通知舅舅的用意,而是对于叶兴中眼看着自己山穷水尽的时候,竟然还愿意跟着他而感动。
  
      刚刚的一切,虽然发生在仓促之间,但都是方不为深思熟虑的结果。
  
      真找不到步少纲和江右良勾结的证据,汪和曾中明也只能怪到方不为的头上,牵连不到特务处的其他人。
  
      其他的所有人,要么是被方不为逼迫,要么是遵循方不为的军令执行的任务。
  
      所以叶兴中根本没必要跟着自己逃。
  
      “遇到方长官,肯定是卑职上辈子积了德的缘故……你要是走了,卑职待下去还有什么意思?所以肯请方长官带上我,别的本事没有,给您的家人做个护卫,卑职还是能胜任的……”叶兴中肯切的说道。
  
      方不为没想到,自己也有被人纳头就拜的一天?
  
      “你家人怎么办?”方不为犹豫了一下后问道。
  
      “就婆娘跟儿子,都在老家,等跟着长官你落了脚,我再去接也不迟……”
  
      看叶兴中铁了心的要跟着自己,方不为也不能寒了他的心。
  
      况且,自己也确实得有几个忠心的手下。
  
      “一切还是未知数,等抓不到江右良再说!”方不为眯着眼睛,看了看玄武湖的方向,又说道:“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卑职明白!”看方不为答应了下来,叶兴中先是一脸的喜色,但听方不为的后半句,竟然含着交待后事的意味,叶兴中心中一黯。
  
      方不为要去玄武门,盯着行动科重新搜捕。叶兴中还要继续在这里设卡,自然不能眼着方不为一起离开。
  
      指望特工总部的人?方不为扫了一眼还站在街边的那些人,心中暗自冷笑。
  
      只要自己这次逃过一劫,迟早找他们清算。
  
      田立成就躲了人群后面,虽然知道方不为看不到自己,但还是下意识的矮下了身体,等方不为上了小车离开后,他才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直起了腰。
  
      就算再给他十个胆子,田立成自认为也做主出方不为干过的这些事来。
  
      这就是差距!
  
      田立成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都愣着干什么,不知道做事么……”看着一帮无所事事的手下,田立成大声嘶吼道。
  
      看方不为的布置,明显是把想要冲卡的步少纲当成了江右良的同伙。
  
      田立成虽然觉的可能性不大,但又不敢不防。
  
      方不为赶过去的时候,刘成高正安排着行动科的队员,重新对从子午路到城墙之间的地方搜查。
  
      方不为特意叫过了邢明生和郑立涛。
  
      这两人都称方不为走后,这里一切正常,没有过什么异动。
  
      江右良只是一个人,就算有什么异动,动静也不会太大,没有发现也很正常。
  
      方不为站在街道中心,重新打量了一遍属于特务处的区域。
  
      闹出这么大的乱子来,不用他提醒,特务处的一干头目也知道应该怎么办。
  
      搜查和甄别比之前严格了不止一倍。
  
      包括稍稍留了点胡须的男子,都会被队员重点关注,会伸手上去扯两下,看是不是粘上去的。
  
      如果自己是江右良,会藏到哪?
  
      方不为又拉过了地图,换位思考。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