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武界风云传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突破灵脉

第一百六十二章 突破灵脉

    西武天池坐落在斗武山脉的后山,是一弯极大的天然之池,池水清澈,略微有着些许淡紫之色,池中武者男女皆有,大家和衣入池,不断淬炼着身体,而他们的表情却并不算好,大多都面色铁青,似乎在忍受着什么痛苦,而不时便有人从天池中跳出来,显然是承受不了天池的水了。
  
      “阿扬,你看,这里好多人啊。”剑越卄指着西武天池兴奋地说道。
  
      “是啊,这些人除了其他宗门前来会武的弟子之外,还有着斗武殿内本身的内门弟子,果然身在斗武殿,得到的修行资源远远比其他宗门来的好。”看到这里向扬不禁一声叹息,在万剑山庄的时候,先祖留下的剑池和剑阁两处秘境和眼前的西武天池相比实在是相差太多了。
  
      “我们也下去吧,前面似乎是登记的地方,走吧。”剑越卄说罢,拉着向扬便来到了斗武殿负责天池登记的长老面前,向扬感觉这位长老的实力感觉起来虽然不如项云和萧道鸿这等分殿长老,但也比万剑山庄的林长老之流强了不止多少倍了。
  
      “你们两位可是要前往天池淬炼?把宗门腰牌拿来吧。”这位长老淡淡地说道。
  
      向扬和剑越卄纷纷将自己的腰牌拿了出来,长老接过了腰牌之后便开始了登记,很快,登记便完成了,随后两人从长老手里拿回了腰牌。
  
      “呵呵,原来是万剑山庄和神剑门的贵客,请过去吧,对了,一次淬炼不要太久,坚持不了就上来吧,否则身体便会无法承受天池水的负荷反而会有副作用,知道了吗。”这位长老嘱咐了一句之后,便给了眼神示意向扬和剑越卄过去。
  
      “知道了,多谢长老。”两人告谢之后,很快便来到了西武天池边,刚刚靠近西武天池的时候,向扬只觉得一股异样的强大气息迎面袭来。
  
      不再多等,只听得噗通一声,向扬和剑越卄一起跳入了天池之内,刚刚进入天池,向扬便觉得身体四周有着些许酸痛之感,并且这种感觉渐渐地越发明显,恐怕是这天池内的水正在渐渐淬炼着自己的**吧。
  
      越来越痛,向扬已经咬紧了牙关,才这么一会儿,他岂能被这点疼痛所打倒?
  
      “给我坚持住!!”向扬内心不断地给自己打着气,咬牙坚持着,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正当向扬忍受不住天池力量的时候,体内那股诡异的红色力量开始了运作,很快便开始吸收附近天池内的紫气,一时间,紫气盘旋在向扬的体内深处,如同一道诡异的旋涡。
  
      “咦?这天池怎么便清澈了许多……”“是啊,而且怎么感觉也没那么痛了啊。”“是不是天池出问题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一时间周围的武者嚷嚷着,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这好好的天池,淬炼着淬炼着就突然没了,要知道,即便是斗武殿的内门弟子,要得到一次西武天池淬炼的机会也是很难得的,谁也不希望自己的淬炼出现问题。
  
      向扬体内那股红色的力量将紫气吸收完毕之后,猛地反馈给向扬身体极大的力量,向扬很快便觉得身体根骨有了质的变化,并且,身体内的某种禁锢已经被冲破了,如同蛋壳破碎一般。
  
      向扬感觉自己的力量越来越强,越来越强,有种黄河决堤,一发不可收拾之势。
  
      “锻骨境巅峰,突破!”
  
      “灵脉境初期,突破!!”
  
      这股力量一直持续到灵脉境中期才稳定了下来,向扬只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体内的真元空前地雄厚,向扬心道,这便是灵脉的力量吗……
  
      看着四周依然变得清澈的天池水,向扬一阵惊讶,看了看四周,发现并没有人注意到自己,于是向扬急忙跳出了天池来到了岸边,却发现剑越卄早已经在岸边等着了。
  
      “阿越,你这么快啊?”向扬问道。
  
      “刚才淬炼得好好的,不知道为什么天池内的水便清澈了,那股淬炼身体的紫气也没了踪影。”剑越卄摇头道。
  
      “这,这个……”向扬嘴角一抽,他自然不可能承认是自己体内那股红色力量将西武天池便清澈的,所以也只好故作不知了。
  
      “诶?阿扬,你看,池水又开始变紫色了。”剑越卄指着池子惊讶道。
  
      向扬顺着剑越卄所指的方向,果然,这西武天池内的水的确开始渐渐变回紫色了,虽然进度看起来很慢,但总算是在慢慢地恢复,想来也是,西武天池为天地所生,自不会因为自己吸夺片刻就彻底没用了。看到这里,向扬那颗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他本来还想,如果这西武天池要是被吸了变不回来的话,那就糟糕了。
  
      “大家安静,因为特殊情况,刚才天池出现了一些问题,现在天池已经开始渐渐复原,请大家明日再来,今日便是天池复原的时候,老夫保证你们今天还在淬炼的,明天可以再继续淬炼,绝不收取任何费用。”管理天池的长老大声说道。
  
      听到长老的话以后,原本不少愤怒的弟子也不再吵闹了,毕竟今天也淬炼了许久,明天还能再来免费淬炼一次,总体说还是赚的,所以也没有必要在这里争执了。
  
      “现在天池已经用不了了,阿扬,听说西武天池附近的风景挺不错的,我们走去看看吧。”剑越卄摊了摊手,无奈地说道。
  
      “哈哈,也好,反正现在也没有太重要的事。”向扬点头道。
  
      “诶?阿扬,你的境界……”剑越卄无意间感受到向扬体内的气息,突然瞪大了眼睛。
  
      “那个,刚才的修炼一不小心升级到了灵脉境中期……”向扬摸了摸下巴说道。
  
      “阿扬,你要不要这么厉害……”剑越卄无语地看着向扬,内心一阵感叹,没想到短短地时间内,她已经见证了向扬的突破。
  
      “还好,我还差得远啊,走吧。”向扬摇头道,随后便往西武天池附近走去了。
  
      剑越卄本来跟在向扬的身后,但她本身性格便很活泼,看着附近的花花草草都喜欢蹲下来看一看摸一摸,向扬走远了才知道剑越卄还在后面看花草,于是他无奈地只得在她身后走着,这让他想起了两人在南月城内,剑越卄逛商铺,每个好看的店铺都得去瞧一瞧,但又不买,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嗯?”向扬跟在剑越卄后面,本来快打呵欠了,但随意抬头之下便在天池不愿处的山崖之巅看到了一道白色的身影,这不就是之前所提到的光明教廷圣女吗?
  
      “怎么了,阿扬?”剑越卄疑惑地问了下,然后随着向扬的目光看去,眼神也紧张了起来,对于这个光明教廷圣女,剑越卄有着深深的敬畏之心。
  
      这时候,这个白袍蒙面女子,站在山崖之巅,任风吹拂着她的衣袍,长长的衣袍在风的摆动下,有种别样的意境,而她的眼神里面,向扬竟然看到了一丝俯瞰天地之意,仿佛这一切都在脚下,甚至,向扬隐隐看到了她面巾下自信的笑意。
  
      向扬晃了晃脑袋,便往白袍蒙面女子走了过去,他想要问这个白袍蒙面女子一些事。
  
      “阿扬?你不会是……”剑越卄想要拉住向扬,但还是晚了一步,向扬已经走了过去,她不想靠近白袍蒙面女子,因为每当靠近她剑越卄便会感受到很不舒服的压抑。
  
      “我们又见面了。”向扬在白袍蒙面女子身后喊了声。
  
      “呵呵,是呢,向扬公子,你不去陪你的小美人,来女子这里怕是不太妥当吧。”白袍蒙面女子淡淡的笑道。
  
      “不要取笑在下了,圣-女-阁-下。”向扬一字一句地说着。
  
      “哦?看来你是知道了,消息可真灵通,是谁告诉你的,女子猜想应该便是你身边的位吧。”圣女略微有些许惊讶之色,然后似乎轻轻地笑了。
  
      “这……厉害,的确如此。”向扬点了点头,心里却惊叹她怎么知道这些。
  
      “你既然知道女子的身份,还敢出现在女子面前言谈自若,向扬公子你也算是厉害呢。”圣女似乎有些许赞赏地说道。
  
      “非也,在下的确对你的身份有所顾及,但随之一想,既然你并没有因为身份而对在下的态度有变,在下又何须抱着那可怜的身份之见呢,在下的心里你便是你,与是不是圣女无关。”向扬摇头道,看起来甚为诚恳。
  
      “好一个伶牙俐嘴,可不知骗了多少女子了。”圣女若有所指地笑道。
  
      “这……不要取笑在下了,在下可没这本事,额,对了你身边那位大哥去哪了?”向扬脸一红,而后发现圣女周围真的的的确确并没有人,连那个在圣女身边半步不离的银甲青年也不在了,不禁疑惑地问了出来。
  
      “他啊,出去接人去了,这几天是不会回来了,怎么啦,呵呵,是不是看到他不在,想对女子有什么想法么?”圣女的声音很轻,却又很空灵,听起来极为舒服。
  
      “额,不是……我只是随便问问,随便问问……”向扬脸上有了些许汗水。
  
      “世间上敢打女子主意的男人,还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呵呵,你——要不要试试?”圣女声音突然变得魅惑无比,让向扬听着一阵心痒痒。
  
      “不敢不敢——”向扬强忍住内心躁动,暗道这圣女哪里有半点传闻中端庄高雅的样子,现在看起来简直是妖精一样。
  
      “向扬公子你看,这里俯览天下,西武帝国诸多地域尽收眼底,真是个好地方。”圣女恢复到了淡漠的样子,这时候,向扬才感受到,这才是圣女的应有姿态吧。
  
      “嗯,的确是如此,这里更有西武天池映照,可谓得天独厚。”向扬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随后圣女不再说话,她闭上了双眼,似乎在体会着什么。
  
      “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叫圣女怪拗口的。”向扬突然问道。
  
      “呵呵,女子不是说过了吗,叫什么不重要,只要相见,便是极好。”圣女也淡淡地说道。
  
      “那个,在下的确有一事求问。”向扬刚才猛然想到幻羽的事,大叔是不愿意多说太多,而当今圣女见识甚高,幻羽又是这般强大,很可能知道一些情报,虽然向扬知道现在不是时候,但还是抑制不住打探的**,或许错过了圣女,以后要知道幻羽的消息不知道得等多久。
  
      “说吧,只要是女子能答的。”圣女微微笑道。
  
      “你,你可认识一名叫幻羽的女子?”向扬满怀期待地问道。
  
      “……你为何要问起她?”刚刚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圣女的身体竟然稍微有些颤抖,但很快便恢复了正常,而向扬并未注意到这个细节。
  
      “因为,因为她是我很重要的人。”向扬缓缓说道。
  
      “我对她并不是很清楚,所以帮不了你,但,你如果再强大些的话,或许可以接触到她那个境地,所以……抱歉。”圣女只是轻轻地说道,面色上看不出太多的异常。
  
      “是在下失言了,额,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的朋友还在等我,先行告辞了。”向扬远远看到剑越卄还在那里等着自己,于是便暗道耽误时间有些久了,便提出了告辞。
  
      “不送。”圣女只是淡淡地回了句,随后便又闭上了眼睛。
  
      向扬很快便回到了剑越卄所在的位置,这时候的剑越卄看着向扬隐隐有些不满之色。
  
      “阿扬,你不是说才认识她嘛,跟她有那么多话聊嘛……”剑越卄鼓起了小嘴不满道。
  
      “阿越,我,我那个就和她随便聊了几句罢了。”向扬无奈道。
  
      “唔——我不管,走,陪我去那边看看。”剑越卄憋了口气,然后猛地跳了起来,指着另一侧的山上,突然神采飞扬地说道。
  
      “啊?我的姑奶奶,还要看啊……”向扬急忙以手覆面,心里泪流满面,这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走吧走吧走吧,很快的,嘻嘻。”剑越卄说罢便拉起向扬的手便往另一侧山走去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武界风云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