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暗恋我为什么不说 > 第95章
    日出升起来的时候,那个画面特别的美好,可是越美好的东西越会让人感觉不安。
  
      谁都没有说话,静静的享受着那一个美好的画面,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在齐飞身上的时候,李明琛从齐飞的怀里探出了脑袋,他抬头跟齐飞接了一个漫长的吻。
  
      光是这样的画面就让人动容,让人从心里觉得温暖,在这样的时刻能够在自己最爱的人身边是一种莫大的幸运。
  
      两个人又继续坐了很久,等到阳光已然温暖的时候才准备着下山,李明琛在上车之前还特别特别认真的跟着齐飞说了谢谢,这句谢谢不管齐飞是如何理解的,仅仅是因为这一天的举动而已,又或者他明白,李明琛感谢有他这样一个人出现在了他的生命里,齐飞是比日出和阳光更让他觉得美好和温暖的存在了。
  
      对于齐飞来说,李明琛的存在又何尝不是一种最美好的温暖呢。
  
      下山的路上齐飞的心里异常的不安,那是一种很强烈的风雨欲来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越往下开,他甚至感觉自己的手都有些抖了,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哪怕在当初一路上被仇人追着想要取他性命的时候,他都没有这样无力又害怕的感觉。
  
      开到一半的时候路面上出现了几个人,齐飞不得不停下了车子,这个时候这条路上根本没有其他的车辆路过,而且这些人对于齐飞来说并不陌生。
  
      这些都是宋四爷的人,他曾经跟这些人呆在一起不少的时间。
  
      其实在那些人出现的一瞬间,齐飞的心里产生了一个很邪恶的想法,他很想就那么直接的冲过去,可是对方并没有退开的意思,而他的身边又还坐着李明琛,他实在是没有其他的办法,可是这车一旦停了下来,很多事也许就再不由他了。
  
      “别下车。”
  
      齐飞下车的时候嘱咐了李明琛,他不明白齐飞为什么会如此的紧张,但还是乖乖的听话,因为齐飞的样子看起来甚至有些狰狞,压抑着怒火的感觉。
  
      他望着齐飞的身影走向他们,他心里有忐忑却并不惧怕什么,有齐飞在的地方他什么都不需要害怕,他是如此的相信着齐飞,一个人为什么会如此的崇拜并且相信另一个人?
  
      李明琛直到很久之后都始终不明白,当初那短暂的爱入骨髓的信任是从何而来的?
  
      “干什么?”齐飞说这话的时候还不自觉的回头看了车里的人一眼,李明琛听不到他的话,但却能看见齐飞回头望着他,隔着车子,隔着不太远的距离,齐飞有种感觉,他或许要失去了。
  
      “飞哥,四爷说了,不需要你动手,让我们带他走。”
  
      齐飞轻笑了一声,目光却越发的冰冷,“你觉得我可能让他跟你们走吗?”
  
      齐飞怎么可能让李明琛从他的眼前消失,这几乎是不需考虑的否决,可他真的有这样的能力吗?在这一刻他突然不确定了,但他必须做到。
  
      “飞哥,今天他必须得跟我们走,再给四爷一点时间,有什么问题你找四爷去说。”
  
      对方的话听来依旧好像还算客气,但语气里也是不容拒绝的强势,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使命。
  
      因为听不到声音,所以李明琛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只看到齐飞走向他们,然后没两句话就跟对方打了起来,李明琛的手在门把上摸索了好几下,咬咬牙还是下了车。
  
      他实在是不放心齐飞一个人面对着好几个人,而且这些人看起来身手也都并不差,更何况他自己也是一个男人,他从不惹事但不代表他会害怕这些,他想去给齐飞搭把手。
  
      李明琛一下车就大步的朝齐飞的方向而去,眼看着就要更靠近齐飞了,突然身后一痛,看着齐飞的眼晴变得模糊而不真实,就像做梦一样,再然后他就失去了知觉。
  
      李明琛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什么地方,他手脚都被绑着坐在椅子上,嘴巴里塞着东西说不出话来,眼睛上也蒙着东西,那种不知道自己在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感觉,让他在清醒过来的一瞬间就被恐惧填满了,齐飞呢?
  
      这个时候他第一个想到的是齐飞,不管对方是什么人,不管对方什么目的,既然他还活着就代表他对对方来说还是有价值的,绑架这样的事情对于李明琛来说并陌生,虽然他一直不太觉得在自己身上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毕竟出身大家,他还是明白的。
  
      其实不管对方想要什么,他们李家都给得起,能用任何金钱和物资换取的他们李家都给得起。
  
      但他依然恐惧,因为此刻齐飞并不在他的身边。
  
      李明琛清醒过来没一会儿,门外似乎又传来了打斗的声音,再然后又慢慢的安静了。
  
      齐飞在放翻了好几个人之后,看着又不断出现的其他了,最终选择了放弃。
  
      他没有那么多的体力来跟他们纠缠,一个人对面好些人实在也讨不到任何的好处,于是他在发泄的打倒了几个人之后,选择了转身离开,与其在这里无用的纠缠,不如直接找宋四爷。
  
      齐飞踢开大门的时候,宋四爷正在跟人通着电话,脸色看起来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看见齐飞怒气冲冲的样子又很快的把电话挂掉了,然后他很快又恢复了镇定,悠悠的坐在了齐飞的面前,甚至还示意着齐飞也坐下。
  
      齐飞只是一脚踢翻了眼前的椅子,然后就那么直直的看着宋四爷。
  
      “我不让你见他是为你好,你应该明白的。”
  
      宋四爷看起来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如果不知道他身份的人可能真会觉得那是一个慈祥的老好人,但齐飞太了解这个笑里藏刀的人了。
  
      “我不明白”,齐飞依然没有丝毫退让的盯着宋四爷。
  
      “再给我一点时间,我的目的达到了,你再英雄救美,咱们两赢,你现在见他只会坏事,他太熟悉你了,你哪怕不出声他都有可能能认得出你。”
  
      宋四爷说的是实话,齐飞明白,他比任何人都明白李明琛对于他的敏感,他真的能认出他。
  
      齐飞依然还是用那样让人心悸的目光盯着宋四爷,到了这一步,已经无法回头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了,就此刻来说,他明白宋四爷所说的是目前对他们来说最好的解决方式,可他依然不甘心,不放心,就是在见到宋四爷的这一刻,他才更加的体会到了自己的不堪。
  
      他不是可以有资格与李明琛并肩而行的人,他只配跟宋四爷这样的人交换着条件然后去做一个看上去似乎完美而善良的人,他不想做一个虚伪的英雄,但他没有勇气撕开这份虚伪,他不敢让李明琛看到他最不堪的那一面。
  
      “他必须在我眼皮底下,一根汗毛都不能碰”,齐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妥协,但他似乎没有其他的选择,赢闯他带不走李明琛,坦白他也许会失去李明琛。
  
      宋四爷只是微笑着看着他,既不点头也不摇头,看起来还是一副好人的模样。
  
      事情早已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到了如今根本不是谁能说了算的,一切的一切需要看的是李家的回应,而这个又偏偏是他最难以控制的结果。
  
      至少到了现在,李家也冰没有给予他们一个满意的结果,否则他早该带着李明琛回家了。
  
      齐飞突然觉得无力,有些东西注定要背负了,他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
  
      一开始他想要讲情义,再后来他又害怕完美的东西被打破,最主要还是他高估了自己,他以为他可以做到两全,事实上,当他的感情越深刻之后他便越发的无法两全,他内心沉重。
  
      他可以不让这些事情发生,可他没有勇气去告诉李明琛那些事情,他无法开口说就连他们的相遇都是假的,他在坦不坦白之间纠结着,因为他无法放手了,他不敢想象当李明琛知道那些开始的目的之后会如何的看待他,于是他选择了侥幸。
  
      他以为是不是真的可以让李明琛永远都不会知道,那样李明琛永远还是那个一心爱慕和崇拜他的大少爷,那份侥幸让他一路走到今日这一步,已经分不清楚对错了。
  
      他可以像宋四爷说的那样,当个旁观者,然后再以英雄的形式出现,那么他永远都会是李明琛心里的那个人,可是他真的能当什么都不知道的完全旁观吗?他大概是做不到的。
  
      他内心里那些不安和深深的负罪感让他无法心安理得的当一个旁观者,他知道改变不了什么了,但似乎只有这样表现出来,似乎只有这样暴怒的表现出来,才能欺骗自己说自己尽力了。
  
      可实际上,他尽力了吗?他到头来根本没有做出任何真正有意义的事情来。
  
      齐飞的负罪感来自于李明琛对他的感情,也来自于自己对李明琛的心动,齐飞不是一个是非对错感念太强烈的人,他的世界里不择手段是有的,弱肉强食是有的,他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为了自己的目的他可以做任何事情,但到了李明琛这里,好像一切又不一样了。
  
      他没办法这样残忍的对待自己喜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