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一生一刹,执碾成沙 > 第九十九章 昆仑山秘境 二

第九十九章 昆仑山秘境 二

    密林深处的人猝不及防,被舒乐一鞭子便绞住了脖子,带了出来,狼狈的摔了个狗吃屎!这人,正是之前出言不逊,说话阴阳怪气,挑起争端被关进了牢房的莫淮!
  
      “咦,这不是长源派的掌门吗?还没到过年呢,不用这么急着拜我们吧?”永安看清了人,故作惊讶的笑道。
  
      那玩世不恭,吊儿郎当的模样,看得莫淮恨得牙痒痒的,却被舒乐勒着脖子无法出声反驳。
  
      “莫淮,私入昆仑秘境,是死罪,你的胆儿,还真是挺肥呢。”舒乐将手中鞭子一抖,勒着他脖子的银鞭又紧了紧,瞬间莫淮的脸色便涨得通红!
  
      “哎!小舒儿慢着,我来我来!我还想要你送我的彩头呢!”永安慌忙抽出自己长剑一挥,剑身发出森冷的剑气向莫淮的双目刺去!
  
      藏在密林中的其他人再也忍不下去,祭出法器将永安的这一挡下,随后跃了出来!
  
      “住手!”最先跳出来的是一个黄衫青年,他满脸怒意的对着舒乐永安瞪眼道。
  
      “哟,黄禹派也来凑热闹了?”舒乐挑眉,撤了手中银鞭。那莫淮终于得了新鲜空气,忙不迭的大口喘息着。
  
      “还有我空眉派,云通派,霄海门!”随后跟出来的一个人也不甘示弱的自报了家门。
  
      莫淮终于缓过来了,得意的笑着站起来,他们有六个人,而舒乐他们只有两个人,哼,这一次,还不让这两个小辈好看?
  
      “永安啊,有个女人呢。”舒乐打量了下他们,转头有些惋惜的对永安说道。
  
      “女人又如何,论修为,你能比得过我吗!”霄海门的那名女子被舒乐轻视的态度气得柳眉倒竖,恨声问道。
  
      她活了近两百年,因着驻颜有术,如今看起来也就二十七八的模样,现在已经是元婴中期了。
  
      关于舒乐之名,十年前修真门派谁人不知?一个功力尽失的小弟子,就算现在模样看起来再如何强势,怕也只是外强中干!如今他们都是偷入这秘境之中,并未佩戴玄光镜,就算将舒乐杀死在这里,哼,昆仑派怕是也毫不知情!他们根本无需畏惧玄元来找他们赔命!
  
      想到这里,她的脸上竟然带了势在必得的笑意,只是这笑容并没有维持多久,便被永安的话弄得僵了脸。
  
      “哎,是可惜了呢,我不杀女人,看来只能让你先赢一个人头了。”永安也颇为惋惜的摇摇头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舒乐眼底染了嗜血之意,冷酷一笑,手中银鞭泛着黑色光晕向那霄海门的女人急速飞去。
  
      “无知小辈,敢对我动手!”那女人不以为意的大喝一声,竟然空手去接舒乐的鞭子!她对自己的修为很是自信,自认为舒乐那看不出什么功力波动的鞭子只是虚有其表的花把势!
  
      见那女人的动作,舒乐眼里冷光闪过,嘴角那抹弧度越发的大了,溢出了几分邪气。
  
      银鞭在接触到那女人的瞬间,黑光一闪,便听到那女人凄厉惨叫一声,手臂齐肩头掉落!舒乐这一鞭,竟然是生生的将她的胳膊整个卸了下来!
  
      “元婴中期,也敢在这里叫嚣,真是不知所谓。”舒乐冷哼一声,不给她喘息的机会,手中鞭子舞得密不透风将她困于其中,旁人根本无从插手!
  
      那银鞭黑光大绽将霄海门的女人遮了个严实,令人根本看不清里面是何情况,只听得到阵阵凄厉如恶鬼嚎叫般的声音从中传来!
  
      一旁的永安看得震住了,他瞳孔微缩,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舒乐这是哪里来的功法?如此霸道毒辣?这绝对不是那些所谓的修道正派的功法!她这些年,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
  
      终于,在没有惨叫声传出后,舒乐收回了银鞭。
  
      随着围绕着那女人的黑光散去,暴露在众人面前的场景,令他们倒抽了一口凉气,有几个承受力弱一些的,当场就干呕了起来。
  
      那个女人,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她的手脚都已经分了家,并且碎成了数十块,正带着残破的布满血迹的衣服碎片横七竖八的摆了一地。身躯,也已经烂做肉泥,血肉模糊,身下那明显比周围颜色显得暗沉的草地,应该是她流出的血侵染所致。
  
      她现在,只剩脖子以上还是完好的,正张大着口,瞪大着眼,满目的惊惧之色,出气多,进气少!
  
      “心,取了,目,我随后就去给你挖。”舒乐收回的银鞭尖端团成一个圆弧状,冒着黑光,临空托举着一颗血淋淋的心脏,而她的脸,竟还带着意犹未尽的神色。
  
      “够了,小舒儿。”永安拉住还要过去挖目的她,神色是少有的严肃。他不喜欢这样的舒乐,冷血,甚至是杀人成瘾。
  
      “没够,我说了取目,便是一定要取!”她甩开了永安的手,目光森冷,声音突得拔高了几分说道,那凉凉的口气听得在场众人皆是背后一寒。
  
      永安竟然被她这一眼,盯了个透心凉,那眼神,毫无感情,冰冷得不像话,似乎只要他再做阻拦,她会连他一并杀了!
  
      有那么瞬间觉得这不是他的小舒儿,是被什么怪物附体了!那样的眼神,即便是他杀人无数的师傅,也做不出来!
  
      舒乐在众人惊惧的眼神中,走到那女人身边,举起手中银鞭。
  
      那银鞭竟然像蛇一样自己扭动起来,尖端再次凝出了黑色的光晕。只是,这次的光晕不再是散开的,而是呈圆锥形,狠狠的扎进了那女人的眼中,将她的眼球带了出来!
  
      舒乐垂眼看着手中的银鞭像活了一样,自己扭动着鞭身完成了这一系列的动作后,她才抬眸面无表情的扫过莫淮等人。
  
      待看向永安时,竟是笑靥如花的将鞭子举起,托举着那对已经被扎穿的眼球说道:“喏,挖心已做,双目已取,兵不血刃,我赢了。”
  
      永安张了张口,却发觉喉咙干得有些发疼,什么也没有说得出来。
  
      那个女人,终于咽了气。只见一个小小的元婴突然从她身体里冲出来,快速往莫淮等人那边飞去,她竟然,还想求得莫淮等人庇护?
  
      莫淮一行人早就被舒乐这些连番举动吓得不轻,哪里还敢救她?见她飞来,竟是四下逃散开了!
  
      “想去哪儿?”舒乐的声音响起,明明是轻柔的嗓音,在那霄海门的女人听来却如同夺命阎王一般可怕!
  
      只见那鞭子“刷”的一声缠上了她,冒出了强烈的黑光将她包裹住了。待那黑光散去时,那女人的元婴已经不见,舒乐的银鞭,比之前显得更加的透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