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农女不替嫁 > 069 争抢

  萧锦和趁他们转过身去的时候,连忙把剩下的四个饼包好放进了怀里,手中的半个饼也塞进了嘴中。
  “这个饼确实不错啊,十分香软,主子,再给一个吧,这半个分下来塞牙缝都不够。”
  宁远转过身来之时,看到桌上盘子都空了,顿时一脑门黑线。
  见过抠门的没见过这么抠门的!
  半个小时后,芙蕖端来一盆热水给大家洗手,并让他们准备准备,就要开饭了。
  因为就在厨房隔壁,旁边的窗户隐隐飘来一阵阵香味,让里面的人心痒难耐。
  天色半明半黑的时候,终于开饭了,芙蕖来叫的时候,萧锦和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往房间外走去。
  宁远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主子却在前面走得这么慢,他几经犹豫之后,越过萧锦和道:“主子,你慢慢走,属下先去帮忙。”
  “公子,属下也先去帮忙!”
  几个侍卫见有宁远带头,连忙追了上去。
  都叫吃饭了,还用帮什么忙?萧锦和撇了撇嘴之后,连忙加快脚下的步伐,往厨房中跑去。
  几个人小跑着到了厨房之中,只见桌上菜品十分丰富。
  宁远等人站在桌旁,看着满桌热气腾腾的菜吞了吞口水。
  虽然是侍卫,可从前也跟着主子吃过大鱼大肉,还从没闻过这么香的菜,而且这些菜他们都没有见过。
  虽然主子好说话,宁远等人还是规规矩矩地站在一旁,等萧锦和先入座。
  平常出行的时候都是主仆一桌,萧锦和坐下之后,几个人也迫不及待地坐下了。
  “这是我女儿刚烤好的兔子,你们尝尝。”
  烤兔子一如之前,烤得金黄流油,这一次姜小念还在上面涂上了一层蜂蜜,香中带甜,味道更佳。
  萧锦和默默吞了一口唾沫,面容淡定地等待主人家入座。
  宁远等人见萧锦和没有动手,只好按捺住焦躁的心,也乖乖地坐在了一旁。
  坐着的时候顺便看看其他的菜,侍卫们不免发出夸张的惊叹声,饶是他们见多识广,也从来没见过这些菜,而这些菜发出的香味,让他们肯定,味道绝对比大酒楼里面的还要好。
  周慧慧见他们只看着不动筷子,连忙叫来姜孟良一起入座,招呼他们道:“我们先吃吧,一会菜都凉了。”
  姜小念只剩下最后一个豆腐酸菜汤没有做了,偏头对站在她身旁的芙蕖道:“你去给大家添饭,也坐下吃饭吧。”
  芙蕖点了点头,欢快的走了。
  而萧锦和这边,有了姜孟良夫妻俩入座之后,也开始动筷子了。
  萧锦和想着自己不是第一次在这里吃饭了,定不能像上次一样大惊小怪狼吞虎咽,要体现出他的修养来,结果刚用优雅的姿势把筷子伸进一个盛着烤兔子的盘子,盘子里的烤兔子就不翼而飞。
  刷刷刷几下,宁远就把烤兔子大卸八块,分了一部分给坐在他旁边的侍卫。
  “谢谢老大。”
  “哇!好好吃啊!”
  “真的,我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烤兔子!”宁远含着一口兔肉含糊不清道。
  周慧慧连忙招呼道:“好吃就多吃点,不用客气。”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萧锦和幽怨地看了宁远半晌之后,只好在心里默念,不和这群没见过世面的人计较,抓着筷子往另一个碗里伸去。
  筷子刚到碗边,第二只烤兔子又不翼而飞。
  “老大,这个真好吃!来,你再吃一只兔腿。”
  “还是你够意思,放在我碗里吧。”
  这几个侍卫平常都是跟着宁远,自然和宁远熟悉一些,此刻几人眼中只有美食,差点都忘了萧锦和的存在。
  而且桌上不止一只烤兔子,他们见萧锦和一直没有动手,还以为他吃惯了山珍海味,不喜欢吃这乡下做的粗糙食物。
  既然如此,就便宜了他们了。
  而萧锦和此刻都快要气炸了,这群没良心的东西,也不知道是谁养着他们,关键时刻竟然没一个人能想起他。
  罢了罢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就在他的筷子伸向另一个盘子的时候,宁远的手同时伸了过去。
  萧锦和脸色一变,连忙把手中的筷子扔掉,一把把烤兔子抓到手中,动作十分迅速。
  宁远悬在空中的手停顿了几秒之后,才回过神看向自家主子,只见自家主子捧着一只和他脑袋一般大的烤兔子使劲啃着,满嘴满手的油,完全颠覆了他平常的形象。
  几个侍卫见状,也都停下了动作,张大嘴看着萧锦和,一脸受惊模样。
  这还是他们所认识的公子吗?
  萧锦和没管他们的异样眼神,自顾自的吃着,一脸享受,烤兔子真特么香啊!
  五个十几岁的少年加上萧锦和,都是食量大长个子的时段,四只烤兔子不一会就都入了他们几人的肚腹。
  吃了大半只烤兔子垫肚子,几人接下来的动作斯文了很多,好像之前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悠悠地夹着碗里的菜。
  姜小念还没入座就看见满桌的兔子骨头以及自家爹娘那隐忍吃惊的脸,她有些郁闷,特意多烤了一只,想给自己死里逃生慰劳慰劳的,结果桌上只有一堆吃剩的骨头。
  她早该想到,以萧锦和那副吃相,他的手下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她只好在心中叹了口气,看在他们是她救命恩人的份上,就不与他们计较了。
  “萧哥哥,怎么样?好吃吗?”
  萧锦和愣了一愣,淡淡的点了点头:“还行吧。”
  他没想到,短短一年没有见面,姜小念又研究出这么多他听都没听说过的菜品出来,而且都是色香味俱全,比他平常在候府吃的好吃多了。
  虽然对菜品十分赞赏,但只要一想到前世的事,他心里头就隔应得不行,心自然冷了下去。
  姜小念听到他这不冷不热的回答,与去年初见之时相差甚大,心中有些微微失落,她忙活了半个下午,本以为会得到热烈的回应,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结果。
  宁远等人也察觉出不对劲,刚刚他们的主子明明吃得这么欢,怎么就突然变了态度呢?难道是怕自己刚才的表现失了面子,不好意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